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俄罗斯到朝鲜:世界进入第三个核时代了吗?这意味着什么?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 (半岛电视台)

我们正处在第三个核时代的风口浪尖之上吗?核战争真的正在敲我们这个世界的大门吗?在《大西洋月刊》发表的这篇文章中,作者尤里·弗里德曼警告称,俄罗斯和朝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发动核战争,尤其是随着战术核武器取得的巨大进展——这类武器可能会诱使部分认为其破坏性较低的领导人来使用它们。弗里德曼提请注意即将到来的这个核时代严酷现实,即“部分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可能真的认为它们能够赢得一场核战争,并因此不惜发动一场这样的战争”。

如今,我们就站在深渊边缘,或者当我们想到人类在我们当下生活的核时代的危险时刻所面临的困境时,我们就会这样设想。但是,正如核战略教父托马斯·谢林曾指出的那样,“我们站在深渊边缘”这句话具有误导性,因为核时代并非是“我们站在山边并看着山下,然后再决定我们是否滑下去”,而是“我们始终站在山坡上,并且存在因滑倒而掉下去的风险,而我们越是滑向深渊,山坡就会越发陡峭和危险”。

现在,我们眼前的山坡似乎已经越来越陡峭,这不仅因为俄罗斯总统普京可能会动用核武器——如果他沮丧地决定在某个时刻要避免在乌克兰出现失败(哪怕很小)的话,还在于另外一种威胁——尽管许多专家对此表示担心,但是这种威胁却并不一定成为了头条新闻,即朝鲜开发的战术核武器。这是为在战场上使用而设计的武器,与传统的核弹相比,这类武器爆炸威力更低、覆盖范围更小,不会造成大规模的破坏,从而使其使用成为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常规核弹的使用在拥有这类核武器的国家领导人眼中的可能性很低,正如那两颗在二战期间被投放在日本广岛和长崎的核弹,导致了这类核武器在世界上几乎被禁止。

美国战机在二战期间向日本的广岛和长崎分别投下原子弹 (社交网站)

多年来,朝鲜一直在寻求发展战术核武器,但其进程的最新一页始于2021年1月,当时,该国领导人金正恩公开承诺要制造此类核武器。此后,朝鲜于2022年4月试射了一枚短程导弹,而该导弹被明确设计为战术核武器,

朝鲜随后在6月发表了模糊的军事声明,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表明金正恩计划在军队前线的炮兵部队内部署核武器。关注朝鲜局势的分析人士预计,该国将随时进行其第7次核试验,而目的很可能是要激活更多的小型核弹头——这些核弹头可以与短程导弹结合使用。

如果这些预测是正确的,那么朝鲜的下一次核试验便将迎来研究人员所谓的“第三个核时代”。其中,第一个核时代是由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冷战主导的,而第二个核时代则是以核武器领域内的各个新兴的、雄心勃勃的大国所主导,例如印度、巴基斯坦、伊朗等国,还有像伊拉克这样的曾经一度拥有核计划的国家。研究员尼古拉斯·米勒、维平·纳朗在2019年共同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明确了第三个核时代的三大基本组成部分:一是随着军控协议走向失败,“多个大国之间的核竞争重新开始”,而这些国家开始推进其核武库的现代化;二是“新核大国的出现”;三是“当今核大国对核升级的最大接受程度”。事实上,朝鲜在战术核武器领域的努力证明,后面两个条件已经具备。

这个危险的时刻将大国之间相互竞争的挑战,以及它们在核领域内相互威慑的努力(这也是第一个核时代的标志),还有阻止核武器扩散的挑战(第二个核时代所具有的特点)结合在一起,然后再加上新武器系统造成的不稳定,以及在控制核武器方面的国际合作的崩溃。因此,第三个核时代预示着世界进入了一个“它过去从未踏足”的地点,正如研究员大卫·库珀所指出的那样,“我们认为我们所知道的有关核武器的一切,例如核威慑、核胁迫等等,都只基于一段非常短暂且有限的历史,而这段历史仅包括世界上最稳定的两个时期:冷战时期冰冷的两极局势,以及之后的单极时期,而美国在这段单极时期内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力量。”

战术核武器:降低“核门槛”

(欧洲通讯社)

战术核武器通常被认为很“小”,但这却是一条悖论,就像你说不必担心一颗“小”行星会撞向你的城市那样。只有与美国或苏联在冷战期间用来威胁消灭对方的那种“战略”核武器相比,这种“小”才具有意义。在美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库内存在大量的战术核武器,其总体爆炸潜力要大于美国当年在广岛投放的那枚造成近7万人死亡的原子弹,尽管其爆炸当量可以被控制在较低的水平内。

冷战结束后,美国在当时获得的胜利和安全威胁降低的情况下,减少了它所拥有的战术核武器,但俄罗斯仍在很大程度上维持了原有储备,目前,它的储备约为美国的9倍。正如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安基特·潘达所说的那样,如果朝鲜依靠其战术核武器,那么它便能够“操纵谢林所说的山坡,并让美国和韩国站在坡上”。

事实上,朝鲜已经准备好在与更强大的对手发生任何冲突时尽早地使用核武器。战术核武器在本质上不具战略核武器的大规模破坏性,因此,朝鲜使用这类核武器的限制也将被大大放宽。战术核武器的部署可能会涉及金正恩将这些武器的部分控制权下放给较低级别​​的军事指挥官,特别是在战争期间,此外,还涉及将这些武器储存在全国范围内更多的军事基地内的问题,而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会因为事故或者错误的估计,而显着地增加使用核武器的风险。

例如,如果爆发由朝鲜侵略而引发的非核冲突,那么金正恩或其在境内活动的某位领导人可能会作出误判,并认为美国或韩国会发动报复性袭击——哪怕只是一起普通事故,例如民用飞机接近朝鲜空域,他们都可能会认为这是一场军事攻击,并包含要推翻朝鲜政权或清除其核武库的根本性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朝鲜可能会通过向美国或韩国的军事目标发射战术核武器来作为回应,从而将使华盛顿和首尔难以作出”适当的反应”,尤其是鉴于美国担心出现历史上第二次的核突破,以及朝鲜使用远程核武器打击美国本土的潜在能力。朝鲜还可以在冲突激烈或升级的时候蓄意使用战术核武器,以恐吓敌人并迫使他们撤退,据悉,这也是俄罗斯军方所采用的“以升级阻止升级”的战略.

美国官员及其盟友需要积极制定新的政策和战略,以阻止朝鲜动用战术核武器 (路透社)

俄罗斯军方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的更为现实的场景——尽管其发生的可能性非常渺小,迫使那些没有接受过核战略培训的决策者们,切实考虑应对这类跨越核门槛的实际行动的选项,哪怕其跨越程度有限。同样,美国官员及其盟友需要积极制定新的政策和战略,以遏制朝鲜动用战术核武器,并在这种遏制失败的情况下找到应对的方法。例如,这类政策可能包括降低美国和韩国的军事基地对朝鲜的吸引力。此事可能还需要美国和韩国将它们的注意力从他们一直以来想要实现的朝鲜半岛“无核化”,转移到如何让后者参与旨在达成核军备控制协议的谈判上来,这将化解双方头脑中来自对方的威胁,从而在危机失控之前完成对它的管理,并减少爆发核冲突的机会。

我们经常以世界末日将至的说法来谈论可能动用核武器的情况,这的确是一种毁灭世界的行为,但是,这种将核战争刻画到可怕得难以想象的地步的做法,只不过是一项冷战时期的遗产。这些核武器可能会造成大规模的破坏并打破国际规则,但并不会毁灭整个世界,遗憾的是,有限地使用核武器的情况的确可能发生,决策者们必须至少将之视为可能,因为战术核武器的概念本身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即有限的核战争将会出现并且是可行的。因此,我们必须为这样的可能性做好计划,同时还要尽我们所能地防止其成为现实。

美国前总统里根与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都说过,“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而现在,这句话还应当有所补充,并考虑到第三个核时代的严酷现实,即“部分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可能真的认为它们能够赢得一场核战争,并因此不惜发动一场这样的战争。”


本文译自《大西洋月刊》,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观点。

来源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