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经济体承受能源价格高企的重压并且没有解决方案

Illustration shows Natural Gas Pipes and EU and Russian flags
由于俄罗斯未能速战速决,经济学家们现在认为,今年的能源价格可能不会大幅下跌,并且可能会进一步上涨(路透社)

随着乌克兰战争的持续以及西方对俄罗斯制裁的收紧,能源价格恢复正常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从而影响了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增长,并使作为主要能源进口国的欧洲变得尤其脆弱。

作者保罗·汉农和阿利斯泰尔·麦克唐纳在美国《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的一篇报道中指出,当全球经济首次开始从新冠疫情中复苏并在2021年首次出现上涨之后,能源价格在今年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开始之后再次上涨,背景是人们担心由于军事活动、西方制裁或对莫斯科的报复,而使俄罗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出口国之一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发生中断。

两名作者指出,由于俄罗斯未能速战速决,经济学家们现在认为,今年的能源价格可能不会在很大程度上下降,甚至可能会变得更高,即使不再出台新的制裁措施,或者西方避免使用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这些都将减少全球的碳氢化合物供应,这就意味着通胀率可能会继续居高不下,并且其持续时间将远远高于俄罗斯战争开始之初的普遍预期,从而将会影响家庭购买力,并使生产成本居高不下。

巨大的难度与高昂的成本

两名作者援引壳牌首席执行官本·范伯登上周的话指出,“我们充分意识到高能源价格所造成的所有困难,包括极高的生活成本,而这对许多人而言是非常痛苦的事实。”

鉴于很多人难以减少其能源消耗,经济学家们预计,电力、取暖燃料和汽油的价格将会进一步上涨,从而会对普通家庭在其他商品和服务上的支出受到限制。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这很可能会影响除最大能源出口国之外的所有国家的经济增长。

来自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们估计,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开展军事行动之后,美国汽油价格每上涨20%,就可能会使美国人在其他商品和服务上的支出每月减少96亿美元。

两名作者指出,与美国不同的是,欧洲的大部分能源都来自于进口,因此,当能源价格上涨时,这些地区的家庭和企业的大量额外支出便流向了俄罗斯、中东和北非地区的能源供应商,而随着欧洲寻求减少能源消耗以及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部分国家求助于美国,而后者也已成为欧元区重要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这又反过来减少了对欧元区内生产的商品和服务的支出,尤其是在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阻止其购买欧洲商品的情况下,与此同时,美国的高能源价格也倾向于将购买力导向能源生产国和能源生产公司的股东或工作人员。

保护购买力

两名作者指出,欧元区今年4月份的家庭能源价格较上一年同期上涨了近40%,涨幅超过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任何年度涨幅,尽管近10年内也经历了一系列的年度大幅上涨。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在今年第一季度有所收缩,但是消费支出却增长迅速。

据两名作者透露,瑞典SEB银行在本周二将其对美国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测从3.5%下调至2.6%,并将其对欧元区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下调了近一半——从4%下调至2.1%。

法国公司家乐福是该国最大的连锁超市之一,并在世界各地设有分公司。该公司表示,它正依靠供应商来尽可能长时间地限制或推迟涨价。该公司解释称,“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来保护客户的购买力。”

两位作者透露,与美国消费者一样,欧洲消费者也在新冠疫情期间积累了一些积蓄,但是鉴于欧洲物价的快速上涨和工资水平的停滞不前,这种购买力已经被迅速削弱。

欧洲央行的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莱恩在上周发表的一次演讲中表示,“由于欧元区依赖石油和天然气的进口,这将对贸易条件构成重大的不利冲击,并降低该地区的实际总收入。”

英格兰银行也在努力应对同样的困境。该银行已经采取了提高利率的方式来对抗通货膨胀,而这将进一步压缩已经因能源价格上涨而大幅放缓的经济。

该国政策制定者在日前宣布连续第4次上调关键利率,并警告称,英国经济将在明年处于衰退的门槛上。

根据两名作者的说法,这些黯淡的预测主要是由于能源价格在今年4月上涨了54%,当时,英格兰银行行长安德鲁·贝利表示,“我知道这可能会给英国的许多人带来困难,尤其是低收入人群。”

两名作者指出,这种衰退的迹象事实上早已出现——与美国和其他大型经济体不同,英国每个月都会公布有关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数据。

预期的重大损失

两位作者指出,欧洲国家在找到新的供应商之前切断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将会进一步损害该地区的生产能力。德国汽车巨头大众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表示,“我们无法绝对确定如果真的切断天然气供应将会发生什么,我们正在尽最大可能地保持灵活性。”

两位作者还强调,高能源价格所产生的痛苦不仅仅限于欧洲消费者,也适用于当地的企业主,尤其是能源密集型制造商——工人们要求获得更高的工资以抵消通货膨胀的影响,而大客户却在抵制更高的价格。

尽管欧洲经济的急剧放缓似乎不可避免,但是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欧洲大陆仍然可以避免衰退,因为欧洲人仍有一些疫情后的储蓄可以进行消费。此外,另一个积极的层面是,与过去的两年相比,新冠疫情在今年夏天对欧洲产生的威胁将会减少,从而预示着可能会对南欧国家产生潜在的推动作用。

来源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