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在美国制裁的背景下 “抵抗经济”能否实现其目标?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的报告认为,华盛顿和德黑兰在核交易谈判上已陷入僵局,因为他们对当前制裁的影响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 (路透)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的报告认为,华盛顿和德黑兰在核交易谈判上已陷入僵局,因为他们对当前制裁的影响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 (路透)

“抵抗经济”的概念几年前由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提出的,是基于在美国制裁下实现增长的想法,但是实现这一愿景的阻碍非常大,它需要破除当前障碍重返核协议。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贾瓦德·萨利·伊斯法罕尼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报告中说,乔·拜登1月份就职美国总统后,伊朗货币对美元的汇率便上升了20%(相当于货币贬值),人们认为美国将重返2015年签署的核协议,结束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施加的“最大压力”运动。

但是在拜登上任一周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宣布华盛顿原则上无意重返核协议,这表明拜登政府不愿采取迅速步骤解决与伊朗的分歧。

而伊朗,尽管经济在美国制裁下遭受损害,该国对与美国进行谈判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

作者认为,这两个国家之所以走到了死胡同,是因为两国对当前制裁对伊朗未来的长期影响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

2018年,美国加大了对德黑兰的压力,并一直关注伊朗经济崩溃的迹象,等待民众的不满情绪升级以及伊朗最终服从美国的条件。

但是,一些更强硬的伊朗领导人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这场危机,他们认为,伊朗可以摆脱经济危机,以更强大的经济实力抵御外部压力,未来不会受到美国任何制裁的影响。

制裁的影响

尽管制裁导致伊朗货币贬值、通货膨胀率高和购买力下降,但这并未使该国处于完全崩溃的边缘。

在这场危机中,伊朗人抗议生活条件恶化的声音不断加强,但当局在2019年11月强力化解了眼前的挑战。

作者说,经济指标表明,伊朗的生活水平在过去几年中逐渐下降。

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该国享受了15年的高生活水平,贫困指标大大降低,但2011年贝拉克·奥巴马总统对伊朗实施的二次制裁导致经济衰退,并且衰退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任期内逐渐加速。

美国许多对制裁表示支持的人都希望这些措施会导致广泛的民众反抗政府的起义,但这并没有发生。

最近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伊朗人坚决反对在美国完全遵守核协议之前与拜登政府进行谈判

作者说,2011年,伊朗时任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向公民发放现金缓解制裁的影响,但哈桑·鲁哈尼总统的政府并未对伊朗人民提供太大帮助。

从2011年开始的现金发放持续至今,开始时为每人每月90美元,但现在每人每月不超过19美元,政府向穷人专门发放的现金更少,平均每月6美元。

在2018年制裁重新实施之前,根据消费支出,约60%的伊朗人被归为中产阶级,这一比例在2019年至2020年之间降至50%。

自2011年以来,约有800万伊朗人属于最低收入阶层,其中75%是在特朗普最大压力运动开始后跌入该阶层的。

作者认为,伊朗领导层并没有忽视其人民,特别是身陷困境的最贫穷群体,但其注意力被集中在结束制裁上。

事实上,鲁哈尼当选为总统后,从2013年到2017年一直在践行他的诺言,即结束美国的制裁和修复与西方的关系。

鲁哈尼目前热衷于抓住拜登关于重返核协议的承诺,他认为伊朗的经济繁荣取决于与西方的和解。作者称,鲁哈尼的剩余总统任期是一个可以重返该协议的历史性机会,因为预计6月新总统将从保守派中选出。

抵抗经济

保守派反对鲁哈尼的想法,许多人从未批准过核协议,并希望摆脱核协议,此外,包括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的一个集团,非常重视先进技术和与世界的一体化,他们试图证明伊朗有能力在不求助西方的情况下实现所有这些目标。

与最高领导人结盟的这类保守派人士热衷于向西方及其国内支持者证明伊朗有能力挑战美国霸权,而不论制裁是否继续和最大压力政策影响如何。

他们认为,制裁将帮助伊朗减少对石油经济和西方的依赖,这就是最高领导人在2014年提出的“抵抗经济”概念。

为了证实他们的观点,这类保守派并不着眼于生活条件,而是着眼于总体经济表现指标。

上周,伊朗中央银行宣布,截至2020年12月20日,该国在9个月中实现了积极的经济增长。

伊朗统计中心的同期估计数据表明增长速度较弱,国内生产总值与前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2%,尽管在最后一个季度增长了0.8%。

作者补充说,伊朗的石油部门是受制裁影响最大的部门,这不足为奇,但是“抵抗经济”的支持者正在寻求摆脱该国经济对石油的依赖。

三十年前,石油部门占伊朗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去年,这一比例下降到15%。

而其他部门,尽管受到制裁,仍设法保持了稳定的生产和就业水平。制造业在上一时期取得了增长,因为特朗普的制裁导致货币贬值,进口商品价格降低。

作者认为,结果是,本地制造业弥合了经济差距,增加了本地生产、就业和销售,如果不阻止伊朗公司出口产品,那么制造业部门将取得更好的指标。

但是,这些收益并不是“抵抗经济”构想成功的证据,尽管它的支持者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特别是在制裁持续的情况下,经济独立性理论可能会更令群众信服。

只是短暂的痛苦,但是

对于德黑兰这批有影响力的人来说,制裁不仅是短期的苦难,而且是促进更可持续未来的催化剂。但是,制裁的持续可能会限制政府履行对伊朗人民的义务和减轻贫困的能力。作者认为,这要求弥合成为一个可以挑战美国的地区大国的雄心壮志和发展经济目标之间的差距。

“抵抗经济”概念目前正在传播,这种经济意味着向技术先进经济过渡和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但作者认为,该愿景无法通过依赖东方来实现,因为俄罗斯本身就依靠石油和天然气,除了武器,就没有其他可以提供给伊朗的,至于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等亚洲的经济大国避免违反美国的制裁措施,担心引发一定后果。

作者得出结论,能否有效实现“抵抗经济”主要取决于核协议,因此即使在6月大选鲁哈尼政府离任后,谈判仍可能会继续进行。

来源 : 外交政策

相关文章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