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有朝一日会消失吗?

自2014年以来,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份额跌至最低水平(路透社)
自2014年以来,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份额跌至最低水平(路透社)
美国通过一系列制裁措施对包括土耳其、俄罗斯、伊朗在内的多个国家进行经济施压,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欧盟、中国及其他合作伙伴开打贸易战,鉴于此,各国再次呼吁在贸易往来中使用本国货币结算,以摆脱美元的控制,据悉,华盛顿利用美元这个全球流通货币来对多个国家进行经济施压。

各国呼吁在贸易往来中使用本国货币结算的举动引发了对美元命运及目前全球经济形式的质疑,如果这些努力取得成功,美元这一强势货币能否从市场上消失?依靠替代货币或一篮子货币取代美元将产出何种可能性影响?半岛电视台阿文网对多名专家进行了采访调查,旨在为上述问题寻找出答案。

美元的主导地位

经济分析中心副教授安娜·科科雷娃认为,许多国家致力于寻找一个新的货币来取代美元的地位,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

 
安娜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称,“如果各国一致同意‘一篮子货币’计划,那么这将限制美元在贸易往来中的主导地位。”

这位来自俄罗斯的经济学家安娜认为,“在俄罗斯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往来中使用卢布来代替美元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也是一个现实的想法,可以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努力。”安娜同时表示,“在经济体系内允许俄罗斯与其他国家贸易往来使用本国货币结算,将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研究过程。”

有关于此,安娜谈及了俄罗斯与中国缔结的协议,根据该协议规定,两国可以在贸易往来中使用卢布和人民币进行结算,特别是在俄罗斯石油进口以及诸如钻石销售等领域的贸易往来结算中。

另一方面,Nama财务咨询公司负责人塔哈 ·阿卜杜勒·加尼表示称,美国一直将美元作为自己的底牌来实现自己的利益,特别是美国和沙特签订的“石油美元”协议,导致所有美元交易商都转向美国银行。

有关使用本国货币作为贸易结算的举措,加尼表示称,鉴于每个国家面临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率的困难,这需要达成一项特别协议。

塔哈 ·阿卜杜勒·加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称,“更加容易的方法就是使用‘一篮子货币’来对本国货币进行评估,这样的话,美国就无法控制其他国家。”

与此同时,塔哈 ·阿卜杜勒·加尼建议将黄金作为评估商品、服务及每个国家本国货币的统一标准。

塔哈 ·阿卜杜勒·加尼表示称,“在这种情况下,黄金标准将是公平的,这样我们就回归到使用全球货币之前的情况。”

华盛顿对安卡拉实施新一轮制裁导致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大幅下跌[路透社]

在西方国家所谓的“经济战”背景下,美国对土耳其、伊朗及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制裁,导致土耳其里拉、伊朗里亚尔及俄罗斯卢布兑美元的汇率大幅下跌。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威胁将在贸易往来中停止使用美元结算,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准备在与中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贸易往来中使用本国货币结算。

与此同时,俄罗斯更倾向于在与所有国家双边贸易往来中使用本国货币代替美元进行结算。

失衡

俄罗斯经济学家帖木尔·纳盖迈图林表示称,在俄罗斯与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结算中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是错误的,这可能会导致严重的经济后果。
该俄罗斯经济学家上述观点的理由是,美元占俄罗斯出口总收入的71%。

该俄罗斯经济学家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称,“如果在贸易往来结算中使用卢布来代替美元的话,将导致贸易收支不平衡,一季度的贸易额已达45亿美元,而这将对俄罗斯的国际收支产生负面影响。”

该俄罗斯经济学家还补充道, “鉴于强劲的经济并不是完全依赖于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使用卢布作为贸易往来结算的现金货币需要制定一个有效的经济体系。”

至于寻找到诸如金砖国家货币替代货币来取代美元的可能性,该经济学家认为,鉴于各国经济之间的差异性,这个话题现在言之过早。

该俄罗斯经济学家指出,大多数金砖国家货币并不稳定,除此之外,石油价格在全球范围内是以美元结算的。

金砖国家(巴西、印度、中国和南非)于2009年首次召开金砖国家峰会,目标之一旨在建立双极全球体系,将本国货币国际化,并将贸易往来远离美元结算,与此同时,金砖国家建立了“新开发银行”,该银行初始认购资本为500亿美元。

金砖国家被认为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约占全球GDP 20%左右,贸易总额的15%,同时,金砖国家外汇储备金超过4万亿美元。

专家认为,放弃美元将需要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国际金融机构作出政策调整[盖蒂图像]

替代货币

另一方面,居住在土耳其的阿拉伯经济专家沙哈卜·阿兹阿齐认为,动摇美元在贸易往来核心影响力的任何举动将改变整个世界经济,美国制度的终结将导致资本主义制度的结束,很自然地将建立另外一个替代制度,阿兹阿齐认为新的替代制度就是“伊斯兰经济”。

沙哈卜·阿兹阿齐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称, 资本主义制度的崩溃将有利于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大国利益,这两个国家将可能成为美国的替代国家,因为中国和俄罗斯有资格依靠替代货币对其他国家施压。

但沙哈卜·阿兹阿齐指出,美元的优势在于它将世界联系在一起,因此,如果美元崩溃了,那么整个世界经济也将随之崩溃,沙哈卜·阿兹阿齐表示称,“如果决定依靠替代货币,这将意味着所有人都要为美元崩溃付出代价。”

沙哈卜·阿兹阿齐认为,实行诸如金砖国家货币代替美元的替代货币方案并非容易之事,沙哈卜·阿兹阿齐强调称,“问题并不在于货币,而在于全球经济体系受到其他体系的控制,特别是政治体系。”

沙哈卜·阿兹阿齐补充道,放弃美元需要在中国、俄罗斯、法国、意大利及诸如德国、巴西等20国集团成员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协调下,与“一篮子货币”进行提前安排、协调,旨在集体决策和未来全球愿景计划能够保证各国的利益。

沙哈卜·阿兹阿齐再次强调称,为美元寻找替代货币很可能会打破联系,每个人都必须为美元崩溃付出代价。

诸如伊朗、土耳其、中国等国家通过在贸易往来——特别是在石油交易中——中使用本国货币结算来降低美元的施压作用,沙哈卜·阿兹阿齐表示称,“所有的施压方式都是发挥辅助作用,特别是当非超级大国的国家宣布在贸易往来中使用本国货币结算时,施压手段的影响力是有限的。”

沙哈卜·阿兹阿齐指出,任何解决方案都需要一个全球性的集体决策,将与当前资本主义制度不同的新经济改革纳入经济秩序,这就要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变其政策,并要求建立其他的国际金融机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份额在9月底下降至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据路透社报道称,2017年第三季度各国持有的美元储备升至6.13万亿(兆)美元,在已分配外汇储备中的占比约为63.5%,第二季度占比63.8%,这是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份额连续第三次下跌。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