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市场粮价上涨:世界是否会看到危机的恶化?

随着粮食价格上涨危机的恶化,预计承受饥饿的人数将会进一步增加 (盖帝图像)

国际市场粮价上涨的背后,到底是管理不善还是贪婪?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屈冬玉的说法,在世界范围内生产的粮食足以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但是在生产的粮食中却有14%的损失,全球范围内浪费粮食的百分比甚至高达总产量的17%。

更加糟糕的是,在世界能为所有人生产足够食物的背景之下,截止2020年底,全球范围内承受饥饿的人数却已经达到了8.11亿。鉴于高粮价危机的加剧,预计这项数字还会增加,除非启动社会保护计划。

尽管世界粮农组织总干事预计在2030年消除饥饿需要投入400至500亿美元的资金,但是与世界银行数据库预估的高达84.8万亿美元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相比,这些资金微不足道。毫无疑问,在世界许多地区发动一场最小规模的战争,其花费的资金都是消除饥饿所需投资的数倍。

然而,对一场可能加剧全球范围内饥饿程度的危机的预期,却导致了粮食价格的持续上涨。据世界粮农组织估计,与2020年9月的价格水平相比,2021年9月的平均食品价格指数同比上涨了32.8%。世界粮农组织将食品价格指数的上涨归因于大多数谷物和食品价格的上涨,例如植物油、乳制品、糖和小麦。

粮食价格的上涨有可能会重演世界在2006年和2008年所经历的危机。此外,还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就是即期出现的食品价格上涨危机,同时还伴随着能源价格上涨的危机,就像2006年和2007年发生的那样。

但是能源价格上涨的危机是否会导致2006年和2007年发生的情况?当时的部分国家,尤其是农产品生产国,转向了生产所谓的“生物燃料”,即以玉米等农产品为原料来生产绿色燃料,而这将进一步加剧粮食价格上涨的危机。

这场危机可能会变得更糟吗?

近期的证据表明,由于石油市场出现的连续上涨,食品价格也至少将在中期内继续上涨,即从现在开始的一年之内。需要指出的是,预计石油价格将在2022年上半年上升至每桶90美元,而且有部分预期认为,届时的石油价格将逼近每桶100美元。

如果油价持续高位的设想成为现实,那么这也将反映在全球范围内的粮食生产、运输和配送的诸多需求中。因此,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都将陷入困境,尤其是那些依赖进口保障其粮食安全的国家,然而,不幸的是,所有的阿拉伯国家都属于这一类型。

导致未来一段时间内食品成本上涨的另一项因素是运输成本的上升,原因是自新冠危机开始以来,运输和供应线路受到的阻碍。部分专家认为,与新冠疫情开始之前相比,当前的运输价格已经上涨了4至5倍。在过去,一个40英尺集装箱的运输成本约为2000美元,而现在,其运输成本已经超过10000美元。

毫无疑问,运费的上涨将极大地影响粮食价格,此外还会影响发展中国家及最不发达国家的战略库存安全。

对阿拉伯国家的影响

在过去几十年内,任何熟悉阿拉伯世界粮食状况的人都不会忘记“粮食缺口”这个话题,尽管各项研究与会议都表明这种状况对阿拉伯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根据2020年阿拉伯统一经济报告发布的数据,阿拉伯世界内的粮食缺口已经达到了336亿美元。报告还指出,在过去的20年内,该地区的粮食缺口结构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其中,谷物占60.1%,糖占9.3%,油脂占3.8%。

总体而言,阿拉伯世界的农业贸易存在逆差。在2018年,阿拉伯农产品出口总额达298亿美元,农产品进口总额达919亿美元,当年的农产品贸易逆差达到了623亿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在2006年和2007年经历的全球粮食危机期间,海湾国家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纷纷宣布有意投资苏丹的农业领域,因为该国的农业潜力巨大,但是这些宣言——无论是否已经取得了某些成果,并没有改变阿拉伯世界内农业和粮食短缺的现实,而更糟糕的是,苏丹本身也已经开始进口小麦和面粉。

世界范围内浪费粮食的百分比相当于粮食总产量的17% (盖帝图像)

全球及阿拉伯世界的未来

当今的国际舞台正处于大国之间——尤其是中美之间——无声冲突的状态,粮食问题及其构成的挑战可能并非这些大国议程上的优先事项,因为它们都能够保障自身的粮食需求,但是农业生产的成本会出现上升,进而导致通货膨胀率的上升。

这些大国存在着共同的利益,这可能有助于减轻粮食的供应成本,例如通过提供更多的集装箱和运输船来降低运输成本,从而使食物和其他物品能以低于当前运输成本的价格完成运输。

如果全世界仍在遭受新冠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由于贫困人口数量的增加以及承受饥饿和缺乏食物的人数的增加,高粮价情景的出现将会威胁到联合国减少饥饿或营养不良人数的目标。

而阿拉伯世界仍将像往常一样,不会在地区层面上采取任何可以反映阿拉伯国家之间相互依存状态的行动,相反,每个国家都会以自己的方式行事,而它们都将付出高昂的代价以满足自身的粮食需求.

阿拉伯产油国可能拥有财力承担这项成本,但阿拉伯的非产油国家则将在其国际收支中体现出这场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此外还会出现高通胀率、贫困率上升等情况。

回归合作制度

可以缓解世界和阿拉伯地区高粮价危机的机制之一,就是激活合作制度,包括消费者或生产者这两大层面。在合作制度之下,可以通过国际和地区等不同水平的团购方式来降低生产必需品的价格,甚至在村庄等最小的地理区域内亦是如此。另外,消费者的状况也同样如此。

美国和欧盟所面临的危机可能较轻,因为它们为其农业部门以及有助于应对这些危机的社会保护体系提供了切实的支持。而阿拉伯国家大多取消了针对农业部门的补贴,甚至采取了几乎完全取消补贴的政策,并且忽视合作部门,因此,它们将经历更为困难的形势。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