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战将控制全球至何时?

American economic wars 1
美国经济战将控制全球至何时?
经济制裁是外交政策中的一项重要工具,其历史可以追溯到美国成立之初,时任美国总统的托马斯·杰斐逊禁止与英国和法国进行贸易,从而导致美国水手失业,也未能防止与两国发生军事冲突。
 
道格·班杜在美国杂志《美国保守派》上发表的报告中指出,经济战争在我们这个时代是无效的,美国当前的极端施压政策,无论是针对变得更具威胁的伊朗,还是针对似乎正在酝酿更为强硬的军事回击的朝鲜,都只导致了相反的结果。
 
过去与现在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美国从初级制裁转向了二级制裁。例如,美国在1960年首次对古巴实施的贸易禁运,只禁止美国人员与目标国进行交易。而如今美国正试图动员整个世界,以加入它的经济战争。
 
道格指出,1996年的《赫尔姆斯-伯顿法案》预示了美国政策的这一转变——这项法案将对古巴的制裁范围扩大到了外国公司,此举在当时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苏丹也是美国实施二级制裁之初的另一个目标,这种制裁禁止任何人员通过美国金融体系与苏丹进行交易。
 
欧洲及其他地区的人们纷纷抱怨美国的傲慢无礼,但是他们并不准备在如此小的市场上对抗美国这支全球最为强大的力量。
 
随后,制裁手段在美国的政策中变得更为重要,因为制裁的形式之一,就是将立法倡议与行政措施相结合,以对持反对立场的政府实施制裁。
 
undefined
美国如今正在动员全世界参与其经济战争 [欧洲媒体]
 
受到制裁的国家
 
实际上,在小布什执政期间,共有5个国家受到美国的制裁。
 
而现在,隶属美国财政部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已对多个国家采取了制裁措施,这些国家包括:巴尔干、白俄罗斯、布隆迪、中非共和国、古巴、刚果民主共和国、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利比亚、马里、尼加拉瓜、朝鲜、索马里、苏丹、南苏丹、叙利亚、乌克兰、俄罗斯、委内瑞拉、也门和津巴布韦。
 
此外,还有部分特别行动计划可用来对付美国的敌人,以及打击毒品交易、打击恐怖主义行为、发动电子战以及干预外国选举等等。
 
在今天,美国最重要的制裁目标包括:古巴(因其具有共产主义属性)、委内瑞拉(美国称之为“疯狂的共产主义”)、伊朗(因其曾一度追求拥核并挑战沙特和美国的地区霸权)、俄罗斯(因其打击乌克兰并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叙利亚(因其反对以色列)、朝鲜(因其发展核武器)。
 
道格还指出,一个国家一旦被美国加入了制裁名单,那就很难再抽身。
 
道格提到,二级制裁的影响能够波及那些让华盛顿不满意的机构、公司及个人,此外,对部分可疑人员或机构实施制裁,与对某个国家实施制裁相比,引起的反对会更少。
 
道格补充称,对那些被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认定的公民及“受到禁令的人员”实施制裁,已经成为了美国政府的常规做法。
 
经济战通常会加剧基本矛盾,因此,伊朗并没有以弱势地位与美国进行谈判,反而威胁着海湾地区的通航安全,阻碍沙特的石油出口,并通过亲伊朗的民兵组织、非正规部队,对美军及其盟军发动反击。
 
另一方面,俄罗斯也挑战着美国政策的多个优先事项,古巴也将权力移交给了革命后的一代,并扩大了贸易业务,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阻碍了经济发展并破坏了经济先驱。
 
无休止的扩展
 
正如道格所说,无休止地扩大制裁将惩罚美国公司以及在美国经营的外国公司。道格还指出,遵守这些规则的代价是昂贵的,而违反这些规则——哪怕是无意的,都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道格补充称,“这些影响也许不会困扰美国那些傲慢无礼的政策制定者,但它无疑会增加我们的负担。”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对二级制裁的过分依赖,导致了其他国家对美国金融主导地位的抵制。
 
道格提到,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曾在2016年表示,“我们越是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强调使用美元及美国金融体系的承诺,就中期而言,选择使用其他货币或其他金融体系的风险就越大。”
 
undefined
美国对二级制裁的过分依赖,导致了其他国家对美国金融主导地位的抵制 [路透社]
 
挑战美国制裁
 
道格表示,“傲慢”的美国控制全球的企图,促使大多数国家团结起来与之抗衡。商船和油轮都不再使用接收及发送信号的设备,而船只也在海上运输货物。
 
受到制裁波及的公司还安排了现金交易与易货交易,部分大国还煽动并帮助违反这些制裁,通过打破更大的双边经济联系来挑战美国。
 
欧盟还开发了一项被称为贸易支持机制的互换协议,允许与伊朗进行贸易而无需依赖美国的金融机构。
 
俄罗斯则致力于减少国际支付的规模,并与中国合作,使用俄罗斯卢布和中国人民币来完成双边贸易的结算。
 
此外,外国的各大央行还增加了黄金购买量。在近期召开的伊斯兰峰会上,马来西亚提议在贸易中使用黄金和易货贸易的方式以战胜未来的制裁。
 
道格还指出,这些措施尚未威胁到美国在金融上的主导地位,但是,这预示着未来可能发生的变化。美国对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计划所发起的攻击,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影响。
 
制裁甚至涉及盟国
 
道格指出,美国甚至对其亲密盟友实施制裁,而这种制裁除了展示其实力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明显的目的。对于“北溪2号”项目,如果有必要的话,俄罗斯天然气公司有可能完成这一项目。
 
贸易制裁在外交政策中能够发挥作用,但是,经济战也是战争,并可能导致爆发真正的冲突,而战争将杀死无辜的人民的经济。
 
当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玛德琳·奥尔布赖特被问及因美国制裁而导致50万伊拉克儿童死亡的问题时,她的回答是令人震惊的——“我们认为这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尽管如此,经济战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失败的,特别是当一个大国的单边努力试图控制全球其他地方之时。
 
道格补充称,美国的决策者们需要重新学习“谦卑”的含义,因为反复而不必要的制裁政策,会对美国人民及其他人民都造成伤害。
来源 : 美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