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化石燃料投资或将加剧非洲的能源问题

作者强调,全球向可再生能源的公平过渡,必须考虑到非洲的需求和经济能力 (路透)
作者强调,全球向可再生能源的公平过渡,必须考虑到非洲的需求和经济能力 (路透)

在受益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几十年之后,富裕国家正稳步开始禁止或限制针对化石能源资源的投资,以减少有毒气体排放并转向替代能源,但是这些政策并没有考虑到某些燃料在支持发展中经济体增长过程中发挥的关键作用,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尼日利亚副总统耶米·奥辛巴乔在美国杂志《外交事务》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在过去一段时间内,金融发展机构一直在寻求实现气候问题与发展需求之间的平衡,但是美国、英国和欧盟国家决定采取严格措施以减少和限制对化石燃料的投资,并希望世界银行支持这一趋势,此举使得非洲开发银行失去了支持非洲大陆重大天然气项目的能力。

奥辛巴乔认为,世界各国有效参与弃用化石燃料和依赖无污染能源的努力非常重要,但前提是这种转型必须考虑到各国之间的经济差异,并且设定多种途径来实现达到“零排放”的最终目标。

遏制对非洲天然气的投资无助于减少全球范围内的碳排放,反而会严重损害非洲国家的经济能力。

他还补充称,对于像尼日利亚这样自然资源丰富、能源匮乏的国家来说,转型不应以牺牲廉价能源为代价,而应该是全面、公平的转型,即以符合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等国际条约规定的方式,保障其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的权利,

融资转移威胁着非洲的能源供应

奥辛巴乔强调,遏制对非洲天然气的投资无助于减少全球范围内的碳排放,反而会严重损害非洲国家的经济能力。在目前,除南非以外,非洲国家的能源生产都很短缺。

拥有近10亿人口的撒哈拉以南国家的能源产量约为81吉瓦,而仅英国一国就达到了108吉瓦。另一方面,这10亿人口的碳排放量并未超过全球碳排放总量的1%。

 

例如,一名尼日利亚公民每年仅排放大约0.6吨的碳,与全球人均4.6吨以及欧洲人均6.5吨、美国人均15.5吨的碳排放量相比,这一数字非常微小。

根据作者的说法,这就意味着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能源使用和排放量非常低,以至于使用天然气将电力消耗增加3倍,也只会使全球碳排放量增加0.6%。

这位尼日利亚副总统还补充称,天然气在非洲各国市场上的重要性各不相同,但它却是许多国家用来使人们摆脱贫困的重要工具,并被广泛用于做饭,以及能源、工业、化肥等领域。

目前,天然气已经取代了对人体有害的煤炭和煤油而被广泛用于做饭,并使数百万人免受室内空气污染带来的危险。

奥辛巴乔强调,由于富裕国家开始寻求限制对各类化石燃料的投资,非洲获得的经济进步可能会出现倒退。在撒哈拉以南的所有非洲国家,天然气项目都受到了阻碍,尽管专门成立了像美国国际金融开发公司和隶属世界银行的国际金融公司这样的机构,以帮助推动最贫穷国家内的重要项目。

大多数能源匮乏的国家的天然气供应管道和发电站都需要获得发展融资,以及吸引资金来实施重大项目。

在尼日利亚,一个国际融资机构联盟帮助建立了“阿祖拉·埃杜”发电厂,从而使该国的发电量提高了10%。

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类似的发电站来输送电力,并为工业和城市提供能源。全面禁止对所有化石燃料的融资,将使这些项目面临风险。

作者补充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部分最大的欧洲和美国私营公司正在加纳、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等非洲国家开发天然气田,目的是向亚洲和欧洲出口天然气,与此同时,富裕国家的政府却在寻求减少或限制对供非洲本地使用的天然气项目的融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部分最大的欧洲和美国私营公司正在加纳、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等非洲国家开发天然气田,目的是向亚洲和欧洲出口天然气,与此同时,富裕国家的政府却在寻求减少或限制对供非洲本地使用的天然气项目的融资。

朝向替代能源的公平过渡

作者解释称,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也是尼日利亚政府计划中的核心所在。例如,其太阳能计划的目标是到2023年之际,通过利用太阳能电网为500万户家庭提供电力,但是可再生能源只是解决方案的内容之一。

对于尼日利亚和大多数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而言,常规电网的薄弱,将继续长期阻碍其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例如风能和太阳能。而通过增加以天然气为基础的能源供应,则能实现多种能源之间的平衡,并扩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范围。

作者指出,由于尼日利亚天然气工厂的预期运行寿命为25年至30年,该国将拥有足够的时间在本世纪中叶过渡至清洁能源。

这位尼日利亚副总统得出结论称,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必须是全球性的公平过渡,必须考虑到非洲大陆的需求和经济能力,而不应当剥夺非洲人民创造繁荣未来的权利,这种过渡不应当通过限制化石燃料项目来实现,而是应当促进投资流向那些最为贫穷的国家。

来源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