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核威慑政策的致命误解

美国军舰“阿拉巴马”号返回其位于华盛顿的基地 (路透社)
美国军舰“阿拉巴马”号返回其位于华盛顿的基地 (路透社)

两位国际防务和地缘战略专家表示,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来看,美国的核威慑政策自约翰·肯尼迪时代以来,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国防咨询公司地缘战略分析(Geo-Strategic Analysis)负责人彼得·霍斯和前五角大楼官员、现任斯考罗夫特集团(Scowcroft Group)负责人弗兰克林·米勒在美国杂志《国家利益》上联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普通人在讨论美国核威慑政策时,将听到许多关于这项政策的误解,因为这项政策往往被解读为“承认现实”。

但是,正如两位专家所说的那样,这些解读并不是事实,而是“意识形态的隐喻”,在有关核武器的讨论领域内,存在7种值得我们探讨的占据主导地位的错误理解:

政策的相似性

这些理解中的第一个就是“各国核政的相似性”,美国批准的政策与俄罗斯、中国奉行的政策没有区别,三国的政策之间存在“道德对等”。

根据富兰克林·米勒和彼得·霍斯的说法,遏制美国总统乔·拜登的事情,也能遏制俄罗斯总统普京,甚至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

两位作者指出,如果有人认为防御性政策和进攻性政策之间没有区别,那么这对他们而言就可能是正确的,但在现实中,这存在巨大的差异。

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来看,美国的核威慑政策自肯尼迪时代以来,就没有发生任何真正的变化。两位国际专家在他们的文章中指出,美国的核武器有助于阻止遏制任何针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核攻击。此外,作为最后的选项,它还可以有效防止“重大的非核战略袭击”。

美国试图通过这些政策和计划向其潜在侵略国领导人表明,在任何核战争中都没有赢家,而任何针对美国或其盟国的武装侵略行为,都可能被升级为核战争,从而使侵略国面临毁灭。

相比之下,俄罗斯的核战略则在过去的15年内不断演变,力图威胁和恐吓其邻国,因为其中许多邻国恰好是美国的盟友。

而中国的核战略则始终不明朗,但有“强有力”的情报表明,中国正在研究俄罗斯的政策模式以考虑是否能有所借鉴。

对回应的理解

普遍存在的第二个误解,就是认为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开发和部署的任何武器,都只是对美国首先建造和部署武器的回应。

要反驳这种误解非常容易。简单回顾一下过去的20年,我们很快就会明白,俄罗斯和中国在2010年左右开始了核力量现代化和扩张,而美国当时只是在谈论将“过时”的核力量现代化的想法。

现在,将近11年过去了,俄罗斯和中国都部署了现代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空射核武器和核轰炸机以及其他的新型战略核武器。

与此同时,美国也已开始建造新的系统,但至少要到本世纪中叶才能完成部署。

核威慑

第三个误解在于,对美国的常规力量进行现代化投资,要比对核力量的投资更有利可图。

然而,这个论点归因于几个争议因素。首先,它忽视了一个基本事实,即美国的核威慑力量构成了美国与俄罗斯等国一切交往的背景。

当任何国家的领导人考虑对美国或其盟国发动武装侵略时,他们必须牢记这种袭击可能会升级到动用核武器的地步,这也可能导致其统治政权被消灭,甚至是其渴望保护或控制的国家本身。

第二个因素是所有常规力量和所有其他计划,都基于核战略威慑持久且具有弹性的假设。如果核威慑失败,那么常规部队将无法按照计划发挥作用,甚至可能根本无法发挥作用。

三位一体的核战略

第四个误解在于,我们不再需要“三位一体的核战略”,这是一个军事术语,指代的是战略轰炸机、弹道导弹和核潜艇。

这种误解存在多种形式,第一种是声称三位一体核战略中的潜艇和轰炸机具有足够的威慑力。事实上,三位一体的核发射器目前并未处于待命状态,但可以要求它这样做。

与此同时,在使用远程对抗武器取代陈旧的巡航导弹系统之前,其威慑力已经过时。

高度戒备

存在的第五个误解是,美国洲际弹道导弹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它对美国人构成的危险性甚至超过了它对敌人的危险。

也许这种理解通常来自于错误的观点。例如,可能出现虚假的警报导致总统下令实施核打击。美国曾发生过两次类似的情况,一次是由于电子芯片出现的故障,另一次则是由于人为失误。两起事件分别发生在1979年和1980年。

自那时起,就再也没有发出过虚假警报。鉴于预警系统的不断改进,预计美国以后也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经历。

潜艇的现代化

存在的第六种误解是,实现美国海军威慑力量现代化的努力,需要至少12 艘新型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潜艇。

然而,对该类型潜艇的关注,尽管存在必要性,但却忽视了“三叉戟”弹道导弹系统也需要现代化并最终被更换的事实。

预防战争政策

第七种误解则是基于一种普遍存在的信念,即美国相信核战争是可控的。这种信念是呼吁核裁军的人士几十年来一直宣扬的错误观念之一。

这些人士在其声明中指出,美国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在其威慑力量失败的情况下,制定“有限的选择”。在近代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位严肃的美国决策者相信核战争是可以被控制的。

毫无疑问,使用少量核武器的风险可能发展成一场毁灭人类文明的全面战争,这对任何考虑针对美国或其盟国进行核侵略或常规侵略的领导人而言,都将是最强大的威慑力量。

美国核政策的全部意义在于防止大国之间发生战争,而美国有限的选择则在两个方面强化了这项政策的目的:

首先,鉴于潜在的敌国领导人拥有多种核选项,美国必须保留一组灵活的选项,以便让这些领导人意识到,美国拥有可靠的能力来对抗他们所开发的任何武器,从而防止他们诉诸此类选项。

其次,如果核威慑从原则上失败,那么美国总统有责任尽力将暴力和破坏的规模降低至尽可能低的水平。

来源 : 《国家利益》

相关文章

尽管联合国实施了长期制裁,但朝鲜似乎正朝着成熟核国家迈进,此前,平壤3月底进行了能够携带战术核弹头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测试。

2021年4月3日

根据《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分析文章,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两名美国研究人员认为,在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执政期间制定的核政策,允许美国总统对包括俄罗斯和朝鲜在内的任何国家发动核打击,只要能够证实对方计划对美国发动重大的网络攻击。

2021年7月12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