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分离:美国设计与中国制造的时代会结束吗?

要脱离中国经济,就必须对很大一部分的全球生产彻底进行重组 (盖帝图像)
要脱离中国经济,就必须对很大一部分的全球生产彻底进行重组 (盖帝图像)

在中美冲突愈发明显的背景下,爆发一场新经济战争的可能性也已成为全球讨论的焦点。但是,当前这场冲突的经济背景与“铁幕时代”截然不同——美国与苏联在当时制造了一种相互竞争的全球化,从而将世界划分为不同的经济版块。

英国《卫报》发表了伊莎贝拉·韦伯的一篇文章,文章认为,作为分歧的双方——被视为全球工厂的中国与被视为全球科技总部的美国,双方相互联系,而过去认为这种经济联系能够阻止双方发生政治冲突的希望,也已经宣告破灭。

恰恰相反,深度的经济融合增加了这种风险,全球经济的核心正面临着崩溃的威胁。

在全球经济体系之下,每部iPhone手机的背面都写有“加利福尼亚设计、中国制造”的字样,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其竞选活动中承诺,要结束这样的情况并将就业带回美国国内。

另一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宣布将结束对中国的依赖,而另一位候选人乔·拜登则试图超越特朗普,并承诺实现“美国制造”的未来。

中国通过大规模建设基础设施来维护其制造基地的地位 (盖帝图像)

开启经济内循环

另一方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经济“内循环”将成为中国新的经济战略,这项战略有望更多地侧重于国内领域,而不是依赖世界的其他地区,但是,这种政策的其中一部分内容表明,通往中国的大门仍然是敞开的。

习近平致信外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向其保证中国仍然拥有良好的商业环境。此外,中国政府宣布了将海南岛打造为大型自由贸易港口的计划,并且以国际基金管理者无法预料的方式开放了国内的金融和保险市场。

中国已经作好了准备迎接这场中美争端,中国还强调,将致力于在食品和技术等重要领域实现独立。当我们使用“脱离”这个词语时,似乎感觉要割裂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但事实并非如此。

2012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向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询问在美国制造整部iPhone的可能性,但是乔布斯却排除了这种假设,可见,要实现这种设想仍然存在许多困难。

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中国政府机构、本地业务合作伙伴和跨国公司已在中国建立了大量的供应链,中国通过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来维护其制造基地的地位,而这些产业吸引了国内约3亿农民工。

想要脱离中国,就必须对很大一部分的全球生产彻底进行重组,在贸易战的影响下,中国在全球计算机和平板电脑供应链中的份额(受到影响最为严重的部门)已经缩水了4个百分点。

尽管如此,在该领域内,中国占全球出口的比重仍然高达45%,而在全球电话出口中占到54%,而在家具、衣服和家用电器的领域内,这项比例分别为34%、28%和42%。

作者伊莎贝拉指出,外国公司将其生产从中国撤出并非易事,以富士康为例,虽然该公司已将部分生产转移至越南和印度,但它仍然不得不将近70%的生产留在中国。哪怕有独特的能力支持,转移主要的生产设施仍然需要时间。

富士康公司已将部分生产转移至越南和印度,但其中近70%的生产设施仍然保留在中国 (欧洲通讯社)

经济分离

世界仍然将依赖中国的生产基础设施,而中国的这些设施也无法放弃外国技术,在计算机芯片的生产中,中国仍然落后于行业领导者,并且仍然与美国的知识产权联系在一起,因此,美国最近对华为公司实施的制裁——使华为公司无法购买美国制造的芯片,等同于对中国这家最成功的科技公司宣判“死刑”。

与此相关的是,中国研究人员与官员越来越担心爆发一场全面的金融战争。

中国前央行顾问、著名经济学家余永定对中国依赖美元体系发出警告,认为一旦制裁导致中资银行关闭,那么这些银行将受到严重的损失。

此外,美国还可以将中国资产没收至海外,而这种金融制裁可能会在全球生产体系面临危险时引发报复性的危险循环。

作者伊莎贝拉对此解释称,俄罗斯曾经采用的“休克疗法”,就是一种暴力经验并导致了工业化程度的迅速下降。但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避免了俄罗斯式的“休克疗法”,并且希望美中关系仍然可以避免受到巨大的冲击。

从新冠疫情到气候变化,全球面临的种种挑战仍在升级,而应对这些挑战则需要中美之间的合作。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之后,可能会为全球经济中心的关系提供新的谈判机会,此外,制定切实可行的和解战略,是双方都应完成的紧迫任务。

来源 : 英国媒体

相关文章

在近40年前,美国和欧洲大部分国家曾面临非常危险的通货膨胀率。而在过去的10年中,大西洋两岸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价格的下跌,但是,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各国央行和政府的过度支出导致了一种预期,即变革正在发生。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