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伊朗和沙特现在寻求和解:与拜登有何关系 以色列如何发挥作用?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卡塔尔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哈桑·巴拉里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离开白宫以及民主党人乔·拜登的到来,使该地区各国的政治取向发生了重大改变。

巴拉里在对半岛电视台作出的声明中解释说,在特朗普政府离任和乔·拜登上台之后,该地区许多国家被迫改变政策,以符合拜登与前任完全不同的观点,而前任总统的行为严重加剧了该地区国家之间的分歧。

今天,外国报纸援引伊拉克和伊朗外交消息人士的话证实,沙特与伊朗的高级官员在伊拉克​​举行了会晤,讨论解决双方分歧的方法。消息人士还谈到在巴格达举行的会议,来自埃及、约旦与伊朗的官员聚集在一起,以期实现伊朗与埃及和约旦达成和解。

巴拉里强调,不排除发生此类会谈的可能,阻止沙特和伊朗和解的因素现在已经消失,每个人都希望结束这些年来一直持续的也门危机,这是推动沙特与伊朗对话的因素之一。

他解释说,胡塞武装对利雅得的袭击不断升级,这使沙特人意识到,没有伊朗调解,他们与胡塞武装的危机无法得到解决。

他还强调,主持这些会谈符合伊拉克的利益,因为它不想成为解决区域或国际争端的舞台,因此伊拉克是伊朗与该地区国家和解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巴拉里说,沙特现在意识到它的后盾已不存在,充满破坏意图的以色列不可能成为它的后盾。因此,沙特已经确信,最好与伊朗进行讨论,就实现该地区稳定与安全的机制达成一致,而不是将这些机制强加给伊朗。他指出,伊朗和中国在两国签署全面协议后关系拉近令该地区的国家感到担忧,伊朗与中国的密切关系将赋予伊朗更多政治力量。

间接对话

但是,阿曼战略事务研究人员阿卜杜拉·盖兰尼排除了伊朗与沙特之间发生直接对话的可能,并说两国之间的地缘政治条件尚不允许进行这种对话。但是他预计对话是间接进行的。

盖兰尼也对任何对话在巴格达进行感到惊讶。他强调,伊拉克由于其政治复杂性不适合作为对话的基地,阿曼首都(马斯喀特)或卡塔尔首都(多哈)比伊拉克更适合进行这种对话。

他认为,沙特和伊朗之间冲突是海湾地区与伊朗冲突的核心;该地区其他国家,例如科威特、卡塔尔和阿曼则能够为与伊朗的关系找到折衷方案,阿联酋与伊朗保持着最牢固的商业关系,而巴林是一个小国,不具政治影响力。

至于沙特和伊朗讨论结束分歧的问题,盖兰尼预计也门危机和胡塞武装成为这些问题的重中之重,以及伊朗在该地区政治势力的扩大、对伊拉克危机和叙利亚危机的影响以及巴林什叶派少数群体受到的剥削也可能是讨论话题。

关于海湾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问题,巴拉里排除了这个问题使伊朗担忧的可能,并认为,海湾国家与以色列实现正常化并没有以牺牲伊朗利益为代价在海湾地区增加以色列的力量,也不会赋予以色列在海湾水域损害伊朗利益的影响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当地时间3月31日,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在一场期待已久的对沙特的访问中承诺,伊拉克永远不会成为袭击沙特阿拉伯的平台。据悉,这场访问旨在为双方建立更加紧密的经济和安全关系。

2021年4月1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