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改变GDP的概念了吗?

“国内生产总值”是指一国在给定时间内生产的所有商品及服务的货币价值[盖蒂图像]
“国内生产总值”是指一国在给定时间内生产的所有商品及服务的货币价值[盖蒂图像]

数十年来,“国内生产总值”(GDP)一直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经济指标,但是,这项指标在衡量世界各国经济发展与其人民福祉方面却存在重大的漏洞。

作者泰瑞沙·罗米洛在西班牙网站上发表的报告中指出,作为一项世界性的经济指标,“国内生产总值”似乎已经获得了某种“神圣”地位,并在各类政治演讲、新闻报道和专业机构报告中反复被提及,而现在,我们却需要对我们常常忽视的方面进行全面审查,尤其是在关系人们生活质量与幸福的方面。

“国内生产总值”这个经济学概念出现的背景与我们今天所生活的经济条件截然不同,如果说这个在80多年前出现的概念对衡量像美国经济这样的工业经济仍然有用,那么,它在衡量发展中国家经济的时候就未必奏效了。

什么是GDP?

“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定义是一个国家在特定时期内生产的所有商品与服务的总货币价值,这个期限一般来说是一年,最常用的计算GDP的方法是:个人消费、投资、公共支出的价值总和,再加上该国进出口贸易之间的差额。

从GDP这个经济指标中还衍生出了其他的经济指标,例如名义GDP和实际GDP,这些指标为我们提供了更为准确的数据,进而又引出了有关GDP的其他问题。

在1934年的美国,时任美国国家经济研究院专家的西蒙·库兹涅茨提出,以“国民收入”的公式来计算1929年危机所造成的损失。

在1944年召开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之后,“国内生产总值”成为了统一的全球经济指标。但是,直至1991年,美国仍然依赖“国民生产总值”(GNP)这项指标来衡量其经济。

“国内生产总值”这个概念所存在的问题之一,是它仅仅考虑具有货币价值的事物 [路透社]

个人福祉

“国内生产总值”这个概念中存在的最突出的问题是,它只考虑具有货币价值的事物,即可以买卖的东西,而忽略了人类生活中一些更为重要的事情,例如身体健康、职业稳定、平等以及对官方机构的信心。

因此,“国内生产总值”主要考虑的是生产与消费两方面,而无视其社会及环境成本,无视其生产产品的质量或财富分配的方式,这也是产生大多数问题的原因所在。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旦人们变得更为团结和慷慨,该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反而会出现下降。例如,如果一个人自己剪头发、自己修车或为其熟人提供了这些服务,那么,他相当于剥夺了该国实现更高增长率的可能。

并不准确的指标

作者泰瑞沙指出,必须不时调整GDP的统计数据以适应经济变化,但这同时也会导致一些奇怪的情况,例如,在2014年,尼日利亚的GDP在经过统计数据调整后,达到了5090亿美元,相当于在一天之内增长了90%。

在2014年,欧洲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西班牙的GDP增长了0.87%,英国的GDP增长了0.7%,这些情况的出现源于以下事实:这些国家作为欧盟成员国应当遵守欧盟法规,并根据要求将部分非法活动也纳入国内生产总值的统计范畴。

这就让我们看到了部分未经记录的活动,因为这些活动是秘密进行的,目的是避税或是用于内部消费。但问题在于,我们很难了解这些活动的真实规模,因此这种规模经常被低估。此外,世界上的非正式活动要远远超过正式活动,据估计,这些非正式活动至少占到GDP的10%,而在部分发展中地区,这一数据甚至可能达到30%。

必须不时调整GDP统计数据以适应经济变化[盖蒂图像]

替代指标

鉴于国内生产总值这项指标所存在的问题,过去几十年来,人们提出了多种替代指标来分析国家的经济状况,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HDI),这项指数侧重于三大方面的基础变量:预期寿命、教育水平与生活质量,并兼顾人均国民生产总值。

而不丹王国则走得更远,它将幸福与可持续性纳入了考虑范围,得出了有效的可量化的幸福指数模型以追求国民幸福总值,这项数据增加了其他30项指标的考查,包括心理健康、善治、多样性、环境与文化适应力、社会健康与活力等。

尽管不丹在追求国民幸福总值方面为我们创造了历史,但是,这项幸福指数也并非没有问题,因为它基于强大的佛教伦理学,对幸福概念的解读也较为单一。

2011年提出的加拿大福利指数也同样如此,这项指数涉及八大领域:社会活力、时间利用、环境、文化和娱乐、民主参与、教育、居民健康和生活水平。

但与不丹不同的是,当局在建构这项指数之前,还曾咨询过加拿大人本身的意见。此外,新西兰也在2019年首次启动了一项福利预算,这笔预算将国家投资用于国民精神保健、支持土著社区、确保儿童福利、提高国民生产力并向可持续经济方向发展,以及维持社会服务。

爱尔兰方面则计划以新的指标来补充“国内生产总值”的发展衡量体系,而这主要体现在可调整的国民总收入。在2015年,爱尔兰国内生产总值上升26.5%,而这个数据对于这种发达经济而言是不可能的,这与原来预期的7.8%相距甚远。

这项指数的扭曲源于爱尔兰政府慷慨的免税政策,这些政策吸引了众多跨国公司的巨额投资。

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侧重于三大方面:预期寿命、教育水平与生活质量 [路透社]

超越GDP之处

如果我们把重点放在每个指标的不同之处,那么我们会发现,各国在其排名中的位置亦有不同。在2018年,乌拉圭在国内生产总值最高的国家列表中排名第79位,但是在2019年的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中占第57位,而在2016年和2018年,在全球幸福感排名中占到第26位。

另一方面,作为全球GDP领先国,美国在人类发展指数与幸福指数排名中分别为第15位和第18位。

随着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持续增长,其国内的贫富差距与自杀率均不断上升,并且在过去10年来,美国人的紧张、焦虑和愤怒情绪出现了急剧上升,但是,如果我们仅仅将数据分析限定于国内生产总值之上,我们会感觉一切似乎都得很好。

上述的经济指数只是近年来为克服“国内生产总值”中存在的限制而提出的众多工具中的一部分。尽管这些指数也都存在不同的问题,但是,它们却拥有一个共同点,即将社会、经济和环境福祉放在首位。

来源 : 西班牙媒体

相关文章

鉴于新冠大流行的影响,全球经济快速复苏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特别是主要金融机构和专家预测会出现重大累计损失,与此同时,在世界近8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中开始出现不平等现象。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