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承担苏伊士运河堵塞事故造成的损失?

惠誉评级表示,涉及大型集装箱船的事故可能会导致超过10亿美元的索赔 (路透社)
惠誉评级表示,涉及大型集装箱船的事故可能会导致超过10亿美元的索赔 (路透社)

“长赐号”在埃及苏伊士运河造成的危机已于29日解除,该运河上的国际航运活动也宣告恢复,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更为困难,无论是估算这场令人关注的事件所造成的实际和最终损失,还是明确将负责赔付受损者的责任方性质——是拥有这只船舶的公司,还是租赁这只船舶的公司,还是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又或是保险与再保险公司?

“长赐号”使苏伊士运河在长达6天的时间内关闭,导致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航线之一停摆,并给地中海和红海上的船舶造成了严重的交通拥堵和高昂的成本支出。

有关损失的数据

据路透社报道,“长赐号”船东——日本正荣汽船公司,与保险公司正面临着高达数百万美元的索赔。需要指出的是,“长赐号”是全球最大型的集装箱船之一,其长度为400米,吨位达22.4万吨。

惠誉国际评级称,“涉及大型集装箱船的事故可能会导致超过10亿美元的索赔,但这些索赔大多与救援行动以及船舶到达的最终目的地相关。”

该机构补充称,保险费用覆盖的是与船体、货物以及货物延迟到达最终目的地相关的索赔,其中还包括由保险公司承担的那部分救援费用。

惠誉评级曾表示,关闭苏伊士运河将减少全球再保险公司的利润,但却不会显着影响其信用状况,与此同时,海运的再保险费率将会进一步提高。

惠誉评级还解释称,很大一部分损失可能由全球再保险公司提供,从而将增加其上半年收益的压力。

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提供的数据,共有356艘船舶滞留在苏伊士运河南北两岸,与此同时,等待通航的船只数量达到了425艘。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安联全球企业与特种事业部海洋风险咨询负责人拉胡尔·卡纳表示,还可能出现针对运河遭受损失的索赔。

法新社援引安联保险公司的一份报告称,因运河航运活动暂停而导致的货物运输中断,“将使全球贸易成本每天上涨60亿至100亿美元”。

德国劳埃德船级社曾在危机解除前表示,运河停运阻碍着亚洲与欧洲之间每天高达96亿美元的货物运输。

劳埃德船级社指出,基于“粗略计算”,每天从亚洲到欧洲的船舶运输量约为51亿美元,而从欧洲到亚洲的每日船舶运输量约为45亿美元。

在29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负责人乌萨马·拉比阿表示,该管理局确定其每天的损失在1200万至1500万美元之间,具体将由哪一方来承担赔付责任,则将在事故调查完成后确定。

美国网站“Business Insider”援引专家的话报道称,这起轮船堵塞苏伊士运河的事故,可能会给世界造成每小时4亿美元的损失。

根据专家们的说法,国际海上贸易约有10%至12%的总量需要通过这条运河,而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表示,在2020年约有1.9万艘船舶通过了这条运河。

据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称,全球每年近30%的集装箱运输需要通过这条运河。

谁将承担责任?

海上运输经济学专家和顾问艾敏·穆萨·哈吉表示,目前尚没有人能够准确地计算出保险公司因运河停摆而滞留的船只的船东公司,以及其他受损方提出索赔而将承受的损失,此外,责任的分配问题也尚未明确,是应由保险公司承担全部责任,还是也需要其他部分主体共同来为受损方提供赔付。

艾敏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补充称,责任可能首先会落在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身上,因为事故发生在其责任范围内,然后再是这艘船的船东公司,以及租赁这艘船的公司,还有与在这起事故中受到损失的船只直接或间接相关的保险公司与再保险公司。

但是,艾敏·穆萨警告称,责任的划分将基于法律,船东、货主与保险公司订立的合同,以及船东与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之间订立的合同,此有还有与组织苏伊士运河通航活动相关的规章制度。

船东公司与保险公司将会如何?

艾敏·穆萨·哈吉认为,“长赐号”的 船东公司——日本正荣汽船公司,与租赁这艘船的长荣海运公司,在被证实存在违反交通方面的法律与技术标准的情况下,将需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但是这两家公司可能会设法利用不可抗力条款来解除其责任。

在此之前,路透社援引保险经纪人的话报道称,船东日本正荣汽船公司与保险公司可能都将面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对收入损失所提出的索赔,以及其他航运活动受阻的船只提出的索赔。

麦吉尔合伙人保险经纪公司海运业务负责人戴维·史密斯表示,“这艘船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史密斯还补充称,这些保险索赔中的大部分很可能会通过国际保护与赔偿俱乐部集团运行的一个项目而获得再保险。

特殊事件与下一步的行动

总部设在卡塔尔的堡垒投资集团(Fortress)首席战略官穆斯塔法·法赫米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将由谁来承担责任,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家日本船东公司和租赁这艘船的长荣海运公司将需要承担大部分的索赔要求。”

他还表示,这两家公司将向保险和再保险公司提出索赔,以保护自身或者至少减少损失。

法赫米补充称,在接下来的几小时或几天内,提出索赔要求的公司、受到事故影响的公司,以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都将采取明确行动,以划定责任并评估损失。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这起事件在全球舞台上仍然是罕见而特殊的,因此,我们很难知道索赔方或承担赔付责任的各方下一步将采取什么性质的措施。

法律之争

英国《独立报》经济事务编辑本·查普曼表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法律之争”将很快开始,专家们认为,这场斗争将持续至少5年的时间。

他还补充称,保险公司将承担大部分的货主损失,通常而言,货主针对船东及航运公司最大程度的索赔诉讼将在法院经历数年的时间。

查普曼继续说道,那些因排队等待“长赐号”脱浅而导致承运货物迟延交付的公司,则将很难因其遭受的损失而获得赔偿,而且这种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与被迫绕行6000公里改道好望角的船运公司是一样的。

报道还证实,此次上浮作业的规模之大,意味着参与救援船只的人员将可以获得高达数百万美元的报酬,同样,预计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也将对其服务收取类似的高额费用。

报道认为,“长赐号”的救援人员因使该船成功脱浅而为全球贸易挽回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但另一方面,这场救援行动也将给“长赐号”的船东公司和运营公司留下巨额的账单。

来源 : 《独立报》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相关文章

尽管埃及29日宣布,成功完成了堵塞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船只的脱浅作业并恢复了这条国际航道的运行,但是这起给全球商业带来损失的事件,却给苏伊士运河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并引发了有关竞争性的通道和替代性的商业运输项目的讨论。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