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到来的解决方案情况 乌克兰战争将如何结束?

乌克兰军队在战场上的表现越好,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就越困难,即使处于强势地位时进行谈判符合乌克兰的利益 (路透)

美国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高级研究员、乔治城大学兼职助理教授艾玛·阿什福德(Emma Ashford)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发表的分析中证实,所有战争都不可避免地以谈判和和解告终。作者在其中解释了3种情况,这些情况向向美国及其西方伙伴发出了信号,即要求其与俄罗斯坐在谈判桌前完成和解。

到2022年8月底,西方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的关注度下降,双方陷入胶着状态。这让西方领导人得以做出艰难的选择或思考冲突的未来。但随着9月初的到来,这些幻想破灭了。因为乌克兰取得了巨大的进展,随之而来的是俄罗斯进行全面动员,并吞并了更多的土地。它还对平民发动导弹袭击并威胁使用核武器。因此,战争进入了一个新的、更加危险的阶段。

自战争开始以来,在继续强调美国不会直接卷入冲突的同时,拜登政府通过武装和资助乌克兰,维持一种基于现实政治的平衡方法。但是,政府完全避免谈论战争战略的关键方面之一,即战争将如何结束。至于那些说美国应支持通过外交努力达成谈判解决的专家和决策者,他们被认为十分天真,甚至处于叛国的边缘。

我们永远不会攻击俄军 (半岛电视台)

然而,几乎所有战争都会以谈判告终。在2022年秋天的战场升级中,莫斯科以针对北约发起更广泛的战争和使用核武器作威胁。冲突造成的全球经济代价已经十分惊人,而且随着冬季的到来,这一代价肯定会增加。即使目前看来不可能通过谈判结束战争,拜登政府也必须开始提出棘手的问题,并仔细考虑推进谈判的最佳时机,以及在什么阶段继续战斗的代价会大于从中获得的潜在收益?如果政府不尽快准备,对乌克兰取得压倒性胜利的一些危险幻想可能主导华盛顿对战争的慎重考虑反应。

升级可能会使谈判复杂化

在俄罗斯入侵开始后的8个月里,乌克兰在拜登政府的支持下收复了许多领土并对俄罗斯军队造成严重破坏,同时保持了相对较低的全面升级风险。政府也一直小心避免谈论下一步,声称乌克兰人可以自由决定什么是对自己最好的。但由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战争中的霸凌行为以及他对西方做出的明确的核威胁,如今想要保持这一立场变得更加艰难。原因是普京选择冒新的巨大风险,而不是退缩。这场战争很可能不会以俄罗斯迅速投降而结束。

普京重新升级局势 (半岛电视台)

同时,战争的经济影响正在迅速扩大。随着乌克兰现金耗尽,这破坏了该国的总体财政状况。根据经济历史学家亚当·托斯(Adam Tose)9月所说的那样:“如果乌克兰的盟友不增加财政援助,那么这会引发对国内会发生社会和政治危机的担忧”。而与此同时,随着高能源价格刺激通货膨胀并增加发生严重衰退的可能性,欧洲的绞索正在收紧。上述所有事情让美国政府认为,只有基辅可以决定战争何时结束,这是一个不可接受的情况。

实际上,问题不在于谈判是否有必要结束战争,而在于何时以及如何进行。然而,决策者必须面对一个悖论,即乌克兰军队在战场上的表现越好,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就越艰难,即使处于强势地位时进行谈判符合乌克兰的利益。而随着俄罗斯升级的威胁越来越大,任何谈论结束战争的西方领导人都可能被认为是不切实际或者不道德,或者称其默许“核勒索”。

为了奠定解决问题的基础,美国政客必须采取措施确保乌克兰、美国和欧洲的利益不会发生分歧,因为乌克兰的利益不一定与其西方伙伴的利益相同。基辅的风险更高,而且乌克兰经济已经陷入困境,因此基辅可能会意识到,如果战争升级或继续,它将无法承受损失。然而,如果没有西方的武器、资金和情报,乌克兰的努力是不可能实现的。与此同时,欧洲国家因战争承担了巨大的经济成本,因此任何升级或核打击的危险都对西方本身构成直接威胁。而由于乌克兰的西方支持者对这场战争有着浓厚的兴趣,因此也应该对战争的结局拥有发言权。

但这并不意味着西方应像某些人建议的那样催促乌克兰做出让步,而是意味着,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应提供未来援助,以让乌克兰处于谈判的最佳位置,而不是为了继续战争。比如,乌克兰及其盟国必须关注核心利益,例如维护乌克兰主权和保护其人民。与此同时,这些目标必须限制在一个明确的表述中。乌克兰不应试图将其整个地区恢复到2014年之前的状态或惩罚俄罗斯领导人。相反,它应该追求一些不太可能导致重大升级而是实现可持续和平的目标。华盛顿应鼓励其追求这些目标,并向基辅明确、至少要私下明确美国支持的限度和白宫认为不可接受的升级风险。因为现在设定好明确的期望,这可以降低基辅日后产生误解的风险。

政治:在基辅和莫斯科内部

随着乌克兰政治分歧开始重新出现,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面临着一个更加开放和分裂的政治环境 (盖帝图像)

美国政客应考虑到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国内政治,因为二者的国内支持对于任何解决方案的延续来说都至关重要。政客们需要关注普京及其身边的精英小团体,并考虑他们可能会接受什么样的妥协。而普京在前线增兵数十万,很明显,他试图不惜一切代价避免遭到毁灭性的全面损失。像在他之前的其他许多独裁者一样,他可能会把战争的坏结果宣传为一种收获。这意味着,也许他会达成一些挽回面子的协议,其中包括承认真实的事实,例如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合法控制,然后向俄罗斯人民宣称这是西方做出的真正让步。

在基辅,随着乌克兰政治分歧开始重新出现,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面临着一个更加开放和分裂的政治环境。然而,尽管面临着这样的困境,乌克兰人民自2月以来变得更加团结,他们团结起来进行反对入侵的民族斗争。在乌克兰政府要求其人民为战争付出这么多之后,它可能会发现,要做出任何在某些人看来可能是对敌人的奖赏的让步非常困难。如果泽连斯基接受了一个不受欢迎的妥协,那么这可能导致他在投票箱中落败。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乌克兰人认为是取得重大胜利的协议会成功达成。

上述所有这些都使得管理双方当前的期望变得更加重要。因此,华盛顿应鼓励基辅在某些问题上采取更温和的立场,比如克里米亚。预计,这些问题将会在未来的任何解决方案中提出。而除了降低热情的言辞基调之外,应把重点放在乌克兰通过国际重建援助获得的经济收益,以及问题解决后与欧洲的经济一体化。

乌克兰局势仍然动荡,因此美国决策者现在应避免将自己束缚在一些实际难以兑现的承诺上 (路透)

因此,决策者还必须为解决问题设定明确的基本标准,同时在许多细节上保持灵活。有些问题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其中最重要的是乌克兰主权和对其人民的保护,特别是那些想离开被俄罗斯占领地区的人。但还有一些其他问题可灵活处理,比如,领土边界的最终划分可能部分取决于实地的军事收益。因此,乌克兰和西方的决策者不应采取回到2月24日之前局势的顽固立场。归根到底,如果乌克兰在地理上变得更具凝聚力,并且没有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的某些地区,因为这两个地区有一些亲俄人口,那么乌克兰可能会更加稳定且更容易防御。

一般而言,决策者应优先考虑实际结果而不是抽象原则,即一个能够自卫并在经济上与欧洲实现一体化的独立、主权的乌克兰国家比一个长期饱受边界争端之苦的国家要好。乌克兰局势仍然动荡,因此美国决策者现在应避免将自己束缚在一些实际难以兑现的承诺上。

与此同时,解除制裁可能是任何谈判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并且对于西方决策者来说,这也是政治上最紧张的问题。因为制裁似乎已经成为国际政治的一个永久特征。然而,它的经济和政治影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这就是为什么制裁通常被视为一种有用的讨价还价筹码,而不是一种长期惩罚,因此决策者现在需要仔细考虑如何利用制裁来获得俄罗斯的让步。自战争爆发以来,制裁实现了两个目标,一是在短期内惩罚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二是在长期内削弱俄罗斯的军事机器。

放松对俄罗斯的部分制裁很可能是成功达成和平协议的先决条件。但是,决策者需要仔细考虑哪些制裁可以取消。比如,允许俄罗斯收回其部分外汇储备作为任何协议的一部分。这可能是有用的,因为这对克里姆林宫来说具有吸引力,可以作为短期内的经济稳定因素。并且从长远来看,冻结这些储备无法显著削弱俄罗斯的经济。因此相比之下,从长远的角度看,对俄罗斯实施的出口限制预计将能够限制其国防工业基础。

即将到来的解决方案的情况

今天,战斗仍在进行。双方仍然认为胜利是自己的盟友,只有战场上的胜负越来越明朗,才有可能达成解决方案 (路透)

这里有3种情况,对于美国来说,通过这几种情况推动解决方案可能是有道理的。首先,乌克兰军队继续取得巨大成功,基辅领导层开始谈论解放克里米亚。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克里米亚对俄罗斯领导人的重要性,宣布这样一个目标将增加普京诉诸使用核武器并无视禁止使用核武器的规则的风险。这对美国及其北约盟国都构成了直接威胁。

其次,如果俄罗斯军队重获主动权并重新控制了大片地区,特别是他们开始向顿巴斯以外的地区推进。这种情况表明,俄罗斯的动员得到了回报,然后可能有必要达成一项解决方案以维护乌克兰的主权。至于第三种情况,即双方再次陷入僵局,以至于双方都无法重新占据优势。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欧洲甚至乌克兰和俄罗斯自己都可能得出结论,即不再值得承担继续战争的巨大代价。

乍一看,令人惊讶的是,美国决策者将不得不考虑在乌克兰获胜或失败,或者即使两者都失败的情况下达成和解。可以肯定的是,上述解释的任何情况通常都会达成不同的解决方案。然而,实地战斗结果将揭示可能发生的解决方案的形式,而这将这三种情况都联系在一起。今天,战斗仍在进行。双方仍然认为胜利是自己的盟友,只有战场上的胜负越来越明朗,才有可能达成解决方案。而在那之前,强大的西方的支持可能会导致倾向于发生这三种情况中的第一种情况。

“俄罗斯准备讨论安全防御” (半岛电视台)

最近,俄罗斯对基辅和其他乌克兰主要城市发动了空袭。这表明,它可能正在考虑进一步升级。 西方决策者应考虑最大限度地利用制裁和战场收益,以为乌克兰在谈判桌上保留最佳席位。也许最重要的是,华盛顿的决策者应就这些讨论的结果与基辅和欧洲各国进行沟通,以避免乌克兰与其西方伙伴之间在国家利益方面存在潜在的危险分歧。

所有战争都会结束。如果决策者现在提出并回答有关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的基本问题,那么将避免不必要的升级,并确保在条件最终成熟时达成更稳固和稳定的解决方案。


本报告翻译自《外交事务》,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来源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