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密克戎暴露了东西方在应对新冠疫情上的分歧

亚洲国家正在收紧限制措施,以遏制奥密克戎毒株的进一步传播 (路透社)

奥密克戎毒株暴露了东西方之间的分歧,一方是决心阻止该变异毒株的传播的政府,而另一方则认为其传播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必要的。

尽管部分西方国家正在接受奥密克戎毒株的传播,并且认为这是与病毒长期共存的必要一步,但是亚洲经济体却在收紧边界和国内的限制措施,以遏制该毒株的进一步传播。

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出现之际,人们日益达成共识,认为尽管新型变异毒株的传播速度要比前几代变异毒株快得多,但它造成严重疾病和死亡的可能性却远小于德尔塔变异毒株。尽管如此,新毒株仍给医院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并加剧了医疗工作者的短缺。

尽管在去年11月首次发现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时,许多国家都迅速采取了收紧边境的措施,但是亚洲国家当局至今仍未表现出放松限制措施的意愿,尽管这些国家内的新冠疫苗接种率很高,而且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奥密克戎毒株并没有德尔塔毒株那样的严重性。

日本神户大学传染病专家Kentaro Iwata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奥密克戎毒株很难应对”,“它极易传播,却对个体没有重大威胁。但是,如果受到感染的基数过大,那么即便是轻症也很难处理。”

中国香港地区也严格遵守对新冠病毒“零容忍”的立场,相关部门在6日禁止了来自包括美国和英国在内的8个国家的航班,并且收紧了边境限制措施,这些措施使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相对隔离。此外,当局还重新实施了严格的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包括关闭酒吧和健身房,并禁止在18时后前往餐厅用餐。

而在新冠疫情期间执行严格的边境限制的中国大陆地区,西安当局在爆发疫情后采取了封城措施,并因此出现了部分食品短缺、医疗过失的问题。

自上个月以来,韩国、泰国和新加坡已几乎对所有国际旅行者进行强制隔离,而日本则禁止所有非居民外国人员入境。韩国当局还禁止餐厅在21时之后营业,而这项措施至少会延续至1月16日。日本多个地区已经要求东京方面批准一些准紧急措施,包括限制餐厅和酒吧的营业时间。

亚洲国家对传染性更高但相对温和的奥密克戎毒株采取了更加谨慎的措施 (路透社)

来自新加坡尤索夫伊萨研究所的高级访问研究员贾扬特·梅农(Jayant Menon)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疫情进入现阶段后,对新冠病毒的“过度反应”不再合理。

梅农指出,“然而,我们看到各国政府的反应,从任何成本效益的角度来看,这些反应都是不合理的。”

“在发展中国家内,因生计和收入的损失造成的影响,使得持续采取限制措施的成本很容易超过因感染相对温和的变异毒株而产生的直接影响。因此,对持续采取限制措施的唯一可行解释是,在有必要的情况下,为那些有能力的人员保留有限的医疗保健系统与资源。因此,这种做法在经济上、社会上和道德上都是破产的。”

亚洲国家的谨慎立场与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立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些国家登记的创纪录的感染病例数量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观点,即严格控制这种变异毒株是几乎不可能的,或者是不值得为此付出高额的经济和社会成本。

澳大利亚在疫情早期实施了一些严厉的封锁和边境控制措施,该国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在本周一宣布,“封锁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在最近几周内,该国的卫生官员向公众表示,要接受人人都可能感染奥密克戎毒株的事实,尽管一些地方当局已经重新出台了限制措施,以遏制感染病例的激增,而新南威尔士州也于7日暂停了非必要的手术,并禁止在一些场所唱歌和跳舞。

该国官员们还一再放松病毒检测及隔离措施,以缓解因创纪录的病毒检测呈阳性结果对企业和供应链造成的中断。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5日表示,希望英国能在不受进一步限制的情况下“安然度过”当前的奥密克戎毒株感染浪潮。

据信,奥密克戎毒株的传染性是德尔塔毒株的2至3倍,虽然它给上述两国的医院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但是死亡和重症监护病例仍低于过去的感染高峰期间的数字。英国在6周前发现了首例奥密克戎感染病例,目前该国需要重症监护的患者数量不到2021年1月峰值时期的四分之一。

而在首次发现该变异毒株的南非,在奥密克戎感染浪潮期间出现的死亡人数峰值,不到该国在去年1月因贝塔毒株引发的感染浪潮期间死亡人数峰值的五分之一。澳大利亚邦德大学循证医疗研究所(Institute for Evidence-Based Healthcare)主任保罗·格拉齐乌(Paul Glasziou)指出,对于未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员而言,该变异毒株的致死率约为德尔塔毒株的三分之一,而对于已经接种了新冠疫苗的人员来说,其致死率甚至低于流感。

“谨慎地分阶段实施”

来自杜克-新加坡大学医学研究院的传染病教授Ooi Eng Eong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他认为新冠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可以“开始放松”在接种疫苗之前设立的限制措施,但是这种做法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

他还表示,“我认为,每个国家都需要告知其民众,并为任何措施的缩减做好准备”,“如果不这样做,误解再加上经常广泛传播的错误信息,可能会导致公众对公共卫生当局的不信任,这可能会迅速侵蚀任何有关新冠疫情的防疫计划。因此,削减措施的计划可能需要谨慎地分阶段实施。”

来自曼谷朱拉隆贡大学的流行病学家Thira Woratanarat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考虑到在医疗保健能力和疫苗获取方面所存在的限制,他并不认为亚洲国家对这种变异毒株反应过度,特别是在该地区较为贫穷的地区内。

他还指出,“如果他们放松控制疫情的措施,那么,当疫情突然以极高的速度爆发时,他们将面临一个灾难性的时刻,并且很难控制局势。”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