澳大利亚希望在乌克兰危机期间填补亚洲能源缺口

由于乌克兰战争和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所导致的供应中断,澳大利亚提高了对韩国和日本的液化天然气出口(美国媒体)

乌克兰战争颠覆了全球商品市场,并引发了对资源的争夺,这场危机正在重新绘制亚太地区的能源版图。尽管情况还远不明朗,但是该地区的新轮廓已经对澳大利亚等资源大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俄罗斯和澳大利亚拥有相似的贸易背景,并且在许多关键市场上都存在竞争,从天然气、煤炭到小麦和大麦等等,这些都使堪培拉能够填补俄罗斯因受到制裁而产生的市场缺口。

由于地缘政治上的不确定性,许多亚洲市场已求助于这个邻近的稳定民主国家来抵御这场风暴。

伍德赛德公司(Woodside)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商,该公司报告称,来自亚洲民主国家的需求出现飙升。美国和卡塔尔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已经在今年3月份转向欧洲,澳大利亚向韩国和日本额外输送了9批货物,并且可能从俄罗斯那里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煤矿企业一直在努力满足创纪录的需求,而这种需求导致了煤炭价格的飙升。作为亚洲大宗商品基准的纽卡斯尔煤炭期货价格在今年3月初飙升至每吨逾400美元,目前仍保持在每吨350美元左右。部分生产商在4月份报告称,澳大利亚的煤炭已经被抢购一空。

澳大利亚能源咨询公司“EnergyQuest”的创始人格雷姆·贝休恩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亚洲的很多能源都是政治性的”,“但是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就像世界各地一样。我认为在未来,民主国家之间将会有更多的结盟,而澳大利亚也被认为是一个安全可靠的贸易伙伴。”

伍德赛德公司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商,该公司报告称来自亚洲民主国家的需求出现飙升 (路透社)

从长期来看,前景就不那么明朗了。尽管澳大利亚目前被视为该地区的能源后盾,但是亚洲国家更深层的趋势是实现能源的自给自足,而当前危机可能会加速这一趋势。

地缘政治压力,再加上一系列新的价格激励措施,这些可能会促使这些国家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降低对进口的依赖,从而抑制对澳大利亚能源的需求。

来自能源智库“IEEFA”的澳大利亚分析师布鲁斯·罗伯逊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将能源与地缘政治分离是一件好的事情,但现实是,你根本做不到。”

“乌克兰给世界各地的所有人都敲响了警钟。各国政府都在关注欧洲,尤其是德国,并且看到了能源独立的新需求。如果能够实现能源的国内生产,就会比依赖进口安全得多。”

作为澳大利亚资源的两个最大买家,日本和中国都希望减少澳大利亚关键能源产品的进口。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者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警告称,中国国内煤炭产量的上升意味着其即将大幅削减澳大利亚的煤炭进口,预计到2025年之际将减少25%。

在此之前,一场激烈的贸易战导致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实施了非官方制裁。尽管滞留在中国港口的澳大利亚煤炭在去年年底恢复了通关进程,但是前景表明,这些大宗商品在中国的最佳时期已经逝去。

澳大利亚出口面临的挑战

布鲁斯·罗伯逊表示,“中国不希望在能源上依赖澳大利亚,这是它的底线。”他预计,中国从堪培拉的重心转移也将延伸到液化天然气。

“他们可能会坚持目前的项目,但未来他们不大可能签署新的液化天然气项目。”

贝休恩补充称,“中国已经好几年没有与澳大利亚签署新的液化天然气合同了。”他还指出,更多的合同流向了美国公司。他同时还强调,并不确定政治在其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贝休恩表示,中国的钢铁制造仍然需要澳大利亚的炼焦煤,并且这一需求可能会暂时维持不变,尽管中国整体趋势是从削减从澳大利亚的能源进口。

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并且与澳大利亚保持着长期的贸易伙伴关系。最近几周,在来自俄罗斯的冲击波的打击下,澳大利亚提高了针对日本的出口,帮助日本渡过了难关。澳大利亚已经是日本最大的供应国,占其进口总额的36%以上。此外,日本政府还在8日宣布,将与七国集团(G7)开展合作,以逐步淘汰俄罗斯的石油。同时,日本政府还将目光投向了更大程度上的自给自足。

罗伯逊表示,“日本的目标是在2030年将其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减半”,“日本是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的最大市场,约占其总出口量的三分之一。如果东京能够达到这一目标,这就将对澳大利亚天然气出口造成严重的打击。”

虽然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供应商正寻求将重心转向新兴的南亚市场,但是这些市场却出现了新的障碍。

巴基斯坦经历了以轮流停电为标志的液化天然气短缺,目前正在与跨国公司贡沃尔(Gunvor)、埃尼(ENI)就违约项目处理合同纠纷。与此同时,在现货市场价格不断飙升的情况下,孟加拉国已经耗尽了购买液化天然气的信贷份额。

罗伯逊指出,“我认为,他们被油价的波动和(天然气)供应的不足吓坏了。”

“在此之后,他们还会继续加大对油气的投入吗?我认为这将是一项相当愚蠢的举措。”

随着可再生能源在经济上变得更具吸引力,一度前景乐观的天然气正日益受到质疑 (美国媒体)

随着液化天然气成本的上升和市场出现的波动,再加上可再生能源的吸引力大幅增强,一度前景乐观的天然气正日益受到质疑。

能源咨询公司“Rystad”驻新加坡研究员考沙尔·拉梅什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对于价格敏感的国家来说,目前的环境和波动肯定是令人担忧的”,“随着欧洲对全球供应的吸收,目前存在的一个风险是——各国在未来5年内可能无力负担液化天然气。”

拉梅什表示,许多国家将面临选择以下选择,要么继续依赖煤炭和燃油,要么转向可再生能源。

他指出,“最终,确保能源安全的最佳手段之一,是完全切断与大宗商品进口之间的联系——从这个角度和边际价格的角度来看,可再生能源提供了这条途径。”

尽管澳大利亚依赖资源,但是随着可再生能源时代的到来,仍然存在看好其能源的理由。

澳大利亚每平方米的太阳辐射处于全球最高水平,该国每年接收大约5800万兆焦耳的光能——相当于其总能源消耗的1万倍。

利用这些能量的努力正在持续。澳大利亚-亚洲电力连接项目预计将在本世纪末完成,它将在澳大利亚北部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并为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提供电力。

贝休恩表示,“对氢的关注也越来越多”,“澳大利亚还提供可再生能源所需要的关键矿物。”

拉梅什表示,在打破与大宗商品之间的联系之时,澳大利亚处于成为地区可再生能源大国的有利地位。

他还表示,“我们了解到,有关可再生能源出口以及绿色氢气和绿色氨能源枢纽的开发正在讨论中。”

就在上个月,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政府授予了一家生产这种新型绿色燃料的工厂“协调项目地位”。

拉梅什表示,“这些项目仍处于早期阶段,但是它们已经吸引了澳大利亚目前在北亚地区的化石燃料客户的注意。”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