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经济规则:石油价格战造成的后果

接下来的6个月可能会对这场冲突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并迫使冲突双方接受协议[盖蒂图片社]
接下来的6个月可能会对这场冲突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并迫使冲突双方接受协议[盖蒂图片社]
阿卜杜勒-哈菲兹·萨维
 
沙特与俄罗斯在国际市场上的石油价格战中犯下的最大错误之一,是他们都认为自己拥有赢得博弈的关键,都认为自己掌握油价公式中的所有变量,毫无疑问,强大的生产能力和市场占有率是一个重要因素,但绝不是全部因素。
 
1929年世界经济经历的大萧条,是来自生产者的行为,即供应决定需求的原则,自那时起,经济理论的基础发生了变化,并转向反面,即承认需求决定供应的事实。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董事总经理克里斯塔琳娜·乔治亚宣布世界经济已经进入衰退期之后,石油生产和消费政策显然已经发生了改变,新冠肺炎疫情已成为世界经济复原公式中的独立变量,然后再是判断石油市场是否恢复了正常状态。
 
尽管对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危机进行了剖析,认为它与生产、消费、供求等经济层面相关,但是,这场危机也同样存在政治层面的背景。
 
俄罗斯认为,沙特的行为与美国利益相关,沙特呼吁降低石油产量正符合了美国页岩油企业的利益。而在低油价的打击下,这些企业遭受了巨大的损失,甚至陷入停产。俄罗斯认为,沙特打的是一场代理人战争。
 

俄罗斯认为,沙特呼吁降低石油产量正符合了美国页岩油企业的利益[路透社]
 
价格下跌
 
部分人期望油价能够稳定在每桶20美元的壁垒之上,但似乎这种期望已经变得非常渺茫。2020年3月30日的市场价格为布伦特原油23美元/桶,美国原油19.9美元/桶。
 
关于中国成功控制疫情的消息,未能刺激石油市场的价格,甚至无法使其稳定。如果说这场疫情已经在中国引起了衰退,那么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出现这种情况。美国通过许多跨国企业而从很大程度上控制着全球石油市场及石油市场内的各个投资领域,或者通过其内部的消费数据,或是战略石油储备余额(这些数据控制着石油价格的涨落)。
 
石油市场的价格战将是一场激烈的斗争,西亚经济社会组织最近在其网站上公布,在2020年1月至2020年3月中旬,石油价格下跌给阿拉伯地区造成的损失高达110亿美元,如果石油价格继续保持30美元/桶的低位运行,这就意味着该地区的产油国每天的损失将高达5.5亿美元。
 
俄罗斯财政部长安东·西卢安诺夫在2020年3月中旬宣布,由于国际市场上的油价下跌,俄罗斯2020年的预算将在石油出口收入上损失近390亿美元。毫无疑问,由于当前国际市场上的油价比2020年3月中旬更为低迷,俄罗斯的预算损失也将进一步增加。
 
艰难的条件
 
沙特与俄罗斯的官员都通过媒体谈到了重返“欧佩克加”及减产协议的可能性,但是双方都对这种回归提出了不可能实现的条件。其中,俄罗斯方面要求在与欧佩克签署的协议中,除沙特之外还必须有其他当事方的存在,俄罗斯希望通过这项要求来削弱沙特在欧佩克中的地位,并使欧佩克在未来成为俄罗斯手中的一张牌,而非一个对立的存在。
 
当沙特知道了俄罗斯的要求之后,沙特便坚持要求重回欧佩克与以俄罗斯为首的外部生产商之间在2020年3月之前保持的减产协议,并要求生产国进一步减少石油产量。
 
我们认为,这场冲突仍处于初始阶段,沙特和俄罗斯的损失尚未进入痛苦的阶段,但是,接下来的6个月可能会对这场冲突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有多个原因将把冲突双方推向达成协议的结果,其中包括:遭受的损失将超出其承受能力,此外,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俄罗斯与沙特都无法控制其他的生产国,这些国家届时将不得不无视俄罗斯或沙特的要求。
 
此外,在未来6个月内,可能找到治疗或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方案,这将会刺激经济活动,继而提高油价,但是油价也无法恢复到2020年3月之前的水平,而是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30美元/桶的低位运行,直至经济机构复苏,各项经济刺激计划取得成果,并能够弥补因新冠疫情而造成的损失。
 
届时,沙特和俄罗斯都只能接受有关产量的协议,并达到可以接受的价格,但这也为时已晚。
 

石油价格战中的冲突方只能寄希望于进口石油的发展中国家[盖蒂图片社]
 
选择有限
 
根据石油机构发布的数据,炼油厂的产能已无法吸收过剩的石油产量,此外,原油储备也已趋于饱和,无法吸收更多的石油。与此同时,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艾敏·纳赛尔却表示,阿美公司将自2020年4月1日起,每天向市场投放近1.23千万桶石油,较3月底增加了30万桶。
 
但这项措施除了让石油价格进一步下跌之外,并不会带来任何其他的作用,但是,坚持以更多的能源数量来占领市场份额的政策始终是有局限的,那么,沙特和俄罗斯究竟是在赌什么呢?
 
对于那些主要的石油进口国,它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战略石油储备,其存储的基础设施已无法再吸引更多的油量,因而它们无法成为沙特和俄罗斯押宝的对象。同样,那些在油价跌至30美元/桶时便急于购入石油的买家,在油价继续跌至25美元/桶时便感到损失惨重。
 
石油价格战中的冲突方只能寄希望于进口石油的发展中国家,而这些国家却存在两大问题,一是融资的问题,这些国家只有通过扩大的信贷额度才能进口大量的石油,而这将使其得到极长的还款宽限期。
 
第二个问题是,这些发展中国家储存石油的基础设施并不完善,即便是冲突双方为这些国家放宽了信贷条件,它们也没有能力接受大量的石油,因此,这个选项也存在很大的局限。
 
国际市场上的石油价格战,不仅是这些欠发达国家浪费其经济资源的行为,使情况更为糟糕的是,这场价格战的出现,正值全球经济极为困难的时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