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宣布推迟疫苗上市 特朗普或将在大选中失去新冠底牌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向美国大型制药公司施加压力,以期在美国大选举行之前宣布制成抗新冠病毒的疫苗 (路透)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向美国大型制药公司施加压力,以期在美国大选举行之前宣布制成抗新冠病毒的疫苗 (路透)

在距离今年美国总统大选开幕不到8周的时间内,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美国大型制药公司施加的直接和间接压力不断翻倍,以期在选举之前宣布制成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这或将增加特朗普连任的机会。

但是,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这些公司可能选择了抵抗而不是回应这种压力:部分公司宣布,将在几天之内发表严格的声明,确保不会在严格符合安全性能和功效标准的情况之前,宣布制成任何抗新冠病毒的疫苗。

这些公司宣布上述消息的目的在于恢复美国人的信心,并确保这些公司不会因特朗普施加的政治压力而宣布制成任何疫苗。

新闻报道指出,至少有4家公司将作出上述承诺,分别是辉瑞公司、强生公司、莫德纳公司以及赛诺菲公司,这些公司的市值达数千亿美元,并雇用了全球数十万名科学家、技术人员及医生。

这些公司承诺,不会在完成足够的数据收集以确保新制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之前,寻求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而后者是美国负责认证任何新疫苗的政府技术机构。

在今年的总统选举出现明显极化的情况下,特朗普早些时候宣布授权使用血浆疗法来治疗新冠病毒感染者 (路透)

新冠肺炎的治疗被政治化

美国政府呼吁各州政府作好在今年11月1日(即美国总统大选举行的两天之前)之前,分发抗新冠病毒疫苗的准备。

在此之前,特朗普曾于美国共和党大会开幕前夜,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已经授权使用血浆疗法来治疗新冠病毒感染者,并强调称,这种治疗方法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此前的部分措施促使部分评论家对公布消息的时机产生了质疑。部分医学专家对在选举之前将新冠病毒治疗问题政治化所可能产生的危险发出了警告。

另一方面,美国民主党提名的副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表示,特朗普个人的言论不足以证明在选举之前公布的任何抗新冠病毒疫苗的有效性。

哈里斯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采访时强调,她不信任特朗普总统,她还强调,有关疫苗有效性的说法必须来自可靠的消息来源。哈里斯指出,“特朗普将在选举之前竭尽所能,证明他已成功化解了这场危机。”

无法制成疫苗

美国政府已投资超过100亿美元的资金,以制成抗新冠病毒的疫苗或是抗新冠病毒的药物,并加快其投放市场的速度。而事实上,莫德纳、辉瑞和阿斯利康这三家公司已经进入了疫苗第三阶段的临床试验。

负责主导美国政府努力以促成抗新冠病毒疫苗生产的蒙瑟夫·萨拉维博士表示,“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向各州发出的指令是出于计划目的”,而这些指令却引起了卫生领域的专家们的困惑。

萨拉维博士在接受美国国家广播电台的采访时,排除了抗新冠病毒疫苗会在今年11月份正式投放市场的可能性。

半岛网记者就美国政府机构在总统选举之前敦促大型制药公司加快疫苗制造进程的问题,采访了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助理教授哈立德·沙米。

沙米强调称,“美国的卫生部门内存在一个极为深厚的研究体系,其特征是极度缓慢,任何政党,甚至白宫都无法向它施加压力,无法要求其加快试验的进度和节奏。”

沙米补充称,“是的,当前在抗新冠病毒的疫苗制造上存在极为激烈的竞争,就像20世纪中叶全球各国为拥核而进行的竞赛一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疫苗的制成。我们目前谈论的是大型制药企业,政府行政机构无法出于选举的原因,而撼动其深厚的研究体系。”

关于特朗普直接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施加压力的可能性,沙米认为,对疫苗或药品给予授权是一项非常复杂的过程,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无法加速这项进程,因为“存在复杂而有序的措施,只有在确认某种疫苗的安全性与有效性之后,才能将其投入生产”。

沙米指出,“与俄罗斯制造疫苗的情况相反的是,我们拥有与试验相关的所有数据,在有关临床试验程序以及志愿患者的试验结果上,我们具有完全的透明度。”

需要指出的是,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提供的数据,截止9月7日,美国境内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已经达到630万人,其中已有19万人死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医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