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紧守边境:受新冠疫情影响的旅游业再蒙阴影

尽管新冠疫苗的接种率很高,但是亚太国家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关闭了非必要的旅行 (美国媒体)

尽管疫苗接种率已经达到顶峰,但是亚太地区的国家仍坚持严格的边境控制,从而削弱了该地区受新冠疫情打击的旅游业取得复苏的前景。

在针对新冠病毒的“零容忍”政策下,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进一步采取隔离措施,并要求严格执行在酒店内为时数周的隔离,虽然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国则走了一条中间路线,但是仍然严格限制着非必要的旅行。

该地区的谨慎立场与欧洲和北美方面的差别越来越大。在欧洲和北美地区,包括游客在内的接种过新冠疫苗的旅行者都可以自由出行,除了要求出具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的报告之外,几乎没有任何限制。

新加坡尤索夫伊沙克研究所的高级访问学者贾扬·梅农向半岛电视台表示,“要赶上欧洲和北美重新开放的步伐,亚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在一定程度上被解释为需要赶上他们的新冠疫苗接种率,但这并不是全部。即使是在疫苗接种率很高的国家内……也没有像放松其国内流动限制那样迅速开放其国际边界。而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会强加比那些适用于国内人员流动更多的要求和协议。”

在中国采取严格防疫措施的情况下,部分亚太国家在恢复旅行的问题上选择了中间路线 (盖帝图像)

在疫苗接种率接近80%的日本和韩国,尽管放松了针对商务旅客和学生等特定人员的入境限制,但却尚未宣布恢复旅游行程的日期。

澳大利亚近70%的人口都接种了两剂新冠疫苗,但是该国已经表明,国际游客需要到明年的某个时候才能够回归。

在马来西亚,虽然近77%的居民都接种了两剂新冠疫苗,但它在很大程度上仍不面向国际游客开放,并计划在明年1月前开始接受国际游客。

80%以上的新加坡人都接种了两剂疫苗,从下个月开始将会把21个国家纳入其疫苗接种者旅行通道计划,以分阶段恢复无隔离旅行。

根据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汇编的数据,截至今年9月,亚洲大部分地区的入境人数较新冠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下降了99%,相比之下,墨西哥和南欧的入境人数分别下降了20%和65%。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9年旅游和旅游竞争力指数”,在新冠疫情之前,亚太地区每年接待约2.91亿游客,为其经济增加了8750亿美元的收入。

“三速复苏”

新加坡奥尔顿航空咨询公司主任Joshua Ng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预计国际旅行要到2024年或2025年才能恢复到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特别是这种复苏在西方国家、亚太地区和中国之间存在3种不同速度的背景之下。

他指出,“亚洲国家已经展示了一种谨慎的做法,这也是其他几次病毒爆发的结果,比如非典病毒、H1N1、MERs等,这些病毒在21世纪给亚洲国家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针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应对措施,反映了该地区从先前的疫情中汲取的教训。在疫情爆发之初,亚洲国家便是最早关闭边境和封锁城市的地区之一,以控制新冠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尽管亚太各国政府对旅游迅速恢复持谨慎态度,但是中国很可能会在2022年下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保持严格的隔离措施,从而进一步打消了旅游业迅速反弹的希望。

在新冠疫情之前,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接待的国际游客量估计约占该地区游客总量的三分之一。但是在疫情爆发后,中国采取了严格的封锁、隔离措施以及大规模的病毒检测措施,以抗击这场疫情。

来自资本经济的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加雷思·皮耶(Gareth Leather)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虽然可能存在大量被压抑的需求,但是只要中国保持边境关闭,这种复苏就可能会非常艰难,因为在这场危机之前,中国在该地区的游客占比达到了30%左右。”

它远远超出了旅游的范畴,也远远超出了商务旅行的范畴。人们旅行的原因有很多,他们会为了教育而旅行,为了探亲访友而旅行,为了经济移民而旅行。

该地区的部分国家,包括那些新冠疫苗接种率不高的国家,采取了更为大胆的措施。在印度,这个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口接种了两剂新冠疫苗的国家,自15日开始向来自90多个国家的游客重新开放了边境。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旅游业为泰国贡献了近五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今年11月1日,泰国向来自60多个国家的游客重新开放,此前,该国针对旅游胜地普吉岛推出的免隔离“沙盒”计划反响平平。

总部位于吉隆坡的旅行和旅游研究公司Check-in Asia的主管加里·鲍尔曼表示,人们对国际旅游崩溃所产生的成本有了越来越清楚的意识。

鲍尔曼指出,“它远远超出了旅游的范畴,也远远超出了商务旅行的范畴。人们旅行的原因有很多”,“他们会为了教育而旅行,为了探亲访友而旅行,为了经济移民而旅行……我并不认为很多政府完全理解这一点,但我认为这已经开始影响到这些国家的内部。”

鲍尔曼预测,在考虑到人们回家和探亲访友的潜在需求后,该行业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基线,而这将是一段艰难的时期。

鲍尔曼表示,“一旦这股热潮消退,旅游公司和航空公司就必须考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商务旅行会回到以前的水平吗?你会听到一些人说是,也会听到一些人说不是。而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答案。”

他还补充称,“人们试图猜测和预测明年的旅游需求,但是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线索”,“没有人知道,人们是不是只在这两年内不去旅行。”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