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佩克+”会议:“暗箱”中的不同声音

“欧佩克+”联盟将在1日召开会议,以决定是否将减产期限延长至2021年 (美国媒体)
“欧佩克+”联盟将在1日召开会议,以决定是否将减产期限延长至2021年 (美国媒体)

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谈判始终是一支战略舞蹈,但是,该联盟在周一(11月30日)召开的会议上,未能决定是否将石油减产期限延长至明年,从而使这支舞蹈的步伐显得比平常更为微妙。

目前预计将在12月1日正式宣布,是否会保持当前的减产措施,因为这一天是“欧佩克+”联盟为期两天的会议的最后一天。需要指出的是,该联盟包括欧佩克成员国及其以俄罗斯为首的其他盟国。

但是在成员国聚集开会之前,这个脆弱的联盟内部就显现了越来越多的不满迹象。

布鲁金斯学会能源安全与气候倡议主任萨曼莎·格罗斯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欧佩克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类似于暗箱的存在”,“我想他们就喜欢那样。我认为这是游戏的一部分。他们利用这一点来维护他们原有的优势,因此,他们将把自己笼罩在神秘之中直至明天。”

不过,这也并不神秘,因为新冠疫情削弱了全球原油需求,今年的油价已经承受了沉重的压力。

在今年早些时候油价出现暴跌之后,该联盟在今年4月达成了一项历史性的减产协议,同意将日产量削减770万桶,约占全球供应总量的8%。

作为原始协议的部分内容,这项减产措施将在明年1月份到期,届时,该联盟将把目标日产量提高190万桶。

但是,当时作出的预测现在看来,已经完全不合时宜了。

新一轮的新冠疫情正在席卷欧洲和美国,从而引发了更多的业务限制和封锁,并削弱了石油需求复苏的前景。瑞典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预计,如果“欧佩克+”按照原定计划在明年1月放开减产措施,那么到明年5月之时,全球石油市场将会出现2亿桶的新增盈余。

新冠病毒的限制和油价下跌的双重打击,使国家预算陷入困境,这些残酷的数据解释了为什么人们普遍认为,该联盟应该将减产措施延长至2021年第一季度。

分析师路易丝·迪克森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这不仅仅是在为石油市场做正确的决定。这对于他们的底线来说也是正确的,能够履行对公民的义务,能够让其所在的国家或地区保持良好的状态。

据报道,目前担任欧佩克轮值主席国的阿尔及利亚能源部长在30日表示,该联盟已达成共识,将把减产期限延长3个月。分析人士表示,这样的决定将有助于加强价格现状,而延长6个月的时间则将有助于消除过剩的库存,并有意义地提高价格。

但是细节上却透着邪恶。上周的油价由于新冠病毒疫苗出现利好消息而大幅上涨,使得30日的油价再次承压。明年 1月份交货的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下跌59美分,收于每桶47.59美元,而美国基准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价格也下跌19美分,收于每桶45.34美元。

俄罗斯波罗的海乌斯特-卢加港口上的石油管道 (路透社)

报道、玩家与豁免

“欧佩克+”联盟一直是由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主导的多国联盟。但在本周会议的前期准备过程中,关于联盟内较小的成员国——尤其是伊拉克、哈萨克斯坦与阿联酋——之间存在不满的报道浮出水面。

彭博社报道称,欧佩克第三大生产国阿联酋私下质疑是否要继续保留在该联盟内,该国能源大臣却重申了阿联酋对该组织的承诺。

迪克森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联盟有瓦解的风险”,“如果阿联酋离开欧佩克,他们将增加生产潜力,并使其回升至350万桶/日”。

同样还传出了有关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的流言。

据报道,伊拉克副总理阿里·阿拉维在上周的一场视频会议中表示,他不再愿意接受该联盟“一刀切”的减产方式,并希望将人均收入和主权财富基金等因素纳入考虑范围,以决定不同成员国的减产比例。

在彭博社报道伊拉克要求为原油运输支付约20亿美元的前期款项后,伊拉克在金融领域内的挣扎也在上周得到了彻底的缓解。

迪克森认为,伊拉克以及俄罗斯,可能正在寻求更大的宽容度。

她还表示,“他们制造这种声音的战略的部分原因,就是要免费获得超额生产的许可”,“每个人都在尽力争取最好的交易。”

船舶停靠在阿联酋迪拜的拉希德港,对面是包括哈利法塔在内的天际线 (路透社)

 

“欧佩克+”联盟的成员国哈萨克斯坦也表示希望在新的一年内提高产量。

迪克森继续说:“哈萨克斯坦也是一个有趣的案例,因为他们很容易被俄罗斯所左右”,“另一种观点是,俄罗斯希望不再将减产措施延期,但是他们要求哈萨克斯坦去煽风点火,但我认为这不太可能。”

与此同时,由于美国制裁和内部政治冲突给其石油工业造成的破坏性影响,伊朗和委内瑞拉免于受到“欧佩克+”减产措施的限制。

利比亚也同样获得了减产豁免,但是,随着交战各方之间达成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停火协议以及该国迅速提高其石油产量,这种情况也可能会发生改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