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化的最新进展:以色列制造黄金并由阿联酋出售

在与阿联酋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之后,以色列的钻石从业者对行业发展前景持乐观态度 (盖帝图像)
在与阿联酋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之后,以色列的钻石从业者对行业发展前景持乐观态度 (盖帝图像)

尽管在2020年共有4个阿拉伯国家——阿联酋、巴林、苏丹和摩洛哥——与以色列实现了关系正常化,但阿联酋却是与以色列执行伙伴关系、经济和商业一体化协议最快的国家。

根据路透社和其他媒体的报道,这些正常化协议中最新的一项,是在迪拜的证券交易所内为以色列的黄金和商品交易开放空间,以便以色列公司在其中注册并进入其交易平台。

据路透社报道,迪拜证券交易所宣布,“随着衍生品交易在中东地区的不断扩大,阿联酋在以色列推出其产品和服务的道路已经开放,并涵盖贵金属、能源、商品和货币等领域的期货和期权交易。”

据路透社报道,在2020年9月阿联酋和以色列宣布双方关系完全正常化之后,以色列最大的钻石交易商之一切维·谢姆西于2020年10月前往阿联酋以成立其钻石贸易公司,在此之前,此人曾持德国护照前往阿联酋,但这一次,他是持以色列护照前往当地成立了他的公司。

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期权交易是指双方签订合同,授予购买者在合同有效期内以一定的价格(执行价格)出售或购买一定数量的标的物(实物商品、证券或期货合约)的权利,而非必须履行的义力。为获得此项权利,期权购买者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即“权利金”,这占到股票价格或商品价格的一小部分。

部分人认为,阿联酋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早在此之间便已非公开地存在。而在2004年,阿联酋加入世界钻石交易所联合会的申请得到了该组织22个国家的同意,并且在没有以色列反对的情况下获得通过,这被视为双方在重要贸易领域内发展关系的起点,不仅因为该领域内存在大型投资者,还因为此举拉开了以色列商人在黄金、钻石、珠宝等领域内进入迪拜市场的序幕。

阿联酋在迪拜黄金和商品交易所为以色列人开辟了道路,使他们能够在此注册公司 (社交网站)

黄金在阿联酋对外贸易中的地位

根据阿联酋经济部发布的2019年年度统计报告,黄金和珠宝是阿联酋对外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阿联酋在2019年的黄金出口额约为185亿美元,而它同年的黄金进口额约为320亿美元,阿联酋的黄金出口占其非石油商品出口的28%,而其黄金进口的占比约为13%。

除生金外,阿联酋的黄金贸易还包括珠宝、首饰及零部件。在2019年,阿联酋的珠宝出口额约为24亿美元,同时,其转口贸易的珠宝及首饰及零部件约为147亿美元,占到阿联酋非石油商品转口收益的11%。

在2019年,阿联酋的珠宝、首饰及零部件进口总额约为151亿美元,占其商品进口总额的6%。这份报告的统计数据还包括阿联酋同年的钻石进口额——达109亿美元,占其进口总额的4%。

以色列的珠宝和钻石贸易

根据现有数据,2019年以色列的珠宝和贵金属出口占其商品出口总额的13.4%,需要指出的是,以色列在2019年的商品出口额达585亿美元,这就意味着,其当年的珠宝和贵金属出口额高达78亿美元。

而在钻石贸易方面,根据以色列出口协会在2020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以色列钻石出口额达48亿美元。需要指出的是,在被以色列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并无钻石矿,以色列在这项贸易上依靠进口原材料,并在制造加工后再次出口。

以色列依靠从非洲国家进口钻石原石,但这通常是在所谓的“钻石换武器”的框架内完成的,而通过这些交易,以色列加剧了这些贫穷国家内的战争与流血事件,正如阿联酋从非洲国家进口黄金所产生的后果一样。

在阿联酋与以色列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之后,以色列钻石从业者对两国之间钻石贸易蓬勃发展的前景感到乐观,因为以色列将制造钻石,迪拜将出售这些钻石,而迪拜的钻石市场拥有数千家注册公司。

阿联酋的黄金出口量占其非石油商品出口总量的28% (路透社)

产生的预示

阿联酋与以色列相互开放股票交易所之举,是双方有针对性地落实经济与商业关系正常化的举措之一,而此举产生的迹象表明,双方之间的行动可能不会仅限于此,而将旨在实现两国间进一步的合作——两国都拥有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产生的现金盈余。

这种合作可能会推动对双方证券交易所的投资,以成立公司或扩大现有公司规模,或采取重大举措来控制黄金、钻石和珠宝的全球贸易中的重要份额,而且并不排除两国企图垄断或控制中东地区的黄金和钻石贸易的可能性。

鉴于两国人口规模较小而财政资源丰厚,对黄金、钻石和珠宝贸易等领域的投资将非常令人鼓舞,从而使以色列能够免受所谓的“荷兰病”侵害(指一国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的衰落的现象),而维持其货币汇率的均衡。

对洗钱活动的影响

2019年4月,路透社发布了一篇题为“被禁止的交易:阿联酋是从非洲走私上百亿黄金的主要门户”,报告公布的数据表明,在黄金出口价值方面,非洲公布的数据与阿联酋公布的数据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从而为以洗钱为首的大规模腐败活为敞开了大门。

这项贸易也是内战盛行的非洲国家为战争进行筹资的来源之一,在这些国家内,很大一部分民众被剥夺了发展项目,几十年来都无法摆脱贫困状态。

阿联酋和以色列在黄金贸易领域内的合作,让人们对出现更多掠夺非洲国家资源的有组织活动感到担忧,特别是在黄金、宝石、贵重商品等领域内。在过去的20年内,阿联酋在非洲国家的港口管理、农业和通讯领域内进行了显着的扩张。

阿联酋对某些非洲国家港口的控制,将以对阿联酋和以色列有利的方式,方便黄金、钻石及其他贵重商品经这部分港口进出非洲国家。

总的而言,阿联酋——尤其是迪拜,是世界范围内洗钱率最高的主要目的地之一,根据巴塞尔研究所发布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指数报告,阿联酋在146个国家中排名第72位,并在阿拉伯国家内排名第6位。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根据“online”网站当地时间15日报道称,在两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不到6个月时间里,以色列公共安全部长阿米尔·奥哈纳(Amir Ohana)宣布特拉维夫和迪拜互派警员达成共识,这反映了以色列有组织犯罪团伙在海湾国家的活动不端正增加。

2021年3月16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