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还是经济?新冠危机与全面封闭之下最为复杂的等式

各国要想在新冠危机之后成功地重新开放经济,就必须在今年下半年控制住这场疫情[盖蒂图片社]
各国要想在新冠危机之后成功地重新开放经济,就必须在今年下半年控制住这场疫情[盖蒂图片社]
发展战略专家:赛义德·艾哈迈德·艾卜哈
 
自2019年12月下旬武汉确诊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以来,这场疫情已经对全球经济的核心构成了打击,疫情震中先是传至欧洲,然后再转移至美国。
 
在没有任何有效的疫苗或药物来治疗这种病毒感染的情况下,大多数国家只能选择对国内公民实施全面封闭措施,而其整体经济也因此几乎陷入停顿,目前,决策者们面对的是一个难以实现选择的等式:健康还是经济?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的全球经济趋势表明,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为2.9%,其中部分国家(例如中国可能达到6.1%)的增长率会较高,而大多数工业化国家的将实现较为适中的增长率,然而,新冠疫情的到来却使这些预估发生了变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20年4月中旬发布的一份有关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报告显示,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呈-3%,然后在2021年恢复至5.8%,但前提是我们在今年下半年能够控制住这场疫情。那么,如果我们仍然无法控制这种病毒的话,会怎么样呢?
 
经济能坚持的程度
 
新冠疫情危机揭示了全球经济体系的结构失衡以及全球化进程中的脆弱性,这是那些鼓吹文明冲突或历史终结的人们所不断宣扬的理念,在当前的危机面前,经济学上的理论就被弃置一旁,因为全球的供应水平受到了冲击,而刺激有效需求的所有努力也随之产生。但是这种努力的影响程度有限,因为经济的大规模封闭必将导致供应的局限,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特朗普及其他的西方国家领导人急于制定开放经济活动的计划,哪怕只是部分的。
 
美国经济将在2020年经历-5.9%的历史性下降,而欧元区国家的情况也并不乐观,今年其生产总量将出现-7.5%的增长。
 
迄今为止,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之下,美国已经登记了2200万失业者,这使得该国开放经济时所需的干预规模变得更为复杂,尽管美国已批准向经济和卫生系统投入3万亿美元,其中4840亿将用于支持小型企业、承包商与工资网。
 
欧洲各国也采取了类似的举措,其中,该国为支持法国航空公司提供了110亿美元,但是该公司在次日便宣布以自愿离职的方式解雇大量员工的计划。
 
下一个问题是新冠危机造成的社会苦难的程度,以及因之而出现的社会冲击,还有因消费者购买力下降而给市场需求造成的负面影响。
 
主导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导致了股票和债券市场的动荡,原材料和商品市场也未能幸免,这是由于封闭措施导致全球经济轨迹突然受阻,市场参与者因此无法预计价格的走向。
 

大多数国家只能对其公民实施全面的封锁措施,这也导致其经济几乎完全停滞[半岛电视台]
 
“欧佩克加”联盟(欧佩克国家及以俄罗斯为首的非欧佩克生产国)未能就生产上限达成协议,石油市场因此产生的动荡也成为让市场不放心的因素之一,将在6月交割的美国得克萨斯原油期货价格在历史上首次跌至负35美元/桶,随后稍微恢复至15美元/桶。
 
总之,预计中东原油价格将保持在40美元/桶的水平之下直至2023年底,与2019年的平均价格61.4美元/桶相比,下降了30%。
 
显然,全球经济已经无法再承受封闭的状态,世界粮食计划署也因此发出警报称,预计将有2.65亿人口将因封闭措施而受到粮食供应短缺的影响,但是在供应受到的深度冲击之下,主导开放经济之路将变得更为复杂。
 
这条道路可能无法摆脱社会需求的爆炸式增长,这反过来又将导致工业化国家的公共财政缺口进一步扩大,而弥合这些缺口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

率先复苏经济
 
这些国家能否在新冠危机之后成功地开放经济,将取决于我们能否在今年下半年控制住新冠疫情,这种乐观想法的产生是因为部分处于疫情震中的国家已经开始看到曙光,这预示着他们即将取得对局面的控制,此外,部分国家还宣布已经开始为研制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而进行临床试验。
 
无论西方对中国在处理新冠危机的过程中存在任何质疑,但是所有人都承认的一点是,中国清楚如何限制新冠危机对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尽管如此,中国在2020年可能也只会实现1.2%的增长率,而不是危机爆发之前所预测的6%的增长率。
 
中国已经成功地重新开放经济,并引导其大部分工厂生产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卫生用品,例如口罩、病毒检测设备与呼吸机,预计明年中国将实现9.2%的经济增长率。此外,占到全球出口总量26%的欧洲经济,也有望在美国(占到全球出口总量的11%)之前恢复,因为许多欧洲国家并未实施全面的封闭措施,而其他部分国家也已经于美国之前采取了部分开放经济的措施。
 
该地区的就业市场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与美国的就业市场相比,它更为灵活,继而更富有就业机会中所寻求的安全性。
 
预计运输业、食品工业、旅游业和服务业将以更快的速度复苏,而在全球需求崩溃、融资困难及市场不确定性的影响下,预计房地产业、飞机制造业、汽车工业和原材料市场等基本领域仍将处于这场风暴的中心。
 

全球金融市场上的不确定性导致了股票和债券市场的动荡,同时,材料与商品市场也未能幸免[盖蒂图片社]
 
阿拉伯国家的未来
 
尽管埃及面临着巨大的外债压力(2020年的债务金额预计为200亿美元),但是该国今年仍有希望实现2%的经济增长,除埃及之外,没有任何阿拉伯国家能够在2020年的经济衰退中幸免。
 
在危机的影响之下,最为糟糕的结果将出现在黎巴嫩——预计其经济将出现高达-12%的萎缩,影响因素包括政治上的障碍、海外侨汇的崩溃及外国投资的减少,这导致黎巴嫩里拉兑美元的汇率出现了史无前例的暴跌——与去年同期1美元兑1500里拉的水平相比,目前1美元能兑4200里拉。
 
阿尔及利亚所受到的负面影响将排名第二,预计其经济也将出现-5.2%的萎缩,这将加速阿尔及利亚在2019年底价值53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的枯竭。

石油价格的崩溃(-30%)与天然气价格的崩溃(-38%)加深了危机带来的社会动荡。通常而言,石油价格会在危机对海湾国家的影响中至关重要,然而,与黎巴嫩、阿尔及利亚或摩洛哥相比,海湾国家的经济萎缩的比例并不那么令人担忧。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苦难
 
从总体而言,发展中国家所处的情况似乎更为复杂,并且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出现多场次危机的可能性存在预警,因为这些地区的机构非常脆弱,其卫生系统极为原始,基础设施及物资能力薄弱,不排除该地区成为疫情爆发的震中并出现局面失控的可能性,这将导致社会与经济的动荡,破坏稳定并加速当地国家的失败。
 
选择经济还是健康?
 
世界各国领导人——特别是工业化国家的领导人,很可能在人类历史上首次面临着一个难以实现的平衡等式:是为了实现经济利益而选择开放,哪怕是逐步的开放,以止住目前这种令人痛苦的失血——体现在丧失多年来所积累的繁荣与财富;还是为了公民的健康,在缺乏疫苗的情况下对他们进行全面的病毒检疫。
 
这种复杂的局面可以解释部分国家的领导人为何在采取决定时不愿承担这种无法控制后果的责任,但是,采取渐进式的经济开放战略则有可能成为他们的政治救生圈,同时必须严格监控经济与健康两个层面,以便在新一轮疫情出现的情况下牢牢掌握主动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