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组织正走向绝境

世贸组织的一些决定有利于美国利益[盖蒂图像]
世贸组织的一些决定有利于美国利益[盖蒂图像]
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可能会变得无能为力,被称为世贸组织“最高法院”的世贸上诉机构,将因法官职位空缺而面临停摆,原因是美国以反对立场抵制任命新法官。

作家朱利安·博伊索(Julian Boiseau)在法国《世界报》三天前刊登的一篇报告中指出,世贸组织正在走向绝境,因为截至12月11日至,世贸上诉机构未能重启,该机构——总部设在日内瓦——失去了其存在的原因之一。

即使世贸上诉机构可以继续工作,也将只能在全球贸易规则中扮演简单的协调角色,这迫使该机构在一个多边主义影响已减弱的世界中重塑自己。

根据该报告,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12月6日发出警告称,上诉机构的停摆“可能为更多不确定因素和报复失控打开大门。”

美国想要控制此事,阻止于12月10日任期届满的两位法官续任,导致应有的七位法官仅剩一名,而上诉机构应由三名不同国籍的法官共同作出决定。

该报告中提及,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行动之前,对世贸组织的威胁就已经存在了数年或数十年。

《世界报》援引日内瓦大学劳伦斯·泊松·德·查佐恩法学教授的话说,“美国从未接受过世贸上诉机构脱离其控制。”


阿泽维多警告称,上诉机构停摆可能为更多不确定因素和报复失控打开大门[路透社]

主权丧失

该报告中提及,华盛顿指责世贸上诉机构越权颁布法律,而不仅仅是纠正专家组在初期阶段所犯的错误。

报告援引世界贸易组织高级官员的话说,“法官们在无法寻求调解情况下作出了残酷的决定,他们缺乏机智和外交手段。他们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傲慢的法律法院,但这个机构只是一个解决国家争端的机构。”

报告中还提及,“美国希望通过在世界贸易组织主持下打开贸易边界而从中受益,但与之正相反,美国这个国家成为众多投诉的对象,自1995年以来,在总数600起案件中,有170起是针对每个的投诉。”

该报告中还指出,世贸组织的多项决定符合美国利益,例如在空客和波音的争端中,世贸组织正式授权美国对至多75亿美元的欧盟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这是世贸组织有史以来作出的最严厉惩罚。

另一方面,欧盟也可以对美国采取反措施,但直到2020年初,与上诉方无关的法官都不会透露金额。

批评

报告指出,法官的决定变得越来越受批评,因为1995年含糊不清的规则十分复杂且难以解释,与此同时,许多国家之间就更困难文本进行谈判时更难达成共识。

报告援引日内瓦国际研究与发展高级研究所一位法学教授的说法称,“很难解释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尚不存在且中国还没成为世界第二大贸易强国之时所编辑的古老规则。”

该报告中还提及,自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来,仅出现了三份多边协定。作者认为,当世界贸易组织丧失主权时,美国将对此感到遗憾。


根据《世界报》报告称,世贸组织为此付出了孤立主义代价[盖蒂图像]

保护政策兴起

作者指出,在2005年至2013年间担任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的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表示, 世贸组织为此付出了孤立主义代价,他并表示,“特朗普政府加强了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相抵触的海关措施,因此上诉机构重启不再符合他们的利益。”

作者提出质疑,正在被特朗普操控的这种僵局是否旨在规范全球贸易并迫使中国作出让步?还是由于这种多边终结不再适合美国人?

作者表示, “特朗普曾多次威胁要脱离世界贸易组织,此前,他公开要求世贸组织进行自我改革,以免偏向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中国仍然处于发展中国家地位。”

力量平衡变化

作者表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世贸上诉机构停摆将改变国家之间贸易谈判中的力量平衡,大国能够采取报复措施,并能更加容易地获取以牺牲其他国家为代价的让步。

作者警告称,这种情况并没有宣布贸易自由化的结束,但是双边和区域协定的作用将会到来,正如越南与欧盟6月在越南首都河内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和投资保护协定,这种协议范围更小且谈判速度更快。

作者指出,欧盟贸易主管菲尔·霍根(Phil Hogan)9月底对欧洲 议会议员发出警告称,在不尊重世界贸易规则情况下,可能会实施“丛林法则”。

作者还引述了雅克·德洛尔研究所(Jacques. Delors Institute)研究员艾尔维·法布尔(Elvir Fabre)的话说, “在全球连通的时代,垄断、不平等和不平衡风险需要更多的多边监管。”这也是很多欧洲人都认同的观点,但这种观点仍远未获得美国的支持。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