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能否协调应对中国投资在全球的影响力?

美国与七国集团发起了一项新的计划,以促进对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企图取代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盖帝图像)

拜登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在上周首次访问了一个发展中国家,目的是探索其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前景。

拜登政府推出这项名为“重建美好世界”的计划,作为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展开竞争的起点,而中国方面已经为“一带一路”倡议拨款上万亿美元。

作者基思·约翰逊在美国杂志《外交政策》上发表的一篇报道中指出,美国官员对哥伦比亚的访问,是在欧盟正式宣布其发展计划以应对中国不断扩大的影响力的两周之后进行的。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9月中旬提出了“全球门户”计划,这项计划承诺,欧洲将对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提供大量投资,而这与中国近十年来的努力方向一致。

美国的这项计划得到了七国集团和澳大利亚、印度、日本等国的支持。预计美国的计划与欧盟的计划,将在2022年初开始实施。

作者认为,这些以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援助为重点的努力,是迄今为止对中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所发起的最为明确的竞争。这项倡议旨在向亚洲、非洲和欧洲投资上万亿美元,以建设公路、铁路、发电站、港口和数字网络等基础建设。

作者认为,最重要的问题并不在于西方国家是否有能力像中国那样为这些计划提供融资,而是在于西方国家之间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协调,以提出真正能够与“一带一路”倡议构成竞争的计划。

中国的影响力

自2013年中国宣布“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上万亿美元的资金、数十万中国工人以及上百家中国企业纷纷涌向巴基斯坦、泰国、缅甸和吉布提等国家,为这些国家建设其所需的发电站、管道线路、港口等重要基础设施。

《外交政策》的这篇报道指出,欧洲和美国长期以来一直也在采取类似的举措。

报道解释称,中国将发展中国家对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视为提升其全球地位和向国外出口过剩国内生产能力的合适机会,特别是在国内经济增长放缓之时。

作者认为,中国希望将其金融实力转化为地缘政治优势,并努力为发展中国家争取利益,而西方国家最初的回应包括表达其参与这些项目的意愿,或是对中国扩大影响力发出警告。

西方的反应

报道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西方的立场开始发生变化。欧盟在2016年推出了一项旨在遏制中国的基础设施项目支持计划,但是该计划直到今年7月才开始执行,当时,欧盟宣布了一项新的计划,旨在以更高、更透明的标准来资助部分发展项目。

美国在上个月也开始采取行动,并与七国集团启动了一项新的计划,以促进部分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企图取代“一带一路”倡议。

根据作者的说法,令人震惊的是,为这项计划铺平道路的,正是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尽管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口号是“美国优先”,但是他的政府却将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变成了“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并将其预算翻了一番,达到600亿美元。

此外,特朗普政府还推出了“蓝点网络”计划,旨在为基础设施项目设定更高的标准,以吸引私有领域的投资者,并吸引更多的国家加入。美国后来推出的“清洁网络”计划也同样如此,其目的是降低中国在5G网络建设中的主导地位。

特朗普政府负责经济增长、能源和能源事务的副部长基思·克拉奇表示,“正如一位财政部长向我证实的那样,蓝点网络和清洁网络计划都是旨在取代‘一带一路’倡议的统一方案,其指向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

而在近日,拜登政府率先在七国集团峰会期间宣布了“重建美好世界”的计划。这项计划的想法就是增加对发展项目的资助,以间接方式遏制中国的影响力。

美国的这项计划侧重于气候变化、健康安全、数字连接和性别平等问题。欧洲的计划较基础设施项目而言,更关注数字通信等问题。而基础设施项目正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中之重。

荷兰克林根达尔国际关系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弗兰斯·保罗·范德普滕:对于欧洲而言,它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所面临的主要困境在于,为了与之竞争而不得不放弃它的标准和价值观。我认为,欧洲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一些变化,并向中国模式靠拢。

西方国家会合作吗?

在美国和欧盟都妄想遏制中国影响力的情况下,作者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西方国家是否愿意协调其努力,还是单独执行这些计划?

作者认为,在特朗普时代开始显著加剧的美欧关系紧张局势,在拜登时代也并未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尤其是在澳大利亚潜艇交易所导致的那场危机之后。

尽管在抗衡中国方面存在共同利益,但是作者认为,拜登政府目前并无任何工具来团结西方的民主国家以遏制主要的对手,或使发展中国家摆脱债务以实现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还有一个问题事关西方制定的保护可持续环境、财务透明度的标准,这种标准究竟能否发挥辅助作用,或者纯粹是一种障碍?因为许多国家都更喜欢中国模式,后者并不倾向于执行严格的环境标准或财务透明度。

承担风险

在过去的几十年内,世界银行和地区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率先为发展项目提供融资,但是随着新的融资机构的出现,上述机构的作用正在逐渐减弱,尤其是在亚洲地区。

荷兰克林根达尔国际关系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弗兰斯·保罗·范德普滕表示,在竞争人心和基础设施项目的过程中,西方坚持制定严格的标准可能会构成一个主要的障碍。

他还补充称,“对于欧洲而言,它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所面临的主要困境在于,为了与之竞争而不得不放弃它的标准和价值观。我认为,欧洲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一些变化,并向中国模式靠拢。”

作者认为,为了吸引私营部门和释放巨额融资,美国和欧洲必须发挥担保人的作用,并承担部分风险,就像中国在世界各地实施部分大型项目时所做的那样。

来源 : 外交政策

相关文章

美国《华尔街日报》独家报道称,美国近30 个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团体——代表零售商、芯片生产商、农场主和其他群体——呼吁总统拜登政府重启与中国的谈判,以降低进口关税,并声称,这些关税是美国经济的负担。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6日

随着阿富汗政府垮台、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及其随行人员逃往国外,以及塔利班控制了首都喀布尔,美国两党之间爆发了关于阿富汗失败原因的激烈讨论。观察人士预计,这场指责之战不会很快结束,也几乎可以肯定,这场争辩会一直持续到明年年底前的国会中期选举。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16日

中国经济增速在今年8月因严格的疫情控制措施和针对房地产领域的严格限制措施而放缓,从而加剧了人们对全球经济复苏的担忧,特别是在各国努力应对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播的情况下。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15日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 2020 年 1 月与中国达成停战协议,之后,新冠大流行肆虐美国经济,当时,特朗普同意削减他之前对价值 36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6日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