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巴到巴勒斯坦:当革命者变成独裁者 人民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示威者在哈瓦那举行的一场示威中高呼反对政府的口号(路透社)
示威者在哈瓦那举行的一场示威中高呼反对政府的口号(路透社)

是谁背叛了革命?当古巴政权在上周对走上街头争取自由的抗议者实施残酷的镇压之后,这个问题便让古巴人陷入了困境,同样,在从南非到尼加拉瓜再到巴勒斯坦等不同的国家内,这个问题也困扰着那些在当前执政国家的前解放运动。

英国《卫报》外交事务评论员西蒙·蒂斯代尔在该媒体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谈到了左翼解放运动领导人在获得权力后转变为专制政权的现象。

蒂斯代尔认为,当革命带来适得其反的结果时,进步的左翼人士就会面临显著的困境。而美国总统乔·拜登目前正忙于将世界分为两大阵营:好的与坏的,民主的与独裁的。

而在这一次的分裂中,美国总统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巴西、白俄罗斯和缅甸等国的右翼领导人身上,但对于那些左翼的独裁统治者呢?

古巴

蒂斯代尔表示,自诩为菲德尔·卡斯特罗接班人的古巴领导人米格尔·迪亚兹-卡内尔表示,拒绝接受该国最近爆发的抗议活动,并将其视为境外的阴谋。

这篇文章指出,这位古巴领导人表示,抗议者们“必须先跨过我们的尸体,才能去对抗革命”,并认为他们是“困惑的革命者”,然而,作者认为,这一表述更适用于迪亚兹-卡内尔本人,而不是示威者。

蒂斯代尔认为,古巴领导人应当意识到古巴人的“困惑”是源于经济下滑、治理不善、新冠疫情的爆发以及美国对该国实施的制裁等巨大困难,此外,“还由于缺乏合法性的腐败统治体制在解决这些问题上的失败”。

尼加拉瓜

这篇文章提到的另一个例子就是尼加拉瓜,而该国与革命解放运动领导人在上台后转变为独裁统治相关。

作者认为,令人沮丧的是,来自左翼桑地诺解放阵线的尼加拉瓜总统丹尼尔·奥尔特加,也已经变成了被他推翻的独裁者阿纳斯塔西奥·索莫扎的现代版。

在革命过去40多年后,尼加拉瓜仍然是西半球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而另一位社会主义英雄、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及其继任者马杜罗,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他们铲除了反对党,并废除了有关总统任期限制的法律,以加强对司法和媒体的控制,并逮捕了异见人士。

巴勒斯坦

蒂斯代尔强调,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的威权做法,也已经被密切关注左翼革命运动中威权主义发展的人士予以了极大的关注。

作者指出,这位今年已经85 岁的法塔赫领导人阿巴斯,并不拥有太高的民意,并且自2006年以来,他就没有参加过大选,他所领导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也被视为一个腐败、只顾自身利益且不断分裂的机构。

作者接着指出,巴勒斯坦持不同政见者尼扎尔·巴纳特近期在被拘押期间死亡,在整个约旦河西岸引发了一波抗议浪潮,但却遭到了阿巴斯当局的严厉镇压。

作者认为,对于左翼势力而言,建立巴勒斯坦国是一个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问题,但是在僵化的阿巴斯当局的统治之下,与该问题相关的愿景已经渐渐消散,而以色列也在这段时期无耻地侵占巴勒斯坦的土地。

蒂斯代尔总结称,是时候对这些左翼势力开展革命了,革命的成功需要彻底改变解放战争所基于的条件,还需要回顾与自由和抵抗走向专制相关的教训和经验。

来源 : 英国《卫报》

相关文章

2000年12月31日发生在阿斯玛·阿萨德身上的一切,似乎表明她的命运将永远与执政叙利亚近30年的阿萨德家族联系在一起,这位出生在英国的前银行投资家是否梦想着依靠执政家族权力,还是渴望开放由阿萨德家族经营的封闭经济?

2020年7月22日

坦桑尼亚现任总统约翰·马古富力——无论是通过合法途径还是通过非法方式——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连任,这使人们越来越担心非洲威权主义会重新出现或得以巩固。尽管有些人对约翰·马古富力在过去五年中的领导地位表示称赞,但其他人则对此表示谴责,特别是对马古富力在人权方面的记录和对反对派的镇压表示谴责。

更多新闻幕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