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日本以经济不善而摘金

自安倍晋三在2013年赢得2020年奥运会的主办权后,日本政府就有机会实施其旨在结束经济衰退的大胆计划 (盖帝图像)
自安倍晋三在2013年赢得2020年奥运会的主办权后,日本政府就有机会实施其旨在结束经济衰退的大胆计划 (盖帝图像)

当经济学家考虑东京奥运会在当前的组织成本时,他们自然会关注为之花费的美元。尽管官方为这项成本公布的数字约为150亿美元,但是私下评估可能真实成本接近该数字的两倍。

作者威廉·佩塞克在美国《福布斯》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报道中指出,举办东京奥运会的真正成本在于经济学家们所说的“机会成本”。自安倍晋三政府在2013年赢得了2020年的奥运会主办权之后,其政府就拥有了大量机会来实施其大胆的计划,以结束经济衰退并重现1964年奥运会的场景。

但是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东京奥运会上扮演了一个次要角色。似乎这场盛会仅限于将执政的自民党在短短几周内拉到全球聚光灯之下,以增加日本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正如1964年的奥运会那样。

在那一年,东京举办了现代历史上最令人惊喜的奥运会之一。这场全球盛会为日本提供了一个机会,以突出该国在战后作为即将颠覆世界秩序的技术强国的地位。当时的东京以其霓虹灯、摩天大楼、先进的体育场以及时速130英里的特快列车让全世界感到眼花缭乱。

日本的归来

日本重归国际社会是向安倍晋三的祖父岸信介致敬,后者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期担任日本的首相。对于安倍晋三而言,2020东京奥运会是完善家族遗产并在近56年后重新创造经济繁荣的方式。

作者指出,新冠疫情颠覆了所有的天平。事实上,日本不仅不得不为将2020年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而额外支付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而且还因这场疫情而损失了该国预计将获得的4000万游客。也许最令人震惊的在于1964年的技术繁荣与现在之间存在的巨大鸿沟——日本目前作为亚洲地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已发现自身陷入了技术困境。

当初曾经凭借随身听、电脑、彩电和新游戏系统改变世界的日本,如今却在智能手机和存储芯片方面落后于韩国。或许对于前往日本的运动员而言,最大的问题在于使用移动应用程序的困难。这也给人留下了负面的印象。

安倍晋三痴迷于在奥运会上提供一场壮丽表演来与他的祖父媲美,这恰恰揭示了日本经济落后的原因。在2012年12月,即在2006-2007年担任的一年首相任期结束的5年后,安倍晋三重新掌权。他制定了一项多管齐下的改革计划,以改变令人厌恶的官僚主义作风、刺激创新、妇女赋权并吸引外国人才。

而在2012年和2020年期间,安倍晋三则制定了一个具有两面性的计划:为日本银行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提供巨大的便利。据该美国杂志报道,安倍晋三与自民党错误地认为,恢复在1964年后让国家振兴的集体精神,将以某种神秘的方式恢复国家的创新能量,而在过去,这种能量在国内占据着主导地位。

经济失败

从日本在2013年接受主办奥运会的计划,到2020年初该国出现新冠疫情,安倍晋三的改革一直都保持沉默。无论是否真心希望奥运会能够改变国家的经济游戏规则,安倍晋三的改革岁月都以失败告终。

即使是预期的成功也失去了光彩。日本在收紧公司管理方面取得的明显进展也未能幸免地遭遇了失败,例如,日产汽车公司的卡洛斯·戈恩事件,以及东芝公司在近期出现的丑闻。

由于西方试图避免通货膨胀,日本从西方进口商品价格昂贵,从而导致日本的大部分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在今年6月较去年同期上涨了0.2%。

日本对此做了什么?

在2020年中期,日本额外注入了2万亿美元来刺激国内经济,估计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0%。日本央行通过购买额外资产来提高其资产负债表。但自去年9月接替安倍晋三以来,菅义伟更加重视避免取消奥运会,而不是重新设定经济标准。

新任首相菅义伟的团队认为,新冠病毒带来的风险很快就会消退,到2021年7月,日本将能够吸引数百万游客,这将有助于振兴日本经济,但事实证明,他们的估计是错误的。

来源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当地时间7月23日,夏季奥运会开幕式在东京举行,白色和靛蓝色的焰火正式为这场四年一度的国际体育盛会拉开了序幕。在新冠疫情的阴影下,本届奥运会举行的背景可谓是前所未见。

2021年7月23日
更多2020年 东京奥运会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