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新冠疫情而不断积累的债务加重了阿拉伯世界的负担

预计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公共债务水平将在明年达到近20年来的最高值 (盖帝图像)
预计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公共债务水平将在明年达到近20年来的最高值 (盖帝图像)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阿拉伯国家为减轻其经济危机而诉诸于获得更多的贷款,并发行更多的债券,但是,这些债务实际上会加重它们的负担。

英国杂志《经济学人》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自今年5月以来,埃及财政部发行的当地政府债务工具已经得到了超过100亿美元的国外投资,这与新冠疫情蔓延初期的情况恰恰相反。

这样的情况符合所有的阿拉伯国家,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在今年的前10个月内发行了价值1000亿美元的政府债券及公司债券,而突尼斯央行拒绝了为恢复经济和帮助当地投资者而购买国债的政府计划。

创纪录的债务水平

甚至是在疫情爆发之前,阿拉伯国家就已经采取借贷的方式来应对低油价和经济衰退的情况,而疫情的爆发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情况。到明年,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公共债务水平将达到近20年来的最高点。

在该地区出口石油和天然气的11个国家中,在2000年至2016年期间,这些国家的债务总额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在明年,这项比率将达到47%。

其中,沙特在2017年的公共债务占到GDP的17%,而现在这项比例将很快上升至34%;而预计科威特和阿联酋的债务水平也将分别达到37%和38%。

据该杂志的报道,巴林的情况将更加危险,因为预计它在明年的债务水平将达到131%,而阿曼为89%。

海湾国家的前景看似消极,尤其是由于欧洲和美国再次采取的关闭措施导致油价在10月份出现下跌。

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埃及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得了52亿美元的贷款 (路透社)

新冠疫情加剧了危机

新冠疫情的蔓延,破坏了该地区许多国家近年来的金融改革进程,例如埃及,该国政府曾在2016年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协议,以获得价值120亿美元的贷款, 这项协议迫使该国削减补贴并征收增值税,从而使该国的财政赤字从2016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下降至去年的7%。

埃及希望能在2021年将公共债务水平降低至79%,但是,新冠疫情的出现迫使埃及再次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争取了一笔价值52亿美元的新贷款,预计埃及明年的债务水平还将进一步上升,并达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91%,而在债务水平上紧随其后的是约旦(89%)和突尼斯(86%)。

至少就目前而言,投资者仍对埃及的主权债务感到热情,因为回报率很高,而塞西的专制统治也消除了外界对该国政治局势动荡的担忧。

但是,这篇报道指出,这种情况随时都可能会发生变化,正如今年3月至5月期间发生的情况那样,当时,至少有127亿美元流出该国。

这篇报道解释称,借贷实际上并没有为阿拉伯国家的经济带来重大的收益。例如,在科威特,国家预算的70%以上都被用于公共部门的薪水和津贴。

在新冠疫情蔓延期间,阿拉伯国家也没有慷慨地为刺激经济的措施提供资金,只是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用于援助支出,甚至低于新兴市场划定的3%。

这篇报道认为,借贷帮助阿拉伯国家从一定程度上克服了当前的危机,但是,它却加剧了部分其他的问题,例如,埃及需要将国内生产总值的9%用于偿债。

最后,《经济学家》的这篇报道认为,随着油价的持续下跌以及旅游等重要部门缓慢的恢复过程,新的债务将给阿拉伯国家政府造成额外的负担,并限制其克服经济衰退的能力。

来源 : 英国媒体

相关文章

鉴于金融市场的现金流量、庞大的消费驱动型经济和货币储备,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市场,但其政策越来越类似于新兴市场的政策。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