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累外汇储备:发展中国家从中损失了什么?

自1980年代以来,全世界目睹了疯狂储备外汇的竞赛 (盖帝图像)
自1980年代以来,全世界目睹了疯狂储备外汇的竞赛 (盖帝图像)

自1971年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宣布美元不能兑换黄金,“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崩溃以来,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遭受着全球经济货币不稳定的数种失衡的困扰。后来,1976年“牙买加协议”签署,国际主要货币之间数十年的固定汇率正式结束,国际货币关系成为不稳定的代名词。

最近几十年来,世界上许多国家都经历了这种不稳定导致的货币金融危机。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采用新自由主义方法以来,世界已经了解了不受控制的全球化和金融开放;鉴于资本流动摆脱了曾经用来保护国家免受国际资本大规模突然撤出的所有限制,资本流动变得更加激烈和灵活。例如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国际资本大规模撤出导致了当地货币兑换国际货币的比率崩溃。

严重的经济问题随之而来,例如恶性通货膨胀、高预算赤字和债务、以本币计算的外债价值增加,这常常迫使各国选择紧缩政府开支作为快速解决方案,从而导致社会和政治问题。

为了减少货币的不稳定,必须让中央银行有资格干预外汇市场并防止汇率大幅度波动,这很快成为许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紧迫需求和巨大赌注。

因此,它们被迫积累大量外汇储备,以便中央银行可以在需要和必要时通过增加国际货币的供应并减轻本币的压力来干预外汇市场,防止本币崩溃或贬值到不可避免地导致通货膨胀的水平。

为了减少货币的不稳定,中央银行必须具备干预外汇市场的能力 (路透)

积累外汇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世界目睹了外汇储备的疯狂增长,速率有时加快,有时放缓。到2020年,世界外汇储备达到了13万亿美元,而在1980年,该数值不超过4100亿美元,美元始终占据这些储备一半以上的份额。

这种动态产生了两个基本结果,它们使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陷入困境,直到现在它们仍无法摆脱它们,即第一:采取面向出口的经济发展模式,依赖国外市场,以获取外汇。

另一方面,忽视内需和当地市场的需求,将国民经济抵押给其他国家获取基本和战略商品(尤其是粮食),而不是寻求自给自足。

第二:必须将这些储备投资于流动性大且风险为零的资产,以确保在需要时迅速将其清算(转换为货币状态),但有时其回报率较低或几乎不存在,结果,失去了将这些资金投资于产生更高利润的生产性项目的机会,或者失去了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能力的基础设施项目融资的机会。

著名的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先前曾在一项细致的计量经济学研究中指出,发展中国家因积累外汇储备的需要而付出了高昂的社会代价。

这种社会成本用持有外国资产(例如美国国债)的收益与通过投资于当地资产和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可能利润之差来衡量,罗德里克解释说,这种成本几乎达到了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一个百分点,在有些国家可能达到几个百分点。

其他著名经济学家,例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也阐明了这一现实,他指出,储备美元必然意味着以低利率贷款给美国。

相反,由于这些国家较高的利率和增长率,新兴市场和某些发展中国家的美国投资者(无论是投资于政府主权债务还是拥有公司股票)都获得了更高的回报。

我们前面提到的社会成本增加是全球主要原材料和基本商品价格上涨导致的通货膨胀,这导致外汇储备的价值受到侵蚀,扣除通货膨胀率后的实际回报为负数。

发展中国家因需要积累外汇储备而承担了很高的社会成本 (盖帝图像)

中国的战略

中国多年前已经意识到这种陷阱,对其投资策略、投资有形资产及内部市场生产性项目的方向进行了重大的质的改革。

近年来,中国已投资数十亿美元,以获取在世界许多国家开采矿山和油气田的权利。

它还获得了对广大农业土地和森林的长期开采权,以确保其基本商品、能源和粮食资源的供应,并投资了美国、欧盟和其他经济体的数千家公司,以及贷款给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换取修建基础设施的项目。

另一方面,中国投资了一些重大项目,从国外引进现代技术并使它们本土化(可再生能源和通信系统为典范),以此在价值链的水平上前进,并在未来专注于高附加值产品,而不是目前该国为世界生产的廉价劳动力密集型产品。近年来,中国执政党在其新计划中强调了迈向技术部门的重要性就是对这一趋势的确认。

但是,应该认识到,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使其可以有如此大幅度的变动,同时,使它能够获取足够的外币将人民币汇率捍卫在目标水平上,并能够将其剩余储备投资于产生更大利润的资产和项目上。

并非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是这样,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受跨国资本的支配,而且是不公平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受害者,这种体系首先为美国的利益服务,美国是该体系主要货币的所有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当地时间2月21日,苏丹财政部长加布里埃尔·易卜拉欣宣布苏丹镑贬值,从而使一美元可兑换375苏丹镑,而在决定执行浮动汇率之前,一美元可兑换55苏丹镑,从而使美元在兑换苏丹镑时的价格上涨了580%。

2021年2月25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6月3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的比例上升至61.9%,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出现后,全球各国中央银行都在储备“绿色纸币”美元。

2020年7月1日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