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期:全球会放弃化石燃料而向清洁能源转型吗?

银行不会主动放弃石油和天然气,而是会通过进一步鼓励对环境和社会治理的投资来实现原定目标 (盖帝图像)
银行不会主动放弃石油和天然气,而是会通过进一步鼓励对环境和社会治理的投资来实现原定目标 (盖帝图像)

摩根大通(JP Morgan)承诺帮助客户使其业务符合《巴黎协定》的排放目标,另一方面,汇丰银行宣布将为绿色能源提供高达1万亿美元的融资。

一组拥有20万亿美元资产的投资者,已敦促大规模排放者向清洁能源转型,而另一组拥有5万亿美元资产的投资者,则表示将设定更低的排放目标。

伊琳娜·斯拉夫在美国“石油价格网”上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这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趋势,早在今年的石油价格崩溃和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美国银行不愿继续向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提供贷款的趋势就已经出现。事实证明,在生产率低于预期、借款人越来越多地陷入债务的情况下,银行不得不采取措施以保护自己。

但是在今年疫情过后阶段的恢复计划中,绿色能源得到了很大的推动,这种趋势也进一步加剧。相关计划的制定者们声称,唯一合乎逻辑的复苏,将不可避免地将通过清洁能源而实现,因此,贷方面前又出现了新的机会。

例如,欧盟已经动用至少37%的资金来资助绿色能源项目,这也是分配8870亿美元(合7500亿欧元)的新冠疫情恢复资金的条件。而且,这个问题不仅限于欧洲,今年发生在可再生能源上的投资证明,它比投资化石燃料更具弹性和韧性。

尽管这种投资也出现了下跌,但是,仍低于化石燃料领域的下跌幅度。尽管如此,放弃石油和天然气可能为时尚早,而且据石油和银行业内部消息人士透露,这样做的可能性不大。

人们尚未开发出可为全球供应所需能源的大规模可再生能源技术 (盖帝图像)

负面影响

美国石油设备和服务协会主席、油田服务和设备行业国家贸易协会主席莱斯利·拜耳在“石油价格网”上发表的声明中指出,从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内大规模撤出投资将对行业产生负面影响,而且还将不利于实现银行业的目标。

对此,拜耳解释称,可再生能源技术尚未大规模开发以提供全球所需的全部能源,即使不是这样,石油和天然气也将是可再生能源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的能源转型并不意味着用另一种能源来替代某一种能源,而是旨在使所有形式的能源以及整个能源生态系统共同发挥作用,旨在为全世界提供负担得起的、更清洁、更可靠的能源。

另一方面,大宗商品经纪公司总裁安德鲁·戈德斯坦表示,向完全可再生能源的未来迈进是困难的。他还补充称,“我并不是说,向可再生能源转变会对整个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构成风险,但是,向全球仅仅供应清洁能源,将消耗很高的成本。”

另一方面,戈德斯坦指出,可再生能源吸引了很多大型石油公司和银行的关注,因为它们认为,无论面对何种挑战,对此类能源的需求在未来都会增加。

但是,还有一件关于能源转型的事情也是银行不容忽视的,因为热情地使用可再生能源以及逃避石油和天然气,都将产生风险。

英国律所石油和天然气部门负责人保罗·斯托克利承认,银行与金融服务提供商存在一种特定的趋势,以限制他们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业务。

斯托克利补充称,完全放弃石油和天然气会损害借贷双方,事实上,很多支持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当事方都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这一点,但是,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目前处于有利形势之下,允许二者帮助实现能源转型。

拜耳补充称,全球有10亿人无法获得电力服务,到2040年,全球能源需求将增长25%,这反映了可用基础设施规模的重要性。

石油和天然气是可再生能源供应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路透社)

放弃石油和天然气

银行不会主动放弃石油和天然气,而是通过进一步鼓励在环境、社会和机构治理方面的投资以及向投资者施加压力以向低排放发放贷款。此外,还有旨在推动《巴黎协定》议程的新法规,尽管如此,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是向绿色能源过渡的最主要支持者国际能源机构,它也希望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能够长期持续发展,并继续为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口提供所需要的能源。

根据银行合作伙伴的说法,如果各大银行放弃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并将其从客户名单上删除——尽管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那么,该行业仍然会拥有其他的选择,包括商品交易商、私人债务基金以及与可持续性相关的贷款。

归根结底,银行是务实的机构,与那些受到意识形态问题驱使的机构不同。因此,银行不太可能完全抛弃石油和天然气,但是部分公司可能会致力于限制与这类能源工业之间的交易,旨在研究更具环境亲和力的经济来源。

来源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