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全球能源危机的加剧 伊拉克石油能成为俄罗斯石油的替代吗?

伊拉克巴士拉以北的一个巨型石油设施 (路透)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引爆了全球能源市场——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升至创纪录水平,而这也使石油供应容易受到波动的影响,背景是各国都在争相寻求替代品以保障其需求。

在危机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市场对原油的需求正在上升,那么,为寻求俄罗斯石油的替代品,买家们的注意力是否已经转向中东——尤其是伊拉克了呢?

几天之前,“布伦特”北海原油价格触及每桶140美元,并且即将达到14年来的最高水平。在此之前,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表示,华盛顿及其盟友正在讨论禁止俄罗斯石油进口的问题,作为对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战争的回应。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之一,当前的这些紧张局势威胁着原油供应。俄罗斯每天生产超过1000万桶的石油,此外,它还生产了占世界总需求量16%的天然气。欧洲从俄罗斯进口其石油需求的25%以及天然气需求的40%。

吉哈德强调了伊拉克对“欧佩克+”决定的承诺 (半岛电视台)

关于在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的情况下,伊拉克补偿俄罗斯石油份额的可能性,伊拉克石油部发言人阿绥姆·吉哈德解释称,伊拉克将会坚持遵循“欧佩克+”联盟的协议,而不会违背这些协议。

吉哈德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伊拉克尊重它对那些长期以来一直购买伊拉克石油的买家的义务。

他还补充称,伊拉克石油部每月都会举行一场会议,参与者包括部长、代理人、相关和监督部门,以及来自伊拉克国家石油营销组织(SOMO)的相关各方,这些会议将会对伊拉克石油在下个月的定价作出决定,此外,还会在审查市场动向的基础上,对申请购买的公司划定销售份额。

至于购买伊拉克石油的最重要的国家,吉哈德表示,伊拉克首先面对的是被认为未来非常有希望的亚洲市场,其次才是欧洲和美国市场。

马尔苏米排除了伊拉克能够在俄罗斯石油出口停止的情况下补偿亚洲市场的可能性 (半岛电视台)

伊拉克与竞争

另一方面,巴士拉大学经济学教授纳比勒·马尔苏米排除了伊拉克能够在满足亚洲市场石油需求方面取代俄罗斯的可能性,特别是鉴于俄罗斯是向中国出口石油的第二大国,其对中国的石油出口量达到159万桶/日,而伊拉克只是向中国出口石油的第三大国,其对中国的石油出口量达到了108.7万桶/日,需要指出的是,作为向中国出口石油的第一大国,沙特阿拉伯对中国的石油出口量达到了170万桶/日。

马尔苏米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鉴于目前针对俄罗斯的制裁,降低了欧洲对其石油的需求,俄罗斯被迫对其石油出口打折,它在最近提供给壳牌的折扣价格达到了25美元/桶。马尔苏米还指出,预计俄罗斯会趋向亚洲市场,尤其是印度和中国,俄罗斯可以通过折扣价格来吸引这些国家,而这可能会对伊拉克石油产生负面影响,并且可能会使它失去部分市场份额。

马尔苏米认为,由于出口量有限,伊拉克无法在欧洲市场上获得新的份额,因为伊拉克97%的石油出口都去往南方经海路运输,还有近10万桶石油向北通过土耳其杰伊汉港输出,而该港主要运送基尔库克的石油。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于缺乏出口通道,伊拉克将难以提高它对欧洲的出口量,以弥补因俄罗斯原油所造成的短缺,如果乌克兰的这场战争继续下去,那么这将成为伊拉克石油在未来面临的重大挑战。

伊拉克国家石油营销组织在几日前宣布实现了过去两年来的最高出口率,即在今年2月达到了331.4万桶/日,较前一个月增加了11.2万桶/日,并以每月85.4亿美元的水平创下了自2014年以来的最高财政收入。

伊拉克国家石油营销组织在几日前宣布,在今年2月以331.4万桶/日的速度达到了实现两年来的最高出口率 (半岛电视台)

“欧佩克”与市场

石油经济学专家法拉赫·阿米里认为,欧佩克国家及其合作伙伴的石油储量很少,如果俄罗斯的石油出口因美国和欧洲实施的制裁而中断,那么这些国家将无法满足当前的市场需求。

阿米里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伊拉克在增加产量方面的灵活性有限,因此,伊拉克石油无法弥补全球市场因俄罗斯石油而预期产生的损失量,而伊拉克仅仅能够将其产量提高20至30万桶/日。

他还指出,如果美国和欧洲对俄罗斯石油实施制裁,那么全球石油市场将需要补偿高达300至400万桶/日的俄罗斯石油出口量。

阿米里解释称,伊拉克石油最大的客户是中国和印度,二者进口了伊拉克石油产量的近70%,而剩余部分则出口至欧洲和美国,而流向欧洲的石油比例可能会发生变化。

穆萨警告称,由于全球粮食价格上涨,伊拉克的粮食安全可能会受到威胁 (半岛电视台)

危机与粮食安全

采掘业透明度国家倡议(EITI)成员赛义德·亚辛·穆萨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指出,由于国际上小麦价格的上涨,乌克兰战争将会威胁到包括伊拉克在内的许多国家的粮食安全,此外,伊拉克严格遵守“欧佩克+”联盟在满足市场需求时所设定的生产和销售上限,但是伊拉克有能力将其产量提高近100万桶/天。

而经济分析师德拉格姆·穆罕默德·阿里则认为,伊拉克由于其依赖石油销售,将会受益于石油价格上涨以加强其财政状况,但另一方面,它也将从石油衍生品和进口天然气的高价中受到巨大的负面影响,这就是说,石油价格的增长,将被其衍生品及天然气价格的上涨,以及世界粮食价格的通胀所抵消。

穆罕默德·阿里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随着供应的减少,油价可能会进一步上涨,与此同时,中国将更多地依赖俄罗斯石油,从而将会满足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之一的部分石油和天然气需求,而在下一阶段内,这也将会限制这种上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