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能解决特朗普搞砸的问题吗?新总统面临的经济问题

拜登可能会推动美国与伊朗及中国建立更好的关系 (路透)
拜登可能会推动美国与伊朗及中国建立更好的关系 (路透)

在过去四年中,美国经济经历了一系列变化,当世界处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领导的贸易战现实中,这种变化是必然发生的,特别是在对外经济关系方面。

在上一时期,美国政策导致了一场所谓的货币战争,并利用当地货币利率来影响对外贸易并吸引外国投资。

与此同时,美国经济也转向贸易保护主义,这导致许多国家采取这一政策,从而引发了人们对自由贸易未来的担忧,并引发利世界贸易组织对未来的担忧。

众所周知,在美国历史上,共和党人的经济政策倾向于新自由主义政策,并不关心公共债务问题及其对预算的影响。因此,共和党倾向于降低利率和降低税收,这是我们在特朗普于2017年至2020年期间担任总统期间所见证的。

与之相反,民主党人正朝着解决债务问题、提高税收和解决预算赤字方向迈进。

但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使前总统奥巴马时代的民主党人违背自己的意愿,他们扩大了公共债务,以增加支出并抵制这场危机造成的衰退。

至于拜登, 美国当选总统,即将在2021年至2024年期间任职,他将发现自己面临着一系列挑战,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他采取新的经济议程,对其所采取经济政策特征观测如下:

增加公共支出

鉴于新冠大流行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挑战,以及美国社会的大量失业,拜登将发现自己被迫继续执行增加公共支出的政策,因为联邦劳工局公布数据表明,2020年9月份的失业率达到7.9%,而2020年4月的失业率达10.4%,这意味着放宽对新冠大流行限制促进美国失业率的下降。

但是,失业率要低于4%上限,仍然存在挑战,鉴于担心第二波新冠疫情的暴发,美国需要公共支出和鼓励投资的经济政策。

预计美国的金融和货币政策至少持续至2021年,将继续保持低利率和美元贬值,以鼓励投资和出口。

另一方面,这将增加公共债务率,以超过目前高达约24万亿美元的公共债务率。

拜登将发现自己被迫继续奉行增加公共支出的政策,以应对新冠大流行的影响 (盖帝图像)

稳定与中国的经济联系

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以来,中美两国采取相互提高关税的决定,特朗普首先采取提高关税的决定,中国热衷于做出同样回应,而不是开始实行对从美国进口征收关税的决定。

尽管就解决两国之间这场危机达成了初步协议;但是,一切仍然保持原样,因为这威胁到中国与美国的贸易,实际上,美国、欧洲和日本撤离了从中国的投资,这是由于担心两国之间的贸易战会扩大。

根据美国贸易统计,特朗普对华贸易所采取政策导致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价值从2018年的6590亿美元减少至2019年的5570亿美元,而2020年前九个月的贸易往来价值达到3840亿美元。

贸易价值的下降使对中国有利的顺差从2018年的4180亿美元减少到2019年的3450亿美元,然后在2020年的前9个月减少到2220亿美元。

但是,根据乔·拜登的政策,预计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将得到改善,并且将商定新的规则,这将消除紧张局势并有助于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美国将采取软机制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样通过直接对抗实现对华贸易目标。

美国将致力于确保掌握关键技术,即使中国在商品和产品贸易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这种领先不包括中国的技术优势。

与此同时,在乔·拜登政策下,预计美国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摆脱对华贸易的集中度,并致力于增加与其他国家的贸易,这与对华贸易本身具有优势,无论是在廉价产品方面还是在同等质量水平上,东南亚地区许多国家都具有相同优势。

美国政策不集中对华贸易将导致与其他国家利益交织在一起,并使更多国家感到在美国存在利益,与此同时,美国不会给中国提供贸易机会,并致力于让贸易机会成为向中国施压的筹码。

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极大地影响了中美关系 (盖帝图像)

让伊朗经济呼吸

特朗普对伊朗实施的经济制裁给伊朗局势带来了许多困难,因为伊朗货币价值已显着下降,通货膨胀和失业率上升,并且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封锁正在收紧,这导致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表示,鉴于其当前的经济制裁,伊朗正在遭受40年来前所未有的苦难。

预计乔拜登对伊朗的政策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重返有关伊朗核计划的(5 +1)协议,即使该协议采用新的形式。

与伊朗恢复更好的经济关系将给包括美国在内的多方带来许多好处,其中包括正遭受衰退和萧条之苦的美国,以及美国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伙伴的欧洲。

如果乔·拜登倾向于解除美国和欧洲对伊朗实施的经济制裁,并允许德黑兰出口石油,这将是伊朗摆脱许多经济和社会问题的出路,其中最重要的是美元收入的流回,这将使伊朗当地货币以适度的汇率恢复其价值,降低通货膨胀率,并使伊朗能够实施其基础设施项目计划,并根据现代技术运营石油和天然气井,从而使其拥有更高的生产率。

伊朗将不是从解除经济制裁中获利的唯一国家,美国公司也将对此表示欢迎,因为这意味着美国公司将向伊朗出口飞机、机械和设备,甚至是伊朗社会期待的美国商品,特别是年轻人向往的是美国商品。

受经济增长放缓影响的欧洲渴望恢复与伊朗的合同,以使其公司状况得到积极改善。

许多欧洲公司从与伊朗的合同中获利;但是,一旦特朗普决定退出(5 + 1)伊核协议,并决定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这些欧洲公司就离开了伊朗市场。

这并不意味着拜登拥有魔杖。但是,他将要求在地方层面迅速采取行动,以应对第二波新冠疫情带来的失业率增加,此外,拜登还将渴望根据不与他人利益冲突的规则恢复与外界的平静经贸关系,并恢复美国在引领全球经济中的作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鉴于金融市场的现金流量、庞大的消费驱动型经济和货币储备,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市场,但其政策越来越类似于新兴市场的政策。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