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替代项目是否会对苏伊士运河构成威胁?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9日宣布成功完成了堵塞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船只的脱浅作业 (欧洲通讯社)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9日宣布成功完成了堵塞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船只的脱浅作业 (欧洲通讯社)

尽管埃及29日宣布,成功完成了堵塞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船只的脱浅作业并恢复了这条国际航道的运行,但是这起给全球商业带来损失的事件,却给苏伊士运河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并引发了有关竞争性的通道和替代性的商业运输项目的讨论。

那么,这些替代性的通道究竟如何?专家们对苏伊士运河的未来有何看法?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9日宣布,它成功救援了超大型集装箱船“永赐号”,据悉,该船吨位超过20万吨。在这艘船只顺利脱浅后,在运河入口处排队等待的船只将需要近3天半的时间才能完成通行。

在宣布这一消息之后,人们对苏伊士运河在应对其他替代性的通道和全球其他商业运输项目时的战略前景产生了许多疑问。

每天有近30%的全球运输集装箱通过这条长达193公里的苏伊士运河,约占全球货物贸易总额的12%。

以色列的项目

经济事务专家穆斯塔法·阿卜杜-萨拉姆表示,存在部分项目和通道,其中部分已经开始实施,而另外一部分则处于研究阶段,这对苏伊士运河构成了巨大挑战。需要指出的是,苏伊士运河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水路之一。

阿卜杜-萨拉姆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补充称,威胁苏伊士运河未来的最重要项目之一,是来自以色列的一个项目,该项目通过挖通一条与苏伊士运河平行的通道,以连接埃拉特和阿什凯隆两大港口。

他还指出,由于缺乏资金,该项目近年来已经关闭,但是,鉴于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实现了关系正常化,有关该项目的想法又再次重现。

阿卜杜-萨拉姆认为,以色列占领国的项目一旦成为现实,将会对苏伊士运河构成威胁,因为目前通过埃及运河的货物和商品总量,将与今后通过以色列运河的总量相同,尤其是从海湾地区、伊朗和伊拉克运向世界市场的巨型油气船,以及从阿塞拜疆、前苏联国家运往非洲的石油。

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阿联酋和以色列签署了一项通过一条连接红海埃拉特港口和地中海亚实基伦港口的管道,旨在将海湾石油运往欧洲的协议,而在目前,这些石油大部分都是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

这条航线是以色列在上世纪60年代为确保能源供应而建立的,用于将伊朗的石油从红海运输到地中海,因为埃及在法国、以色列和英国三国于1956年发动入侵后,限制了苏伊士运河的通航。

美国杂志《外交政策》报道称,根据阿联酋与以色列签署的协议,苏伊士运河的贸易量预计将会减少17%以上。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局长多次对启动任何平行于埃及利益的海上运输项目的影响发出警告,并解释称,该项目将影响穿越运河的船舶数量,使其比例下降12%至16%,但是它不会影响集装箱的运输。

北海航线

穆斯塔法·阿卜杜-萨拉姆补充称,还有另一个项目对苏伊士运河构成挑战,而这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几天前谈到的北海航线项目相关。

该项目将为前苏联国家与欧亚大陆市场之间的商业运输建立一条最短的航线。

就在两天前,俄罗斯大使尼古拉·科楚诺夫向国际文传电讯社记者指出,“随着海上运输量的增加,发生在苏伊士运河的事故,将迫使每个人思考有关海上运输线路多元化的必要性

这位俄罗斯官员补充称,苏伊士运河的航运中断,凸显了发展横跨北极的海上通道的重要性,而由于气候变化导致更多的冰层融化,这些通道的实用性已经大幅提升。

俄罗斯大力投资开发北海航线,相对通过苏伊士运河的传统航线而言,北海航线将使船只提前15天抵达亚洲港口,而俄罗斯还计划利用这条通道将石油和天然气出口至国外市场,尤其是在这条通道上的大部分区域都没有冰的情况下。

另一方面,俄罗斯能源部29日表示,阻塞了埃及苏伊士运河的搁浅集装箱船,突显了北海航线和俄罗斯能源管道的安全性和可持续性。

其他替代项目

除上述项目之外,经济学家穆斯塔法·阿卜杜-萨拉姆还列举了许多其他的项目,这些项目对苏伊士运河在全球的领导地位构成了挑战。

在这个问题上,阿卜杜-萨拉姆还谈到了中国的丝绸之路项目,中国通往欧洲的列车项目,以及从印度、欧洲运送货物,并途经伊朗、土耳其和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南北走廊。

好望角航线

但是,穆斯塔法·阿卜杜-萨拉姆表示,最大的威胁在于好望角,它具有许多优势,包括成本低廉和安全性,以及在全球油价下降时,巨型油轮可能将其作为具有商业可行性的选择方案。

阿卜杜-萨拉姆认为,凭借稳定的安全状况,好望角目前是最有潜力的替代选择。

阿卜杜-萨拉姆指出,其他项目可能会面临与地质特性相关的许多困难,例如以色列项目遇到的岩石,还有俄罗斯项目遇到的冰层,此外,这样的项目需要数十亿美元才能完成,这是许多国家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尽管存在上述所有的威胁和挑战,但阿卜杜-萨拉姆仍然坚信,苏伊士运河仍将在未来几年内保持其全球最重要的航线地位。

无可取代

另一方面,约旦亚喀巴港口公司总干事哈立德·马耶塔强调,无论以色列或其他国家提出多少的倡议,苏伊士运河在中东地区的地位仍然无可取代。

哈立德在接受半岛电视台独家专访时补充称,苏伊士运河周围地势平坦,这使它的成本较其他项目更为低廉。

他继续说道,“即使以色列试图开凿一条运河,它的尝试也不会成功,因为鉴于当地崎岖的地势,其成本将会非常高昂。”他还强调,“那里的地形与苏伊士运河周围平坦的环境完全不同

在有关公司和机构因船舶搁浅事故而蒙受损失的问题上,哈立德表示,相信“这不会太大”。但他解释称,保险公司和其他公司向某些公司交付货物和赔偿的过程将有所延误,此外还有与消耗额外燃油相关的损失。

在有关约旦的问题上,马耶塔强调,其公司已经制定了战略计划,以确保顺利接收驶往约旦港口的船舶和集装箱。

他还表示,“我们有一个现成的计划,以确保船只从苏伊士运河抵达该国港口而不产生任何延误,并且这些船只不会承担任何额外的费用

另一方面,海上运输经济学专家艾敏·穆萨·哈吉表示,“尽管发生了当前这场危机,但是仍然没有其他运河可以取代苏伊士运河”。

艾敏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补充称,根据他掌握的情况,其他项目仍然只是尚未在实地执行的想法或项目。

成熟的航线

艾敏·穆萨·哈吉认为,苏伊士运河是一条“成熟、经过检验且成本更低的航线”,那些选择穿越好望角的船只将承受高昂成本和时间因素的困扰。

艾敏相信,水路以外的任何其他运输项目都将更为昂贵,他还强调,水路运输将是最便宜的运输方式,尽管世界可能需要建立连接亚洲和欧洲的水路,但他认为,苏伊士运河仍然是更理想、更快捷和更便宜的选择。

另一方面,苏丹通信和海上安全专家赛米哈·萨伊格表示,“在苏伊士运河堵塞危机发生之后,船东都将寻求其他的替代方式,而这将反映在埃及的经济中

萨伊格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表示,很难找到其他能够取代苏伊士运河的通道,除了拟议的以色列通道之外,而该通道符合以色列的利益。

他还指出,尽管埃及拥有从红海到地中海的最短距离,但是如果它仍无法履行自身在苏伊士运河中的义务,那么可能出现的另一种选择就是在以色列,尽管其成本高昂。

萨伊格认为,经济和战略层面的考量可能会使以色列恢复对替代运河项目的打造,因为尽管成本高昂,但是其回报仍然很大。

他还指出,有两个优势让以色列项目的实施具有可行性,一是以色列的技术发展,二是以色列作为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宠儿”,不会有人站出来反对它的这个项目。

萨伊格并不排除该项目的融资来自阿联酋的情况,也不排除今后的船只将被迫选择这条受到西方支持的以色列新航线的可能性。

该怎么办?

鉴于当前这场危机,萨伊格强调了扩建和加深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性,并强调了精准打造和培训海事管理部门的重要性,在他看来,这一点只能通过外部的非政府咨询机构来完成。

为了使这条战略性的运河继续发挥全球作用,阿卜杜-萨拉姆强调,埃及当局有必要加深当前的河道以容纳大型的船只,并进一步扩宽河道以方便发生危机时展开救援行动,此外,还应当配备新的大型油轮和拖拽船,以帮助加快救援行动的实施。

而艾敏·穆萨·哈吉则强调,必须对苏伊士运河进行改造,但并不必要对运河本身进行改造,而是可以通过例如加深端点或挖建新的子渠等手段来实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疏通由“长赐号”(Ever Given)集装箱巨型货轮搁浅造成的苏伊士运河堵塞工作,至少要持续至当地时间3月31日,这次事件已经影响到石油、谷物和汽车的运输,可能还会带来更广泛影响。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