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艇危机:通过三大节点揭开“世纪背叛”幕后的秘密

如果不是因为在这场大规模的“外交欺诈”中沦为牺牲品,法国也不会愤怒至此。潜艇交易危机将在法国与美国的关系中制造深深的裂痕,甚至超过法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难堪。

作者伊莎贝尔·拉塞尔在法国《费加罗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了上述观点,她还强调,间谍作家约翰·勒卡雷和伊恩·弗莱明(詹姆斯·邦德的创作者)也想象不到这样的场景。

为了详细解读澳大利亚和法国之间的潜艇交易被取消,并被澳大利亚与美国之间的另一项协议所取代的过程,作者将这种“背叛”所经历的时间划出了三大节点。

第一:阴谋。根据作者的说法,早在18个月前就已经在堪培拉编织了这场阴谋的情节,并在2020年3月由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主要负责开始安排这场“世纪背叛”,他的助手还包括一小群精心挑选的核心人物,其任务是制定一个对法国潜艇的代替项目。

作者指出,就像一位外交消息人士所说的那样,这些理由似乎总是“来自中国的挑衅加剧了澳大利亚的恐惧”,并助长了澳大利亚成为“被围困的堡垒”的感觉。

作者还补充称,与法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从一开始就不是澳大利亚政府和国防部内部达成的共识。莫里森向武装部队和国防部的一些官员提出了一个直到当时仍在澳大利亚被视为禁忌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不去获得核潜艇?

作者指出,背叛的第一粒种子就在这里被埋下了,并在极度保密的情况下生长。根据媒体的报道,当时知情的共有4人,其中包括陆军参谋长安格斯·坎贝尔、国防部长格雷格·莫里亚蒂、海军参谋长迈克尔·努南,而美国人直到当时也对这个阴谋毫不知情。

第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推动。作者指出,这一节点始于2021年3月。当时,澳大利亚海军参谋长努南与英国方面沟通,询问是否有可能获得被认为更快、更耐用的美国核潜艇,以取代法国制造的潜艇。

作者补充称,约翰逊自此亲自加入了这个项目,并认为这个项目可以在英国退出欧盟后,给它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带来部分影响力。与第一个节点一样,这一次的行动只有几十人知情,其中包括英国首相、外交大臣和国防大臣。据知情人士透露,英国为澳大利亚的意图充当了“加速器”,而直到这个阶段,美国人仍然没有参与进来。

第三:敲定秘密协议。根据作者的说法,最后的“作案现场”是2021年6月七国集团在康沃尔举行的会议,在当时的峰会间隙,来自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的领导人在远离记者和镜头的地区齐聚一堂,这3个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官员讨论了这项被称为“AUKUS”的安全与防务联盟秘密协议,并以此开启了3个国家之间的新伙伴关系。

澳大利亚人、英国人与美国人就获得核潜艇的可能性进行了沟通,尽管在这一切发生之际,法国总统马克龙作为七国集团成员国的领导人之一,就与他们存在于同个地点。同样,拜登也只让很少的人知悉了这个秘密,因此,当时对这项协议并不知情的部分美国官员,在得知9月15日发生的事情后,立即向法国人表达了他们对这项协议的不满和担忧。

作者引述法国知情人士的话称,更让法国人感到愤怒的是,他们事实上已经向澳大利亚提出了核替代方案,但是后者却并未表示对此感兴趣,而是强调它更喜欢经典版本的潜艇。

来源 : 费加罗报

相关文章

朝鲜批评了美国向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潜艇的决定,称该协议“极其不受欢迎和危险”,并警告称,如果它损害到朝鲜的安全,该国将采取反制措施。

Published On 2021年9月20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