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集团实际上并不存在

部分来自“瓦格纳雇佣军”的武装人员拍摄的一张照片 (社交网站)
部分来自“瓦格纳雇佣军”的武装人员拍摄的一张照片 (社交网站)

《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联合国专家委员会在今年6月下旬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责中非武装部队内的俄罗斯教练,犯下了任意杀戮、抢劫和强迫失踪等罪行。

文章补充称,虽然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报告并未指明这些俄罗斯教练属于俄罗斯“瓦格纳”公司,但是有关雇佣军的新闻报道和联合国工作组都提到了这一点。

文章指出,“瓦格纳”公司的客户网络从乌克兰一直延伸至莫桑比克,但是该集团无视私人军事承包商的传统定义,并且从名义上被认为与俄罗斯安全机构存在密切的联系,而且该网络的不透明性,也对那些要求追究该集团所犯暴行责任的受害者、政府和国际机构构成了巨大的挑战与风险。

至于该集团的真实身份如何,《外交政策》的这篇文章指出,首先需要了解的是,很可能根本不存在以“瓦格纳”为名的一个集团,而且就研究人员可以掌握的信息来看,根本没有任何一家注册公司以“瓦格纳”为名。

“瓦格纳”公司的客户网络从乌克兰一直延伸至莫桑比克,但是该集团无视私人军事承包商的传统定义,并且从名义上被认为与俄罗斯安全机构存在密切的联系

相反,该名称用来描述与物权和物流干预相关的公司和雇佣军网络。构成该网络的实体在美国财政部的制裁中被定性为与广泛的活动相关,包括镇压民主抗议、传播虚假信息、开采黄金、钻石以及从事准军事活动。

这篇文章还指出,该组织2014年首次出现在乌克兰,并在当地帮助俄罗斯军队吞并克里米亚,自那时起,由准军事部队和公司组成的网络已经扩展到了叙利亚,并在那里为支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而战,而在利比亚、苏丹、马达加斯加和莫桑比克以及中非共和国也同样如此。

虽然“瓦格纳”已经成为指代这个不透明且广泛的网络的缩略词,但是专家警告称,这可能会破坏思考其工作方式的能力。

这篇文章指出,美国政府认为“瓦格纳”集团是俄罗斯国防部的代理部队,同时,其特工还在俄罗斯南部的莫尔基诺军营进行训练,而该军营是由俄罗斯特种部队共享的。

文章在最后总结称,有关“瓦格纳”集团的神话似乎受到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的叶夫根尼·普里戈津的热衷与重视,据信,他正是“瓦格纳”集团的经济支柱。

来源 : 外交政策

相关文章

俄罗斯战斗人员马拉特·加比多林只会短暂露面,但是,他却第一次以真实姓名出现在位于立陶宛的俄语网站美杜莎(Medusa)的访谈中,在接受采访过程中揭示了俄罗斯雇佣军的相关信息,并讲述了自己与瓦格纳集团的关系,同时谈及他的战斗,他的怀疑和他的愤怒。

2020年12月10日

马拉特·加比杜林(55 岁)拒绝被称为雇佣兵,要求将他称之为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前雇员,并强调,他不后悔在没有旗帜情况下参加叙利亚战斗,因为这是以俄罗斯及其叙利亚盟友利益名义的战斗。

2021年6月24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