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私人宇航员任务将于2022年前往国际空间站

Axiom任务1(Ax-1)航天飞行是前往国际空间站的第一个私人宇航员任务,最早将于2022年1月通过SpaceX的太空船载人龙进行(美联社)
Axiom任务1(Ax-1)航天飞行是前往国际空间站的第一个私人宇航员任务,最早将于2022年1月通过SpaceX的太空船载人龙进行(美联社)

私人公民进入太空的机会进一步增加,此前,美国宇航局(NASA)本周达成了一项协议,计划进行前往国际空间站的首个私人宇航员任务。

美国宇航局正在与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太空初创公司Axiom Space合作,于明年初派遣4名机组人员到太空站。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他们将成为首批留在轨道前哨基地的私人宇航员。

被指定为Axiom任务1(Ax-1)的航天飞行,最早将于2022年1月搭乘SpaceX太空船载人龙(Crew Dragon )升空,包括拉里·康纳(Larry Connor)、马克·帕蒂(Mark Pathy)和埃坦·斯蒂布(Eytan Stibbe)在内的四人机组成员将由退休的美国宇航局宇航员迈克尔·洛佩斯·阿莱格里亚(MichaelLópez-Alegría)领导。

Ax-1航天飞行机组成员照片(照片由Axiom Space提供)

任务细节

作为由NASA签署协议的一部分,该航天局将向Axiom支付169万美元,以获得各种服务,包括往返国际空间站的有效载荷运输等等,在本次私人宇航员任务中,洛佩斯·阿莱格里亚及其三人机组人员将在国际空间站停留八天。

NASA不会是付款的唯一方:三名乘客中的每位乘客都将不得不支付大约5500万美元的航班费用。

机组人员将登上SpaceX的太空船载人龙太空舱,将从美国宇航局在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升空。抵达后,他们将在空间站呆上一个多星期,进行各种活动,包括研究调查。

加拿大的投资者帕蒂将与蒙特利尔儿童医​​院和加拿大航天局合作,投资者康纳将与梅奥诊所(Mayo Clinic)和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合作,而曾任以色列战斗机飞行员的斯蒂布将进行由科学技术部以色列航天局协调的科学实验。

洛佩兹·阿莱格里亚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拉里·康纳和马克·帕蒂是非常认真的人,他们致力于成为美国宇航局宇航员模范中的佼佼者,他们对成为游客不感兴趣。”他并补充说,“他们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改善人类。”

Ax-1机组人员将乘坐SpaceXSpaceX的太空船载人龙飞船进入轨道(SpaceX)

私人宇航员的崛起

在一家名为Space Ventures公司帮助下,私人公民(或太空游客)曾在俄罗斯联盟号中飞往国际空间站,之前曾访问过空间站。

这家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公司吸引了众多游客,例如企业家和太空投资者Anousheh Ansari和太阳马戏团联合创始人GuyLaliberté。歌手莎拉·布莱曼(Sarah Brightman)原定乘坐俄罗斯联盟号前往空间站,但由于未公开原因最终于2015年取消计划。

太空旅行非常昂贵,但总有一天,美国宇航局和其他公司——例如SpaceX和蓝色起源——希望最终能够降低成本,使更多的人能够利用迅速发展的飞行机会。

美国宇航局商业太空开发主管菲尔·麦卡里斯特(Phil McAlister)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确实是美国人类太空的复兴,我认为,这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完美说法。”他并补充说,“当你身处其中的时候,历史感渐进,但我真得觉得今年我们将走进历史性时刻,我认为,这是人类太空飞行的真正转折点。”

为了促进这一发展,美国宇航局为私人宇航员飞行任务(或PAMs)提供了计划,每年允许两次飞行访问国际空间站,并使用该空间站的设施。这是由于国际空间站还需要运送自己的宇航员和容纳运动货物的飞船,因为只有那么多对接港口。

帮助建立空间站的已退休美国宇航局宇航员洛佩兹·阿莱格里亚将成为Axiom首次私人航天员任务的指挥官(NASA)

NASA表示,目前,对这类任务的需求超过了国际空间站可容纳的飞船数量。

国际空间站副经理韦格尔(Dana Weigel )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梦想的确是让每个人都能进入太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起点。”他并补充说,“现在,我们最终能够与想要参观空间站的工业界和私人居民分享我们的使命,谁又知道会出现什么创新和创意呢?”

韦格尔表示,以前的太空游客进入美国空间站的通道有限,但这将随着这次飞行任务而改变, Ax-1机组人员将在国际空间站的美国部分生活和工作,从事各种项目。

先前的任务更多地集中在旅游业上,但是韦格尔表示,这些类型太空飞行将有所不同。

韦格尔表示,“这不只是旅游业。”他并表示,“有许多对人类的发展充满热情的私人专业人员,他们愿意在国际空间站进行研究和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活动。” 韦格尔说,请注意,其中包括希望携带自己有效载荷飞行的研究人员。

但是,仅仅因为他们可以负担费用,并不能自动为他们亮起NASA的绿灯。培训人员将使私人宇航员熟悉空间站和载人龙飞船的系统、程序和应急准备,他们还需要通过NASA的医学检查,然后才能获得美国宇航局的正式批准。

Axiom拟建的空间站外观(Axiom Space)

飞行训练

洛佩斯·阿莱格里亚表示,机组人员将在休斯敦以及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霍桑市的SpaceX设施进行培训。根据洛佩斯·阿莱格里亚说法称,机组人员将从培训人员以及NASA的整个宇航员部队中学到他们需要做的一切。

对机组人员的培训将因职责不同而错开进行。由于担任指挥官,洛佩斯·阿莱格里亚将于8月开始训练,特派团的飞行员康纳将于9月开始接受培训,其余机组人员将在10月准备就绪。

机组人员约三分之二的培训时间将专门用于国际空间站的指导,其余时间将用于SpaceX的培训,其中包括诸如学习载人龙飞船如何停靠到国际空间站,如何在飞船和空间站上使用厕所,以及如何在太空中睡觉等任务。

洛佩兹·阿莱格里亚表示,在开始接受NASA强化培训之前,这四名机组人员将在7月在阿拉斯加山麓进行一次“野营之旅”以进行生存培训,以增加机组协调性。上周,另一名为Inspiration4的私人公民机组人员刚刚完成的一项任务是在华盛顿州雷尼尔山野营。

其他活动将包括离心机训练以模拟发射,以及抛物线飞机飞行以模仿零重力。

洛佩兹·阿莱格里亚表示,“从那里开始,步伐将加快,我们所有人都将全职投入到国际空间站系统和载人龙飞船培训中,从秋天开始。”

我认为,这是人类太空飞行的真正转折点。

美国宇航局商业太空开发主管菲尔·麦卡里斯特

未来的飞行

理想情况下,Axiom希望每年两次让私人宇航员飞往国际空间站,但是它可能面临激烈的竞争,因为Axiom必须与其他公司和政府机构竞争。

国际空间站是一项技术奇迹,至今已有20多年的历史了。在那里,全世界的机构都能够执行尖端科学,这是在地球重力作用下无法实现的。

但是,空间站正在显示它的年龄,并且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最终,NASA计划告别国际空间站,并将在2030年将其引导至太平洋,美国宇航局和国会都希望届时能有商业选择。

Axiom拥有自己的计划:建立一个称为AxStation的自由浮动站,该基地将作为附加到国际空间站的模块开始,然后最终脱离,并成为Axiom公司自己的太空研究设施基础。

NASA最近一直与商业公司合作,以帮助在低地球轨道上促进商业经济,依靠私营行业合作伙伴,使美国宇航局可以从其合作伙伴那里租用服务,从而在太空中做得更多。

考虑一下NASA的商业人员计划,它与SpaceX和波音公司合作,利用这些公司作为宇航员往返太空站的交通工具供应商。迄今为止,SpaceX已经运送了3名宇航员至太空,波音公司的Starliner有望在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完成第一组机组人员任务的第二次轨道测试飞行。

Ax-1任务将朝着NASA在低地球轨道上建立商业经济的目标迈出一大步,其中包括该公司将人员运送至太空和从太空运送至地球,进行旅游和科学活动,甚至建立自己的空间站。

美国宇航局尚未宣布与其他公司的任何其他飞行合作,但表示有很大的兴趣。如果选择Axiom,则该公司将执行尽可能多的任务。

继明年的首次私人宇航员飞行之后,Axiom的下一步计划将是发射商业模块,该模块的目标是在2024年与空间站对接。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中国长征五号B遥二火箭残骸可能会失控坠落,此前,长征五号B遥二火箭运载着中国新空间站“天宫”的部件进入太空,这引起了全世界对中国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的关注。但事实是,这只是北京近年来采取的一系列步骤中的最新举措,以证明其在太空中的存在以及与美国的竞争能力,数十年来,华盛顿一直在太空领域处于绝对垄断地位。

2021年5月10日

如今,发生在地球上的战争从一定程度上是通过太空进行的通讯和监视而赢得的,但是在未来,这些设备将通过人造卫星而直接实现相互通信,并将处理海量数据,进而势必成为敌方间谍活动的打击目标与领域,这就意味着,太空大国之间的冲突将是不可避免的。

2021年1月25日
更多科技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