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世界:2020年全球经济改善的前景不佳

存在部分预期,认为中美之间即将达成的部分协议将是结束两国贸易争端的开始[盖蒂图片社]
存在部分预期,认为中美之间即将达成的部分协议将是结束两国贸易争端的开始[盖蒂图片社]
阿卜杜勒-哈菲兹·萨维
 
全球在2019年经历了大量经济冲突,其中最突出的是美国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所构建的贸易壁垒,这导致全球经济增长率从2017年的3.8%和2018年的3.7%,降至2019年3%。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9年底出台的全球经济前景报告,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以及贸易壁垒加剧,对国际贸易增速的放缓产生了最大的影响,使之在2019年上半年仅达1%,这是自2012年以来国际贸易出现的最慢增速。
 
疲软的经济增长率自然会给金融政策制定者蒙上阴影,世界上以美国、中国和欧洲国家为首的大多数国家,均倾向于降低银行利率以拉动国内需求,以停止增长率下降所产生的负面影响。
 
但是2019年的最后几周内却出现了两大重要事件,一是中美宣布即将达成部分贸易协议以结束两国之间的关税危机,这使全球证券交易所和全球石油市场内的某些经济指标出现了改善;二是英国保守党赢得了大选,并宣布将解决欧盟问题。
 
尽管如此,金融危机的阴影仍然笼罩着2020年的全球经济,特别是鉴于全球债务危机上升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国际金融研究所预计,到2019年底全球债务总量将跃升至255万亿美元,这达到了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倍以上,而这些债务的主体包括政府、公司及家庭。 
 


冲突耗尽地区经济
 
在2020年期间,地区经济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其中最主要的挑战与武装冲突产生的负面影响有关,尤其是在埃及和土耳其因利比亚问题而出现升级之后,这意味着,该地区的国家很可能进入全世界军备支出最高的国家名单之上,毫无疑问,这将以牺牲发展及个人生活水平为代价。
 
2019年出现的群众运动浪潮(也被称为“第二次阿拉伯之春”),则突出了运动国家(包括苏丹、阿尔及利亚、黎巴嫩和伊拉克)的政府所面对的经济挑战,在这些国家出现的示威运动中,经济因素在抗议者的诉求中尤为突出。
 
如果没有民主、自由且公正的选举,就很难使地区国家实现群众运动的诉求——社会正义、财富的公平分配和消除腐败。
 
哪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该地区的石油国家将在2020年实现1.3%的增长率,但是石油市场的表现也会使经济决策者陷入困境,要么利用近期油价的上涨来解决预算赤字,要么坚持减产政策而面对预算赤字的问题。
 
阿拉伯石油经济不仅面临着石油价格和石油市场需求的挑战,而且还面临着其他的负面影响,例如外国不愿直接对该地区进行投资,特别是在海湾石油国家陷入中东地区多场冲突或直接战争的情况下。此外,阿拉伯石油社会所经历的紧缩措施也产生了负面影响,预计这种影响无法在中期范围内得到释放。
 
仍需强调的是,整个中东地区,特别是阿拉伯地区,要在2020年进入一个寻求发展或改善其在全球经济格局中地位的区域经济实体,将会更为困难。该地区已经存在多个非阿拉伯倡议的相互竞争,而阿拉伯的倡议却没有得到任何支持。
 
伊斯兰世界仍然无法脱离中东或阿拉伯的范围,尽管预计2019年12月在马来西亚举行的第五次伊斯兰峰会将成为伊斯兰经济项目的核心,但是现实仍然是选择相信或否认这些愿望。
 
被视为这场会议的真正“纽带”的土耳其,在各个层面都面临着诸多的挑战,尽管土耳其经济在2019年出现了明显的复苏,但是自宣布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达成协议以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下跌。
 
同样,伊朗也在中东地区的力量平衡公式中充当着关键的数字,在进入2020年之际,伊朗总统鲁哈尼宣布,由于美国对伊朗实施的经济制裁,伊朗经济面临着40年来最为困难的状况。
 
利益冲突
 
存在部分预期,认为中美之间即将达成的部分协议将是结束两国贸易争端的开始,但事实上,双方都在地区和国际层面上有着经济利益,并将利用关税问题来为自身的利益服务。
 
美国希望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仅限于传统商品制造以及有限的技术产业,并保持美国在全球的技术主导国地位,两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或许能够反映这种政策造成的结果——美国达21万亿美元,而中国为12万亿美元。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会因为这些数据而向美国低头,中国反而意识到,科技之争才是立足在全球经济大国版图上的最后一道障碍,因此,我们看到,中国向美国、加拿大和欧洲派出的学习团队不断增多,其投资重点也放在了技术领域。
 
其他领域中也有中美冲突的存在,其中最突出的是中国向多国政府提供贷款或投资,以扩大其在经济层面上的影响力。
 
对于美国而言,这种存在正如它在埃及、海湾国家和非洲国家的经济中存在一样。
 
正如美国过去对东南亚国家所采取的做法一样,中国这种默默扩大影响力的方式,使它成为了这些经济体中不可或缺的力量。
 
但是对中国和美国而言,这两个国家在2020年仍然面对着诸多的国内挑战。美国仍然努力维持其高速的增长率,其失业率仍控制在低位,在即将举行总统大选的这一年中,现任总统特朗普对第二个总统任期的追逐仍然吸引着商界人士的支持。
 
而中国,也在应对美国对中国商品制造的关税危机及其负面影响时,面临着不少的困难。
 


英国脱欧
 
欧盟在2000年统一货币并发行了欧元,而英国却要求保留本国货币,认为英镑拥有着不可或缺的历史必要性,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英国呼吁对全球金融机构体系重新进行审查,并在1947年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基础而建立的体系之外,寻求新的金融和货币体系。
 
英国退出欧盟仍然是一个纯粹出于经济利益的决定。尽管英国在欧盟内具有文化和历史上的重要性,但是英国认为欧盟是一个充满疲软经济的巨大实体,并以其他国家的发展为代价,
 
我们不应将此视为欧盟崩溃的起点,因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欧洲认为这些内部问题是可以被解决的,并不会成为摧毁它的开端。
 
账目与问责
 
民主国家的政府往往有义务向本国人民交待过去的账目,并阐释其未来的规划。但是,在我们阿拉伯地区或伊斯兰世界的国家内,却并非如此。这些计划书不过是为了应付媒体的要求或是政治上的面子工程。
 
在我们的国家内,议会和人民提出了多少有关2020年的规划与战略?但是,却没有人感到应该就两件事情对这些国家进行问责,第一:监督机构作用的缺乏,以及民间社会监督的缺乏;第二:我们这些国家内的人民、商业组织及民间社会,都不会在意这些计划与战略,因为他们都很清楚,政府并不会给予认真对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