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组织:苦等拜登的“救命稻草”

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世界贸易组织已经精疲力尽、威信尽失(盖蒂图像)
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世界贸易组织已经精疲力尽、威信尽失(盖蒂图像)

世界贸易组织(简称“世贸组织”)成立于1995年,旨在制定国际贸易规则以裁决国与国之间的争端。在成立之初,该组织强大而受欢迎,而且与大多数国际机构不同的是,它所拥有的争端解决机制被广泛使用。

作者法拉赫·斯托克曼在美国《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一篇报道中指出,世贸组织作出的裁决 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如果该组织的法官认为某个国家没有遵守规则,那么他们可以授权征收报复性关税,直至受害者的损失得到补偿。

即便是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总体上也会遵守由7名成员组成的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作出的裁决,此外,如果某个成员国的法律与世贸组织的条约相抵触,那么就应当废除这项法律。

世贸组织陷入瘫痪

作者斯托克曼指出,如今的世贸组织却已经精疲力尽、威信尽失。中国与美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正陷入一场贸易战并互相加征关税,从而违反了世贸组织的规则,此后,也不再会有任何人会担心激怒上诉机构,因为该机构原有的法官任期已经结束,而新的法官却迟迟未能任命,从而导致该机构的工作陷入停顿。

人们普遍认为,世贸组织的现状之所以恶化到这种程度,是由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采取的一系列决定,但是这种观点也并不完全正确。尽管特朗普为了不必遵守他不喜欢的决定而拒绝任命新法官,从而导致世贸组织的瘫痪,但事实上,世贸组织早在受到特朗普打压之前,便已经开始了恶化。

即使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决心帮助改革世贸组织,他也无法完全抹除特朗普留下的印迹,而真正的复原则需要从系统中找到主要的缺陷所在。

在上世纪90年代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之初,全球对自由市场的信仰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苏联刚刚解体,美国成为了当时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并真诚地相信自由资本主义能够改善世界各地的生活。

美国推动超过100个国家共同努力,以建立一个强大的国际机构,旨在消除国际贸易壁垒并保护投资者,较弱的国家同意了这项协议,因为从理论上讲,这意味着它们此后将不再受到强国的摆布。

世贸组织已经停止运作,因为原有的法官任期已经结束,而新的法官却迟迟未能任命 (盖帝图像)

破坏世贸组织

世贸组织的力量很快就成为了一个大问题,因为它能够废除各国国内阻碍“自由贸易”的法律与计划,此外,它还命令各国制定鼓励可再生能源的计划,以及保护劳工免于不公平的外国竞争的法律,似乎国际贸易比气候变化和工人权利的意义更为重大。

世贸组织不仅强大,而且雄心勃勃,它与之前的贸易组织——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不同,因为它致力于解决与传统贸易无关的一切问题,其中部分原因在于一些公司向其所在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从它们的利益出发,重新制定贸易规则。

投资银行在全球范围内推动解除财务管控,而制药公司则试图扩大其专利范围,从而导致发展中国家以可承受的价格获得仿制药的努力变得更为复杂。

作者斯托克曼指出,在纵容部分国家的不良行为之后,世贸组织的决策能力受到了怀疑。例如,部分国家以对外国生产商不公平为由,反对其他国家政府为本土制造的太阳能电池板提供生产补贴,而这些国家为支持其国内产业而提供大量的补贴却并不会引起世贸组织的重视。

世贸组织意识到这一点似乎已经太迟。现在,由于新冠疫情的蔓延和气候变化产生的危机,全球经济已经陷入瘫痪,世贸组织也处于绝望状态,只能等待着拜登的救赎。

危机解决方案

拜登政府应该会支持一些快速的解决方案,例如为该组织任命新的总干事,而且似乎所有人(除了特朗普之外)都喜欢来自尼日利亚的候选人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后者可能会成为第一位担任该职位的女性及非洲人,但是拜登不应急于填补上诉机构的职位空缺。

世界拥有一个历史性的机会来改变国际贸易规则的方向,并为各国提供更多空间来尝试解决气候变化和收入不平等等问题的方案,世界各国还可以利用融资来刺激经济,通过补贴对绿色能源进行战略性的投资,而这些就是拜登“实现更好的重建”计划所期望达到的目标。但是,该计划有可能在许多方面违反了世贸组织的规则。

因此,下一届美国政府应该利用这个时机,试图就造成当前局势的部分深层次的问题达成共识。

世界之所以逃避这些艰难的谈判如此之久,原因之一在于诉讼远比谈判轻松,现在,既然已经取消了这种选项,那么世贸组织的成员国也许能够达成一项协议,以满足当下的需求。

有迹象表明,拜登正打算这样做。而贾里德·伯恩斯坦——拜登的资深经济顾问之一,长期以来一直主张应修改全球贸易规则,以满足普通人的需求,而不仅仅是满足公司的需求。

来源 : 纽约时报

相关文章

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可能会变得无能为力,被称为世贸组织“最高法院”的世贸上诉机构,将因法官职位空缺而面临停摆,原因是美国以反对立场抵制任命新法官。

当地时间10月8日,世贸组织总理事会成员经两轮磋商后决定,将新任总干事的人选限定在两位女性候选人之间,即来自尼日利亚的候选人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与来自韩国的候选人俞明希。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