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美元问题:中美科技股紧张局势加剧

最近几天,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强化了一项行政禁令——禁止美国投资者向疑似具有中国军方背景的35家中资企业投资,中美关系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 (路透社)

美国对中国互联网巨头施加一万亿美元制裁的威胁,抑制了这些引领新兴市场股票升至2007年以来历史新高的科技股的上升之势,而中国本身实施的严格审查,也进一步压低了这些科技股的市值。

最近几天,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强化了一项行政禁令——禁止美国投资者向疑似具有中国军方背景的35家中资企业投资,中美关系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

来自华盛顿的消息人士上周透露,特朗普正考虑将市值合计1.3万亿美元的阿里巴巴集团与腾讯集团(全球第二大与第三大新兴市场股票,而且几乎所有的美国主要投资基金都持有其股份),列入这项禁令名单。

特朗普试图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内强化针对北京的强硬政策,而针对中国两家最具价值的企业,将是迄今为止针对中国公司所采取的最富戏剧性的一步。

高盛集团估计,美国投资者持有近1万亿美元的中国互联网和科技股,或者是拥有被称为“美国存托凭证”(ADRs)的美国上市公司,而华盛顿方面也一直在对此加以限制。

来自威廉·布莱尔投资管理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兼中国股票分析师维维安·林表示,“要撤消一万亿美元的投资(如果阿里巴巴和腾讯被撤消的话)意味着太多!”

她还补充称,“这将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这是在任何全球市场上都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瑞银集团(UBS)估计,在阿里巴巴高达6160亿美元的市值中,超过三分之一都是由美国投资者所持有的,而在腾讯高达350亿美元的市值中,有12%是由美国投资者所持有的。

这两家公司分别于2008年和2015年被纳入了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 Index),并且占到了7万亿美元总量中的11%。目前,中国公司在该指数总量中占到40%,而在10年前,这项比例仅为17%。

大规模摘牌

MSCI指数、标普道琼斯指数及富时罗素指数(FTSE Russell)等全球金融市场指数提供商以及纽约证券交易所,被迫对特朗普名单上的知名中国公司启动摘牌程序,以从相关指数中删除这些公司,其中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半导体巨头中芯国际(SMIC)。

维维安·林解释称,采取这些删除程序,引发了被动追踪指数的投资基金的抛售浪潮。

她还补充称,“一经摘牌,便难以转圜。”

虽然即将上任的美国总统乔·拜登可以撤销该这项禁令,但是来自瑞银的分析师认为,新一届美国政府可能也并不希望对中国表现出“软弱”的态度。

位于中国深圳的腾讯公司总部 (路透社)

拜登及其过渡团队均未对此事发表评论,但是,已经造成的数十亿美元的破坏,已经无法逆转或消除。

中国投资者已经大举购买了部分减持的股票,但是,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也很难以吸收一切。

高盛集团预计,如果追踪MSCI主要全球、新兴市场或亚洲指数的每一只国际基金,需要抛售的280亿美元股票就需要清算被其视为风险的42家中国企业的股份,但这并不包括腾讯或阿里巴巴在内。

高盛及华尔街同业银行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也表示,将撤出他们已发行的多达500种在香港上市的与中国公司相关的结构性产品。

蚂蚁集团的问题

特朗普政府已经将腾讯集团和阿里巴巴的金融技术分支机构蚂蚁集团纳入了打击范围。

就在上周,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阿里巴巴的支付宝移动支付应用程序以及腾讯的微信支付和QQ钱包在美国进行交易,理由是担心它们可能被用来“追踪美国联邦政府雇员的位置”并建立“个人信息档案”。

对此,中国外交部表示,这是美方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无理打压外国企业的霸凌、霸道、霸权行径。

腾讯和阿里巴巴均拒绝对此置评。

在去年11月初,蚂蚁集团高达370亿美元的公开募股意外中止,引发了投资者的不安。

拥有蚂蚁集团近三分之一股份的阿里巴巴,自首次公开募股意外中断、监管机构将其商业模式归零以来,其市值已经缩水了四分之一以上,但是,该公司仍是全球估值最高的十大公司之一,其当前的市值仍超过6000亿美元。

部分基金经理认为,中方采取的行动是明智的,因为作为主要的在线贷方,蚂蚁集团缺乏足够的资本缓冲。但是其他部分基金经理——包括英杰华投资公司全球新兴市场股票负责人阿利斯泰尔·韦,则对此感到担忧。

阿利斯泰尔表示,“我们因中国的监管环境及其减少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型电子商务公司的竞争优势的意愿而倍感紧张”。

“从总体上而言,我们一直在减少针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投资。”

阿伯丁标准投资公司高级投资经理尼克·罗宾逊也无法确定应当采取怎样的立场。

“目前似乎不太可能将阿里巴巴和腾讯列入黑名单,但是到目前为止,押注于降级仍是未必正确的选择。”

“那么这会发生吗?当然可能。而且,如果的确发生了,那将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来源 : 路透社

相关文章

有关对中国实施制裁所持立场以及是否会采取与前总统类似政策问题,乔·拜登对此发表评论称,华盛顿的外交政策中不可能对中国实施制裁。

Published On 2020年11月25日

自从吉米·卡特执政时期和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以来,美国就一直试图实现能源独立。但是接连不断的石油危机、油价动荡以及全球向清洁能源过渡表明,华盛顿将永远无法仅依靠化石能源来实现真正的能源独立。

Published On 2020年12月30日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