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关键的“星际客机”第二次飞行测试再次推迟

波音公司的第一艘“星际客机”航天器—— 2019 年 12 月出现在联合发射联盟Atlas 5火箭上——原计划与国际空间站对接数天,但其任务计时器出现问题,被困在错误的轨道上,并在环绕地球两天后重返(美联社)
波音公司的第一艘“星际客机”航天器—— 2019 年 12 月出现在联合发射联盟Atlas 5火箭上——原计划与国际空间站对接数天,但其任务计时器出现问题,被困在错误的轨道上,并在环绕地球两天后重返(美联社)

波音公司的航天器本周重新成为人们关注重点,该飞行器正在为第二次试飞测试做准备,对于这家航空航天巨头和 NASA 而言,这一次的风险甚至更大。

“星际客机”(Starliner)航天器原定于美国东部时间周二下午1:20(格林威治标准时间17:20)发射,前往国际空间站(ISS)执行关键演示任务,由于空间站异常而延迟三天。然而,在团队发现航天器存在问题后,周二早上的发射尝试再次被推迟。

波音公司官员表示,在周一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太空部队站和肯尼迪航天中心周围出现典型雷暴之后,一夜之间发现了飞行器推进系统的技术问题。

原计划备用试飞时间定为 8 月 4 日星期三,起飞时间定为下午 12:57(格林威治标准时间 16:57),这可能会根据工程师对航天器进行故障排除而发生变化。

预计波音公司将很快发布更新,如果问题未能在周三窗口期前及时解决,也可以在 8 月 7 日和 8 日备份日期内进行试飞尝试。

如果成功,无人驾驶试飞将标志着美国宇航局宣布“星际客机”系统投入使用前的最后一步,这将为该航天器把NASA 赞助的四名机组人员和关键研究运送到国际空间站铺平了道路。

虽然试飞中没有宇航员,但“星际客机”计划将 181 公斤(400 磅)的货物——包括科学实验和一个名为 Rosie the Rocketeer 的测试假人——运送到国际空间站。

如果一切顺利,航天器将带着 250 公斤(550 磅)的补给离开坞站并返回地球,降落在美国西部几个可能的着陆点之一。

第二次机会

这项任务被称为轨道飞行测试 2 (或OFT-2),顾名思义,这是“星际客机”在无人飞行到国际空间站的过程中的第二次尝试。

2019 年 12 月,太空舱原计划与国际空间站对接几天,然后返回地球——这将在几个月后开始波音公司的第一次运营任务。但在第一次尝试时,航天器的任务计时器出现问题,被困在错误的轨道上,并在绕地球飞行两天后返回地球。

现在,经过一年半以后,波音相信“星际客机”能够实现这一目标。

波音公司“星际客机”任务运营总监克里斯·弗格森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波音公司非常自豪能够成为商业机组人员计划的一部分,”并补充说,“在这次飞行之前,已经有很长的 18 个月了,我们已经仔细检查了飞行器的各个方面。”

克里斯·弗格森补充道,“我们已准备好启动。”

一旦“星际客机”完全投入使用,NASA 宇航员 Butch Wilmore 将成为第一批乘坐“星际客机”航天器飞行的机组人员 (美国宇航局)

在周二之前,国际空间站出现问题后,备受期待的航班推迟了一段时间。 7月29日,俄罗斯新发射的瑙卡科学实验室与空间站对接,意外发射了推进器,将轨道综合体从其正常配置中推开。

任务控制中的飞行小组重新调整了轨道前哨方向,但这一事件足以将“星际客机”的发射推迟几天。

SpaceX的追赶

在对波音公司的打击中,“星际客机”在2019 年的挫折为伊隆·马斯克的 SpaceX 创造了机会,SpaceX 是波音公司梦寐以求的 NASA 商业机组合同的竞争对手。

NASA 于 2010 年授予了第一份此类合同,目标是在该机构的航天飞机计划于 2011 年结束后尽快启动,并运行美国私人载人飞行器。

波音和 SpaceX 都获得了最初的合同,成为美国航天局最初的前两个商业合作伙伴。

2014 年,波音公司获得了 42 亿美元的合同,用于完成“星际客机”的开发,并向空间站执行多达 6 个合同载人任务,与此同时, SpaceX 获得了价值约 26 亿美元的类似合同,用于开发自己的宇航员运输系统,该系统包括乘员龙太空舱和猎鹰 9 号火箭。

首次宣布这些奖项时,NASA 官员希望其中一个或两个都能够在 2017 年投入使用,这是一个崇高的目标,因为美国国会经常对这个项目提供的资金不足,而且两家供应商都面临着发展问题。

2019 年 3 月,SpaceX 的龙飞船(Crew Dragon )太空舱完成了前往空间站的无人试飞——一项被称为 Demo-1 的任务——但在一个月后的一系列发动机试验中,同一艘飞船在试验台上爆炸。

有一段时间,波音公司的目标是 2018 年 8 月,其载人龙飞船示范1号(Demo-)被称为轨道飞行试验 1 (或OFT-1),但在 2018 年 6 月“星际客机”的发射——中止发动机测试期间检测到推进剂泄漏,推动了太空舱的开发。

OFT-1 直到 2019 年 12 月 20 日才启动,当时事情仍然没有按计划进行,任务计时器的故障并不是唯一的问题,波音和 NASA 在飞行后的分析揭示了该公司需要解决的 80 项纠正措施。

在波音公司遭遇挫折之后,美国宇航局利用 SpaceX 来取代波音的位置。

在 2020 年 5 月与两名宇航员成功进行飞行测试后,载人龙飞船获得了 NASA 的批准,可以定期发射宇航员,现在该飞船已完全投入使用,该太空舱正处于其第二次向 NASA 轨道实验室签订的合同任务中,第三次计划于 10 月底进行。

波音公司的“星际客机”飞船将于本周进行第二次试飞,以证明其能够安全地将宇航员运送到空间站并将其运出空间站(美国宇航局)

“星际客机”的未来

在 OFT-1 之后 19 个月,“星际客机”准备再次飞行。波音公司官员表示,该公司已经做出了所有必要的改变和其他非强制性的改变。

弗格森表示,“我们必须对通信系统、航天器软件以及我们自己的流程和操作进行修改,”并补充说,“我们已经完成了端到端测试,添加了大量测试脚本,并改变了我们管理飞行软件的方式。”

本周试飞的飞行器将与去年拙劣任务中的飞行器略有不同,因为其将拥有支持未来机组人员所需的所有相同系统。

波音商业机组项目副总裁兼项目经理约翰·沃尔默告诉半岛电视台说, “这款航天器完全有能力搭载机组人员。”并补充说, “我们希望确保该航天器尽可能接近今年晚些时候将要搭载宇航员的航天器。”

这艘“星际客机”得到的一些升级是针对其生命支持系统和飞行中止系统。 2019 年,“星际客机”没有许多必要的生命支持系统,而是依靠碰撞测试假人上的传感器来了解宇航员在飞行过程中的表现。

有了这些数据,他们着手进行一些改进,这一次也选择了武装逃生系统,而不是在被动模式下飞行,这将有助于工程师进一步证明航天器已准备好载人。

即将进行的载人飞行的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和机组人员妮可·曼恩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对波音公司和美国宇航局来说都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并补充说,“我们已经将人类发射能力恢复到美国本土,现在我们正在加倍努力。”

曼恩表示,通过拥有两个不同的航天器,美国宇航局正在为超越低地球轨道并进入深空的更大目标铺平道路,并补充说,随着太空商业化努力的增加,这成为了美国宇航局和航天工业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美国宇航局副局长鲍勃·卡巴纳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尽管存在异常,‘星际客机’几乎完成了所有目标,”并补充说,“交会和对接对于这项任务至关重要,当其与国际空间站对接时,我们将获得更多数据,并能够更好地为即将到来的机组飞行做准备。”

尽管如此,如果 OFT-2 出现任何意外的严重问题,这将导致更多的延误,进一步阻碍 NASA 推动的载人航天冗余。

该机构官员一再强调,如果一艘飞行器出现问题,他们需要不止一艘可操作的宇航员航天器,以保持轨道通行,第一次 OFT 测试的问题强调了这种必要性。

这种情况甚至可能促使美国宇航局在俄罗斯联盟号宇宙飞船上获得更多座位,其在今年早些时候做了一些事情,以防止可能的商业船员延误。

NASA 局长比尔·纳尔逊 (Bill Nelson) 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次发射前的一切,包括飞行准备审查,都进展顺利。”并补充说,“我认为,这表明了所有辛勤工作在这辆航天器上得到了体现,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天气。”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科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