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为何失败?拜登应当怎么做?

作者说,尽管特朗普进行了贸易战,但北京的做法并未改变 (盖帝图像)
作者说,尽管特朗普进行了贸易战,但北京的做法并未改变 (盖帝图像)

美国总统拜登可以避免过去唐纳德·特朗普在与中国打交道时犯下的错误,他应当制定有效政策,确保两国关系顺利运转并实现共同利益。

西蒙·李斯特在美国《国家利益》发表报告称,特朗普曾奉行大胆的商业战略,征收关税,重新谈判贸易协定,指责其他国家剥削美国。

在贸易领域,特朗普言行上都瞄准了中国。但是,四年任职结束后,中国的贸易行为几乎没有改变,这引发了人们对美国贸易政策当前成果的质疑:特朗普的贸易战略为何失败?拜登政府应该怎么做?

特朗普政府应对中国贸易行为所做的努力开始于调查,然后转变为关税,中国做出回应,征收了报复性关税,然后特朗普政府施加更多关税,最后一项贸易协议达成。

但是,成就尚不清楚,附加关税和秘密报复性措施仍然存在。西蒙·李斯特说,中国市场只有两个领域完全开放,对北京的出口达不到预期。

由于新冠病毒,世界各地的经济状况恶化、贸易往来放缓,但是在这场危机之前,美国贸易政策的失败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尽管付出了努力,但特朗普政府为何仅取得少许成就,特别是在中国方面?

特朗普政府做了什么?

西蒙·李斯特说,特朗普政府认为,它可以自己解决“中国问题”,而不是像奥巴马政府一样与其他国家协调努力、审查世界贸易组织或其他一些多边论坛,而是根据国内法对中国做出单方面决定并征收关税。

但是,美国政府认真对待中国(欧盟、加拿大或任何其他国家)对不正当贸易行为的反对,在中立论坛上对此提出异议的方法已不再适用。

就像特朗普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所做的那样,在商业案件中担任律师和法官的角色是不可靠的。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欧盟或加拿大)正在违反贸易义务或有不公平行为。但是,西蒙·李斯特表示,仅通过查看一个当事方的法律摘要就无法解决该问题。

特朗普政府认为,它可以单独解决中国问题,而不是与其他国家协调努力(路透)

事实上,单方面决定可能适得其反,所需的改革变得不可能,从而难以使违法方在政治上做出改变。

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可能会争辩说,过去的政府已经采取了失败的多边方法,或者声称这些政府对中国“未采取任何有效行动”。但是历史却又讲了一个更微妙的故事:自2001年以来,中国一直是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因此只有两个政府关注到这一点。

布什政府的应对方法

首先,布什政府是第一个将中国视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与之打交道的政府。在承担履行义务的压力前,北京当前正处于(过渡)豁免期。

但是到豁免期届满时,美国全神贯注于“反恐战争”,无法给予中国应有的关注。西蒙·李斯特说,实际上,布什政府在中东的冒险活动需要北京的批准,因此布什的贸易团队无法收紧对中国的压力。

另一方面,布什政府(在豁免期结束后)对中国提起了世界贸易组织的一些案件,但其努力相对有限。因此,失败不单纯是布什政府采取了多边方案。

换句话说,当布什政府采取多边方式时,结果确实很好。但是,政府因其他问题而分心,未能在世界贸易组织提起的诉讼中给予中国贸易行为给予应有的重视。

奥巴马政府做了什么?

西蒙·李斯特说:当外交政策小组试图摆脱中东泥潭时,奥巴马政府拿着火炬,所谓的“亚洲焦点”是选择的外交政策“可能出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是这一努力的重点,奥巴马政府提出在太平洋国家之间建立贸易协议,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从而对中国施加经济压力。

最终,奥巴马政府与其他11个国家完成谈判。然而,不幸的是,这笔交易成为美国国内政治的受害者,国会左派反对整个进程的时候,共和党人不愿支持奥巴马政府。

总的来说,拜登政府目前要做的就是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此刻采取更有效的行动。

拜登政府应该做什么?

最初,拜登政府应考虑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做出的承诺,这些承诺范围广泛,有利于打开中国市场,还有些前景,可以用来补充新承诺。

这就要求拜登政府通过与盟国一起起诉北京并与它进行谈判减轻限制,将跟踪中国商业行为纳入议程。新政府将必须采取的一些具体步骤如下:

拜登政府应考虑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做出的承诺 (路透)

首先,拜登政府应退出美国与盟国的各种贸易战,专注于在中国问题上与它们合作。

第二,本届政府应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现行规定,共同努力对中国提起诉讼。这种方法在过去是成功的。如果政府重新将更多精力放在这里,与意见相同的政府更加紧密地和合作,这种方法可能会更有用。

第三,拜登政府还应寻求向中国施加压力,签署新承诺。例如,迫使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关于政府采购的协议,将更多的采购合同交给外国供应商。

通过这些努力,美国和其他各方可以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即中国在贸易体系中发挥根本作用必须做些什么。拜登政府还应继续向北京施加压力,要求其重组经济,使其更加面向市场,而私营公司和市场力量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西蒙·李斯特表示,这将在中国带来根本性的变化,但是北京政府即使愿意这样做,也将面临内部阻碍。但是,领先的民主市场经济体发出的清晰而统一的信息是完成这一议程的最有效方法。

关于解决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其他错误商业行为,过去失败的原因很明确,但是拜登政府可以根据需要采取可能成功的潜在战略。

来源 : 《国家利益》

相关文章

根据联合国24日发布的数据,美国抗击新冠疫情不力,再加上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外国公司2020年在美国的新投资下降了49%,而在过去的几十年内,美国一直占据着外国新增投资的榜首。

2021年1月28日

美国对中国互联网巨头施加一万亿美元制裁的威胁,抑制了这些引领新兴市场股票升至2007年以来历史新高的科技股的上升之势,而中国本身实施的严格审查,也进一步压低了这些科技股的市值。

2021年1月13日

专家们认为,美国对中国华为公司实施的禁令,体现了美国对失去其经济地位的恐惧,同时,这也体现了美国这个拥有谷歌、苹果、亚马逊等大型科技公司的技术大国,对中国渴望应对美国技术垄断的担忧。

2020年3月9日

分析人士认为,在过去的4年中,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从多条战线上发动了贸易战,特别是针对中国,旨在降低美国的贸易逆差,但是,他的这些政策却成效甚微,并且对全球的多元化经济产生了长期性的损伤。

2020年10月21日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