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普京的三大因素:西方未能提到但世界应当知晓

普京曾在去年11月要求拉夫罗夫尽可能长时间地让西方国家处于紧张状态 (路透社)

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非常驻学者塔蒂亚娜·斯塔诺瓦亚表示,尽管克里姆林宫的逻辑复杂且不可预测,但是西方的报道中却至少缺失了三项重要的因素。

斯塔诺瓦亚在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可能爆发战争的危险性之下,西方媒体在关于俄罗斯总统普京想要在乌克兰得到什么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其中部分人认为,没有任何人能理解普京的逻辑——他坚持关注俄罗斯的客观利益和外交政策上的成本与收益,而另外一些人则继续猜测普京在有关乌克兰和西方的问题上的真实意图和优先事项。

作者将这三大因素列举如下:

  • 第一是任何西方的承诺或保证都无法确定能够阻止俄罗斯,即使是在像终止北约东扩等问题上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保证,因为这些对普京政权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 第二是在过去的几年内,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的性质连同自身形象在内,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普京曾经表现得像一个被强大和敌对的参与者所包围的地缘政治弱国的领导人,而俄罗斯也表现得像一个寻求地缘政治正义的、受到压迫的国家,然而,这一切在2018年却发生了变化。在叙利亚取得的军事成功让其尝到甜头之后,俄罗斯又在中亚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并且在非洲加强了存在,尤其是其新开发的武器。普京感觉已经从受压迫的参与者,转变为能够在超出俄罗斯传统势力的范围内推动攻击的人。用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的话来说,当前关于提供严格保证的要求,已经不再是俄罗斯的弱点,而是坚信俄罗斯在历史上拥有充分的合法权利,以与西方改写规则,或者根本不需要西方参与其中。

当今世界局势不再合法

莫斯科不断通过官方和非官方的渠道发出这样的信息:世界已经改变,现状不再合法,国际机构和规则已经被破坏,传统意义上的外交不复存在,所有人都在尽可能地适应,而普通声明和立场的价值已经崩溃。

普京曾在去年11月表示,“我们最近的警告产生了一定的效果”,他还呼吁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尽可能长时间地让西方国家处于紧张状态,这样他们就不会想到在我们的西部边界制造任何冲突,而这些冲突是我们不需要的。“在品尝过这种进攻战略的滋味之后,莫斯科将很难放弃通过这种方式来影响国际事务,因为这种方式产生的影响比任何防御性举措都更为明显。

  • 第三,这一切发生之际,俄罗斯安全机构也自2014年以来,在国内和对外的决策过程中逐步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俄罗斯安全机构和外交官员在处理俄罗斯与美国关系的方式上,存在着重大的意识形态差异。尽管外交官员通常将美国和俄罗斯视为肩负历史责任的超级大国,但是安全部门却将两国视为经常违反国际法和违反规则行事的“赌徒”。对于这些机构而言,权力就是一切。而这就是为什么对抗和不断升级的制裁并不会吓倒安全部门,相反还会为这些部门带来更多的机会。
来源 : 外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