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奥斯卡要点:《奥本海默》称霸,加沙成为焦点

小罗伯特·唐尼、达明·乔伊·伦道夫、艾玛·斯通和基里安·墨菲在第96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庆祝他们的表演奖项 (盖帝图像)

第96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是一个爆炸性的夜晚,传记片《奥本海默》获得最多奖杯,抗议者利用聚光灯呼吁人们关注加沙和乌克兰的致命冲突。

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杜比剧院外,示威者呼吁加沙停火,交通陷入瘫痪,巴勒斯坦飞地加沙一直遭受以色列长达五个月的军事进攻。

在礼堂内,演员和艺术家也利用他们的胜利来呼吁和平,借鉴各种提名电影中呈现的主题。

传记片《奥本海默》获得13项提名,成为当晚颁奖典礼的领跑者。它兑现了早期对奥斯卡成功的预测,在主要类别中获得了七项胜利。

以下是当晚最大的收获。

艾玛·托马斯(左)和克里斯托弗·诺兰因《奥本海默》接受最佳影片奖 (美联社)
《花月杀手》中的莉莉·格莱斯顿输给了《可怜的东西》中的艾玛·斯通 (美联社)
歌手比莉·艾利什(右)在第96届奥斯卡金像奖红毯上佩戴了一枚“Artists4Ceasefire”别针 (美联社)
姆斯蒂斯拉夫·切尔诺夫在《马里乌波尔20天》中接受最佳纪录片奖 (美联社)
吉米·坎摩尔举着一条粉色闪亮的裤子,类似于瑞恩·高斯林在表演歌曲《I’m Just Ken》时所穿的裤子 (美联社)

《奥本海默》斩获七项胜利

凭借对所谓“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的精彩刻画,影片《奥本海默》缓慢地拉开了当晚的序幕,很快就形成了势头,夺得了颁奖典礼的一些最高奖项。

小罗伯特·唐尼赢得当晚首场胜利,夺得万众期待的最佳男配角奖杯。但他的搭档基里安·墨菲在最佳男主角类别中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但他仍然击败了保罗·吉亚玛提等其他男主角,夺得了金像奖。

这部电影还为克里斯托弗·诺兰赢得了期待已久的最佳导演奖,他与奥斯卡金像奖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

2002年,诺兰凭借失忆悬疑片《记忆碎片》首次获得奥斯卡提名,但尽管他的电影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屡获大奖,诺兰本人却始终空手而归。

然而,周日的仪式改变了这一情况。诺兰不仅获得了最佳导演奖,他的妻子、制片人艾玛·托马斯也与他一起上台接受了最佳影片荣誉,这是当晚最令人垂涎的奖杯。

《花月杀手》中的莉莉·格莱斯顿输给了《可怜的东西》中的艾玛·斯通 [约翰·洛彻/美联社]

《花月杀手》被拒之门外

当晚的最终奖项之一是最佳女主角,杜比剧院的礼堂在主持人揭晓获胜者的同时屏息以待。

这场比赛是当晚最激烈的比赛之一,但人们普遍认为莉莉·格莱斯顿是领跑者,她即将凭借《花月杀手》中的角色创造历史性胜利。

此前从未有美国原住民女性赢得过该奖项,更不用说获得提名了。格莱斯顿是内兹珀斯人和黑脚族人,她扮演的莫莉·凯尔是一位现实生活中的奥色治妇女,她在1920年代一场被称为“奥色治恐怖统治”的杀戮狂潮中失去了亲密的家人。

这是一场令人惊叹的表演,格莱斯顿在每个场景中都散发着稳定的智慧。但出人意料的是,她把最佳女主角奖输给了另一位顶级竞争者艾玛·斯通,她在超现实喜剧《可怜的东西》中表现出了滑稽、不合常理的表演。

随着格莱斯顿的落败,《花月杀手》尽管获得了10项提名,但完全被排除在奥斯卡角逐之外。与此同时,《可怜的东西》获得了四项胜利,主要是在技术类别,如最佳艺术指导和最佳化妆和发型。

歌手比莉·艾利什(右)在第96届奥斯卡金像奖红毯上佩戴了一枚“Artists4Ceasefire”别针 [Chris Pizzello/美联社]

加沙因红色按钮别针成为奥斯卡的焦点

然而,台上台下,世界大事占据了话题的主导地位。在杜比剧院外,“犹太和平之声”洛杉矶分部等团体举着标语牌,高呼加沙停火口号,封锁了多条交通车道。

抗议者中有呼吁停火的美国演员工会-电视和广播艺人联合会(SAG-AFTRA)成员,一群工作演员。

示威者表示,他们试图确保以色列对加沙南部城市拉法的袭击不会被忽视,即使是在当晚的浮华和诱惑中。

迄今为止,已有超过3万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的军事攻势中丧生,这引发了人们对种族灭绝和饥荒风险的担忧。

在奥斯卡红地毯上,加沙和平的呼吁仍在继续,歌手比莉·艾利什和《可怜的东西》明星拉米·优素福等名人佩戴“Artists4Ceasefire”别针,以提高人们对正在发生的人道主义危机的认识。

优素福告诉《Variety》杂志,“我认为这是一个普遍的信息:让我们停止杀害孩子。我们不要卷入更多战争。”

令人毛骨悚然的大屠杀剧《感兴趣区》的导演在接受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时也为这一事业发声。

他说道:“现在,我们站在这里,反驳自己的犹太身份,否认大屠杀被占领所劫持,导致许多无辜者陷入冲突,无论是10月7日以色列的受害者,还是正在进行的加沙袭击。”掌声雷动。

姆斯蒂斯拉夫·切尔诺夫在《马里乌波尔20天》中接受最佳纪录片奖 [Chris Pizzello/美联社]

纪录片再次呼吁乌克兰和平

加沙战争并不是唯一引起奥斯卡关注的国际冲突。电影《马里乌波尔20天》荣获最佳纪录片奖,再次引发人们对俄罗斯持续入侵乌克兰的关注。

距离2022年2月俄罗斯发动全面军事进攻已经过去两年多了。电影制作人姆斯蒂斯拉夫·切尔诺夫在他的纪录片中捕捉到了战争初期的情景,当时东南部城市马里乌波尔面临着俄罗斯的炸弹袭击。

切尔诺夫在该类别中的胜利是历史性的。他在奥斯卡舞台上解释称,他正在为乌克兰带来第一个奥斯卡奖,但他会用这一切来换取祖国的和平。

他面对众人深有感触地说道:“也许,我是这个舞台上第一个会说:我希望我从未拍过这部电影。我希望能够用这个交换俄罗斯永远不会攻击乌克兰,永远不会占领我们的城市。”

他继续说道,“但我无法改变历史。 我无法改变过去”,并呼吁观众中的电影制作人继续关注乌克兰。

“我们可以确保历史记录得到纠正,真相终将获胜,马里乌波尔人民和那些献出生命的人们永远不会被忘记。因为电影形成记忆,记忆形成历史。”

目前,由于共和党反对提供资金,美国国会正在努力通过对乌克兰的援助。

吉米·坎摩尔举着一条粉色闪亮的裤子,类似于瑞恩·高斯林在表演歌曲《I’m Just Ken》时所穿的裤子 [Chris Pizzello/美联社]

主持人坎摩尔在台上嘲笑特朗普

美国的政治分歧和11月份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也短暂地给当晚的事件增添了色彩。

奥斯卡颁奖典礼一如既往地将奇观与魅力融为一体。当晚的一大亮点是,加拿大演员瑞恩·高斯林身着闪亮的粉色西装,在头戴牛仔帽的舞者的伴奏下登台现场表演了他的芭比主题力量歌谣《I’m Just Ken》。

在另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时刻,演员兼摔跤手约翰·塞纳裸体出现在舞台上颁发最佳服装奖。

但四届奥斯卡主持人吉米·坎摩尔忍不住在当晚以电影为主题的精彩节目中加入了一点政治幽默。

他首先对阿拉巴马州参议员凯蒂·布里特进行了攻击,后者最近对乔·拜登总统的国情咨文演讲进行了反驳。

坎摩尔将布里特比作《可怜的东西》中弗兰肯斯坦式的女主角,奥斯卡奖得主斯通将其演绎得栩栩如生。

坎摩尔打趣道,“艾玛扮演了一个有着孩子大脑的成年女性,就像周四晚上对国情咨文进行反驳的那位女士一样。”

然后,在当晚结束之前,坎摩尔再次出现在舞台上,阅读了一篇针对他的刻薄社交媒体帖子。它的作者?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他是坎摩尔喜剧的常见目标。

坎摩尔一边说着,一边从手机屏幕上读着:“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还有比吉米·坎摩尔更糟糕的主持人吗?”他抬起头,直接向面临四项刑事起诉的前总统说:“感谢您的观看。您的刑期不是已经过了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