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公司纷纷撤离伊朗 要求对其提起诉讼

所有欧洲公司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几个月内都离开了伊朗(路透社)
所有欧洲公司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几个月内都离开了伊朗(路透社)
半岛电视台阿文网-德黑兰

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17个月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石油)追随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的脚步离开了伊朗,与此同时,伊朗呼声要求对这些毁约的国际公司进行罚款,而有人则敦促利用制裁情况来发展本国工业。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6日宣布,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将撤出开发南帕尔斯天然气田(South Pars Field)11号项目的开发,他并强调,国营石油公司“petrobras ”将独自接管该项目。

按照原计划,中石油与法国道达尔公司将与伊朗公司合作,根据2017年签署的协议共同开发伊朗的南帕尔斯天然气田,据悉,该协议价值48亿美元。

另一方面,伊朗经济学家塞伊德·莱亚拉兹(Saeed Leylaz)认为,国际公司重视其在华盛顿的利益超过其在德黑兰的利益是正常的,他将离开伊朗的那些公司的经济利益称之为“具有两面性”,据悉,美国威胁将对与伊朗进行贸易往来的所有公司实施制裁。


莱亚拉兹希望他的国家利用制裁环境来发展本国工业部门[伊朗媒体]

巨大损失

莱亚拉兹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数十家国际公司被迫离开伊朗,对由于美国制裁而希望从德黑兰获得的利润视而不见,他并指出,其中很多公司由于提前终止合同而向伊朗方面支付了巨额罚款。

经济大学教授沙希德·贝希什蒂(Shahid Beheshti)指出,美国对伊朗施加“极限施压”政策的目的之一是将其推向东亚国家,特别是中国,他并强调称,美国和欧洲很快就会发现他们才是西方制裁的最大受害者,因为伊朗工业采用的是中国技术,而此前,伊朗公司更加倾向于采用西方技术。

研究员莱亚拉兹解释称,由于美国的制裁,他的国家遭受了巨大损失,并强调,与中国制造的汽车相比,伊朗公民更喜欢美国和欧洲制造的汽车,但由于西方的汽车制造公司撤离伊朗,导致伊朗市场上美国和欧洲制造汽车价格的上涨,这推动伊朗公民纷纷购买中国制造的汽车。

莱亚拉兹表示,他希望他的国家能够利用美国制裁情况下国际公司撤离伊朗的情况,以发展本国的民族工业部门,他并强调指出,例如,国家对民用飞机的需求迫使对该领域的投资变得可行,除此之外,诸如伊拉克和阿富汗等邻国的巨大市场也欢迎伊朗产品。

欧洲公司

据波斯语报纸《杰伊汉》报道,在伊核协议签订后不久,很多主要欧洲公司追随美国公司脚步与伊朗签订了合同,并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且威胁如果继续与伊朗进行往来将对其实施制裁之后不久,主要欧洲公司离开了伊朗。

离开伊朗的最重要国际公司包括美国波音和通用电气公司,法国道达尔、标致和空中客车公司,意大利埃尼集团,德国西门子和德国中央合作银行DZ,丹麦的Swarm和马士基集团,此外,还有数十家西方公司也离开了伊朗。

根据媒体报道称,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几个月内,所有欧洲公司都离开了伊朗。

另一方面,政治经济学研究人员、伊朗议会前议员诺扎尔·沙菲伊(Nozar Shafi’i)则表示,国际公司——尤其是欧洲公司——是从资本主义的角度看待劳动力市场的,他们因为担心美国制裁带来的损失而选择离开伊朗。


沙菲伊强调称,中国责备伊朗是因为后者将很大市场份额授予了欧洲公司[社交网站]

中国的责备

沙菲伊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离开伊朗的国际公司接受了已签订合同中规定的违约赔偿损失,他并强调称,伊朗方面不希望对这些公司完全关闭大门,并希望这些公司重返伊朗,尽管事实是它赢得了有关这方面的一些投诉。

他并指出,中国责备伊朗,因为后者在签订伊核协议之后将很大市场份额授予了欧洲公司,这是由于与东方技术相比,伊朗更希望通过西方公司来引入西方技术。

沙菲伊补充说,由于国际公司的退出,伊朗遭受了沉重的损失,此外,伊朗的国民经济由于美国重新恢复制裁而受到巨大损失,其中包括伊朗无法从销售原油中获取应得的利润。


国会议员卡里米要求对离开伊朗的公司提起诉讼[伊朗媒体]

司法行动

随着国际公司从伊朗撤离,伊朗议会不断发声要求对这些公司提起诉讼,并要求对违反签订合同的这些公司进行罚款。

伊朗议会经济委员会成员阿里·阿基尔·卡里米指出,尽管国民经济的发展绝不会因为某家国际公司或某些国际公司的退出而停止,但不能否认这些国际公司的撤离对伊朗部分领域带来的问题。

卡里米敦促政府利益相关者采取必要措施,以对那些与伊朗签订合同的毁约国际公司提起诉讼并处罚款,旨在遏制威胁伊朗国内经济的动荡不安。

要求对这些国际公司提起诉讼的伊朗声音表示,由于伊朗与屈服于美国威胁的这些国际公司签订了法律合同,因此该国将依据这些合同来对这些毁约的国际公司采取法律行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