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峰会:阿富汗问题可能进入主要议程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包括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在内的世界主要新兴经济体将连续第二年通过线上方式召开年度会议 (路透社)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包括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在内的世界主要新兴经济体将连续第二年通过线上方式召开年度会议 (路透社)

本年度的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主题是“为持续、巩固与共识而合作”,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安全、阿富汗等问题很可能会成为会议的主要话题。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包括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在内的金砖国家,在本月9日召开的世界主要新兴经济体年度会议连续第二年通过在线方式进行。

这场峰会将由印度总理莫迪主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俄罗斯总统普京、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将共同出席。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出席,对这场会议尤为重要。

外交关系委员会中国事务研究高级研究员伊恩·约翰逊向半岛电视台指出,“中国正发出一个信号,表明它仍在追求一个多极的世界”,“这也是中国持续的外交政策的一部分,即通过包括金砖国家在内的其他国家集团,来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新旧危机

首届“金砖四国”峰会(BRIC summit)2009年在俄罗斯举行。该集团诞生在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之下,一年之后,南非加入该集团,从而使“金砖四国”峰会变为“金砖国家”峰会(BRICS summit),旨在汇集世界主要新兴经济体的力量,以促进每个成员国的利益和推动全球金融改革。

如今,金砖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约占全球总量的四分之一。

与发达经济体一样,金砖国家的成员国也在努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产生的影响。但是这些国家的复苏并不平等,所有国家都面临着与病毒相关的破坏阻力。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已从新冠疫情的打击中强劲反弹。最新的利好消息是,根据中国方面7日公布的政府数据,它在上个月的出口增速高于预期。

而在今年早些时候遭遇了毁灭性的第二轮新冠疫情的印度,则有望在年底之前实现世界上最快的增长。另一方面,俄罗斯的经济已经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

巴西与南非是该集团内的落后者。巴西经济在截至6月的前3个内意外萎缩,而政治动荡则使其前景更加黯淡。南非经济在今年第二季度增长1.2%,但是由于席卷全国的严重骚乱,预计其第三季度的经济将会出现收缩。

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治理高级研究员迈尔斯·卡勒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从某些方面来说,金砖国家集团自成立以来,其受到的关注就一直在下降”,“早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相当多的经济体就已存在严重的问题。”

阿富汗问题

尽管相互合作能够带来很多的好处,但是金砖五国之间的关系特点,却在于不断变化的联盟和不同的战略利益——特别是在涉及阿富汗的问题上。

卡勒指出,“很明显,阿富汗是一个重大的地区问题”,“有趣的是,我们将看到这场会议是否能产生积极价值,这体现在与会国家是否能协调其针对塔利班主导下的阿富汗政策。”

但是合作可能会非常困难。

约翰逊表示,“在阿富汗这样的问题上很难达成一致”,“它们(指金砖国家)在不让极端主义像911袭击之前那样在阿富汗扎根的问题上存在着共同利益。这将让它们团结起来,但是除此之外,它们还存在不同的利益。”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在阿富汗最大的担忧,是当前的安全真空可能会在其境内引发麻烦。

约翰逊指出,“中国与阿富汗接壤,这可能是中国最担心的一点,也是最利害攸关的一点。”

中国方面还可以与塔利班新政府加深和发展潜在的有益经济关系,例如开采和开发阿富汗境内的矿藏,包括对高科技制造业至关重要的稀土矿。

印度国家安全顾问阿吉特·多瓦尔将出席这场峰会。尽管印度外交部没有具体说明峰会将讨论哪些地区问题,但是预计阿富汗问题将成为这场峰会的首要议题。

印度支持有美国背景的阿富汗前政府,而其对手和邻国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运动之间的关系更为密切,从而使印度面临着更高的风险。

据印度媒体报道,就在塔利班8日宣布组建新的看守政府的几个小时之后,多瓦尔便会见了俄罗斯国家安全顾问尼科拉·帕特鲁舍夫,以讨论阿富汗的局势。

印度方面警告称,阿富汗可能会成为武装战斗组织的避风港。并且对印控克什米尔的局势尤其感到担忧——在这个以穆斯林为多数的地区,叛乱已经酝酿多年。

印度同样还是“四边安全对话”的成员,该组织的其他成员还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后者对中国的崛起日益感到担忧。

卡勒认为,“这并不会让它们在金砖国家框架,或任何其他框架内进行的合作变得更容易。”

由于去年冬天发生的边境冲突,中国和印度之间的紧张关系仍在上升。分析人士认为,暴力冲突目前可能已经停止,但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不稳定的暂时缓和,而不是对和平非战斗性决议的坚定承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世界领先大国,美国和中国,就像是巨大的冰川,缓慢且确定地朝着碰撞方向前进。两国冷酷的冲突和竞争注定将在21世纪占据主导地位,而冷战则在上个世纪下半叶——甚至更久时间内——占据了主导地位。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