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与债务危机:全球经济能否应对意大利从欧元区毁灭性退出的可能性?

BRUSSELS, BELGIUM - MARCH 10: European Union flags hang outside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Headquarters on March 10, 2017 in Brussels, Belgium. EU leaders have gathered for a two-day summit to discuss a number of issues including Great Britain's exit from the Union. (Photo by Carl Court/Getty Images)
意大利经济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就表现出极度的脆弱性,这使之可能受到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响(盖蒂图片社)
德斯蒙德·拉赫曼在美国杂志《国家利益》上发表的一篇报道中指出,在2012年的意大利主权债务危机中,欧洲前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通过其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无论采取什么政策,欧洲中央银行都尽力维护欧元的完整性”而挽救了欧元。
 
随着意大利成为世界上新冠疫情流行的中心,再次通过意大利主权债务危机测试欧元的持久性,似乎已经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为了维护意大利和全球经济的利益,我们希望欧洲在这一次能有政治意愿去尽一切努力挽救欧元,尽管这可能会产生极高的财务成本。
 
拉赫曼指出,意大利经济的脆弱性及其公共财政的脆弱与不良的银行体系(可追溯至新冠病毒传播之前),使我们认识到,意大利很容易遭受另一轮主权债务危机的冲击。
 
在经历了过去10年的衰退之后,意大利经济在2019年底再次进入衰退期。
 
与此同时,拉赫曼指出,意大利当前的公共债务占GDP比率达135%,甚至高于2012年的比率,而其银行预算也饱受坏账和意大利国债的负担。
 
拉赫曼补充称,“毫无疑问,这场疫情将严重破坏意大利的公共财政和银行体系,从而使意大利陷入战后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
 
拉赫曼继续说道,这将导致意大利的预算赤字激增,此外,银行体系中不良贷款率也将升高,届时会有更多的家庭和企业宣告破产。
 
undefined
在成为新冠疫情传播的中心后,意大利可能会是欧洲国家中经济受破坏最为严重的地区[路透社]
 
意大利受到的破坏最为严重
 
拉赫曼解释称,在成为新冠疫情传播的中心后,意大利可能会是欧洲国家中经济受破坏最为严重的地区。
 
与此同时,这份报道还指出,意大利仍处于欧元的限制之下,它也只有少量货币政策措施及金融政策措施可供采用,从而确认了意大利经济在2020年缩减至少10%的可能性,而这个因素又将引发外界对其公共财政的可持续性和银行体系的完整性的质疑。
 
拉赫曼认为,马里奥·德拉吉经常挂在嘴边的“无论采取什么政策“挽救了欧元,而欧洲中央银行不必向意大利支付任何资金,因为当时的市场对此认真以待。
 
但是,在当前国际金融市场陷入困境的情况下,在意大利经济和金融状况可能出现严重恶化的预期之下,市场不太可能未经测试就相信欧洲中央银行的声明,这可能需要意大利的欧洲合作伙伴筹集大量资金,以示他们原将意大利留在欧元区的承诺。
 
拉赫曼指出,可用来计算支持意大利所需的公共资金的一种方法是,参与一下过去10年来希腊共需要近3000亿美元的援助,才得以留在欧元区。
 
鉴于意大利的经济规模是希腊的10倍,因此意大利或将需要价值该金额10倍的援助才能继续留在欧元区。
 
undefined
意大利政府每年的公共债务约为4000亿美元[盖蒂图片社]
 
严重衰退
 
此外,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评估意大利可能需要的官方支持的规模,即在市场对该国失去信心的情况下,为其政府融资并支持其银行所需要的资金规模。
 
由于意大利政府每年约有4000亿美元的公共债务,并且正处于严重的经济衰退之下,其预算赤字可能超过2000亿美元,因此,它可能需要1.2万亿美元的资金,才能维持其财政平衡。
 
拉赫曼指出,意大利当前的银行系统估值约为4万亿美元,并至少需要1万亿美元,才能结束资本向境外转移的情况,并避免在严重衰退时期可能出现的不良贷款率的升高。
 
需要指出的是,德国在过去是欧元区的责任国,而它常常会对注入如此大规模的资金(正如意大利很快可能需要的资金规模)而感到迟疑。
 
拉赫曼表示,我们希望德国及意大利在北欧的其他伙伴,能够表现出比迄今为止更大的灵活性来支持意大利,而如果这种情况没有发生,那么,全球经济将不得不准备好应对意大利从欧元区的毁灭性退出。
来源 : 美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