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反弹:表层之下的风险

由于新冠疫情的打击,中国2020年第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6.8% (路透)
由于新冠疫情的打击,中国2020年第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6.8% (路透)

对于设立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的TroubleMaker公司而言,新冠病毒疫情尤其具有破坏性。

该公司通常是希望推出的产品构建原型的海外初创团队的孵化中心,在过去的4年中,已为多达2000人提供了协作和创建的空间。这个所谓的“创客中心”位于深圳的华强北地区,那里满是是商店与摊位,几乎能够提供所有你能想象到的电子部件。

但是,国际供应链的中断、海外需求的崩溃以及签证的限制,导致大多数境外客户无法返回中国的情况,从而使TroubleMaker的活动几乎陷入停滞。该公司所遭遇的困境反映了近几个月来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所经历的衰退。

TroubleMaker首席执行官汉克·沃纳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基本上,目前我们正在招募的新客户,是可以一对一进行处理的公司,并且确定我们可以为之提供服务。”

通常情况下,会有数十个客户同时占用TroubleMaker的工作室。但是现在,这些限制意味着只有极少数的员工,以及充满希望的技术人才正在寻求下一个重要目标。

未来还会收到更多的坏消息吗?

中国将在本周四发布数据,以公布其经济在第二季度的表现。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同比下降了6.8%,这是自1992年以来中国经济首次出现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收缩,如果第二季度再次出现负数,那么这将正式标志着中国经济出现数十年来的首次衰退。

大多数分析人士预测,由于境内外封锁措施的放松,以及工厂、港口、商店和饭店活动的逐渐恢复,中国经济在今年4月至6月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反弹。但是,由于国内消费仍然低迷,出口未能恢复到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水平,因此,预计反弹力度将会很弱。

分析人士认为,政府现在采取的刺激增长的措施,可能会在未来几年给经济造成更深层次的结构性伤痕。路透社的经济学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在第二季度的GDP增速均值预计为2.5%。而彭博社在上个月发布的一项民意测验,则预测该增速为1.5%,这些预测表明,人们的期望值很高,但是其中存在的不确定性也相对较高。

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银行的分析师则得出了更为悲观的数据——预测增长值为1.2%。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发给半岛电视台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尽管各部门复苏的步伐仍不均衡,但是中国经济已在今年4月和5月逐步复苏。”

目前,中国在多个方面都面临困难。在国内,由于限制的放松,居民对消费品的需求在本季度的确有所增长,但是在包括北京在内的某些地区,由于新冠疫情的反复,使部分消费者保持警惕。年初以来的失业和减薪浪潮,也降低了消费者的消费能力,近年来,地方政府已越来越多地转向刺激消费的方式以促进增长。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国内需求随着限制措施的放松而有所回升,但是,全球范围内的需求疲软以及地缘政治中的不利因素,仍将困扰本国经济 (路透)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疫情爆发所产生的)最大影响在于需求方面,特别是通过消费而实现的需求。”

成都西南财经大学在今年7月初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接受调查的5000名消费者中,有52%的消费者表示5月份的消费将少于3月份。

佩蒂斯指出,“今年的家庭收入将低于去年,部分原因是许多人的失业,以及就业者的收入减少”,与此同时,国外也同样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对于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贸易伙伴内,由于取消了许多遏制新冠病毒的限制措施,而导致感染人数出现猛增。分析人士认为,这些国家对中国出口商品的需求在不久的将来仍然处于疲软的状态。

根据6月初发布的中国海关数据,与去年同期相比,中国的出口量下降了3.3%,进口量更是惊人地下降了16.7%,这是2016年初以来出现的最大跌幅。

荷兰安智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埃瑞斯·彭(Iris Pang)表示,“经济的痛点在于小型生产商,它们通常为小型出口商而生产”,“预计这两个群体都将面临更多倒闭的风险。即使中国人民银行为中小企业设立了富有创新性的再贷款计划,但是,在看不到订单的情况下,他们可能并不愿意再进行贷款。”

贸易战恶化

上述这些情况发生的背景,是中国、美国及其他贸易伙伴之间的政治紧张局势的不化恶化。香港的局势进展导致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撤销了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作为对中国的报复性措施。

与此同时,作为中国科技巨头之一的电信设备商华为公司,也被美国和英国等主要市场排除在5G移动网络的建设之外,而美国的其他盟友也可能将被迫效仿。为了刺激经济增长至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速度,中国政府再次采取了传统的模式:在基础设施和其他大型项目建设上投入大量的资金。

佩蒂斯指出,“问题在于,目前政府所采取的大多数措施,主要都集中在供给侧——包括为企业减税、放松银行信贷、加强基础设施和物流建设,而很少放在需求方面。”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7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经济会议上发表声明称,如果政府能够采取财政支持措施以及基础设施支出政策,那么“企业将能够度过这个艰难的时期”。

来自Enodo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戴安娜·乔伊莱娃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政府很难让陷入困境的消费者花钱,尤其是中高收入城市内的居民。但是,政府决心采取一切措施稳定经济和就业。因此,它再次采取了传统的债务推动式、投资主导型的增长方式”。

根据李克强总理的说法,今后的重点将放在消除经商障碍之上,并创造一个“以市场为导向、以法律为基础的国际营商环境”。

在中国的西部地区,发展基础设施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其中的部分目的是减轻失业农民工的担忧,他们在今年早些时候失去城市内的工作后,被迫返回自己的家乡。李克强总理在今年7月第一周访问贵州省时,强调了创造就业机会对地方政府的重要性。

全面实现农村脱贫

中国政府正在尽一切努力,以实现在2020年底实现农村地区全面脱贫的重要目标。在今年6月中旬,中国国家统计局证实,超过40%的人口每月的生活费约为140美元,但是采取的所有措施都可能存在长期的风险。

实现农村地区的全面脱贫仍是中国的当务之急,但是采取的任何措施都可能存在长期的风险 (路透)

刺激措施所产生的结果之一,就是中国股市的上涨,新的投资者不断涌入市场,寄希望于经济的强势复苏。目前,上证综合指数已经从今年3月份的低点上涨了28%以上。

对股市的兴趣增加,导致股市上加杠杆的情况增加。中国证监会被迫要求250多家无牌交易者提供保证金以继续参与交易。类似的情况曾导致2014年至2015年之间资产价格出现暴涨,然后再暴跌。

与此同时,今年6月,银行贷款增加了13.2%,这被视为经济进一步复苏的迹象。但是,这些额外债务的可持续性也引发了人们的疑问。

债务的增加

惠誉评级机构在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预计,政府综合债务总额将从去年的占GDP的4.9%增至今年的11.2%,这就表明,“财政的恶化程度超过了政府赤字数据”。

今年7月初,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敦促银行业和金融机构收紧相关措施,以防出现河北和山西等省内发生的一系列银行挤兑事件,以及其他省份内投资机构所存在的问题。

佩蒂斯所存在的一个担忧是,中国债务与GDP比率的持续增长(目前可能保持在279%左右),他认为这最终会导致某种问题。“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保有如此之高的比率而不会以危机为结束,我认为,这在中国也极不可能发生,或者将出现长期的停滞,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会更大”,“一旦债务不再增加,那么增长率将会急剧下降,并且将出现长期的下降。”

但是,即使是在所有这些挑战之前,部分企业家仍在寻求扩张的机会,利用中国长期以来的增长承诺,并寄希望于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

在整个疫情爆发期间,深圳HAX初创加速器的常务董事邓肯·特纳大部分时间都滞留在香港,他表示,他的公司跟TroubleMaker一样,将被迫从面对面计划转向更为虚拟的商业模式。但是尽管如此,他仍在寻找服务需求。特纳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我们通常每年会投资近36个初创团队,实际上,我们已经在第一季度做了很多工作,这意味着,到今年年底,我们将最终投资近30支团队。”

特纳指出,任何与数字健康、育儿、教育、自动化、远程办公、非接触式交付服务相关的业务,都会引起初创企业的极大兴趣。特纳指出,关键在于速度,并且要适应这种迅速变化的环境。

随着全球经济以几个月前无法预料的方式发生转变,中国也不得不接受并适应这种快速的变化。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鉴于新冠大流行的影响,全球经济快速复苏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特别是主要金融机构和专家预测会出现重大累计损失,与此同时,在世界近8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中开始出现不平等现象。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