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与自然条件正在重塑中东

伊朗-伊拉克边境地区干涸的河道 (盖帝图像)

美国著名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表示,中东正从一个被大国塑造的地区,过渡为一个被自然力量重塑的地区。

弗里德曼在美国《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有两大主要因素正在大力推动该地区走向改变,其中一个是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另一个则是开始对该地区产生负面影响的气候变化。

作者指出,“有一股新的力量正在有力地重新移动中东棋盘上的棋子,而这些棋子多年来已经被冻结在原地。而推动这些棋子移动的最大力量,正是拜登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

他还指出,美国总统拜登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向该地区的国家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你们现在只能靠自己了。如果你们想要找我们,那就给我们留言。给我们送来石油。再见。”

根据弗里德曼的说法,帮助重塑中东和加剧美国撤军所带来的压力的第二个因素,就是自然力量,这一点反映在侵袭该地区的热浪、干旱、人口压力、多年来油价下跌,以及新冠疫情在地区造成的高感染率等等方面。

选择弹性而非抵抗

作者指出,该地区正在经历的转型,将迫使地区领导人更多地关注建立适应环境变化所需的弹性来获取合法性,而不再是通过抵抗远近的敌人来获取合法性。

他补充称,“我们仍然处于这种从抵抗到弹性的典型转变的开端,该地区已经开始变得过热、人满为患,并且承受着水资源短缺,甚至达到了无法承载任何一种生命的程度。”

弗里德曼解释称,美国在阿富汗的存在,以及它在整个地区提供的隐性安全保障,有助于地区实现稳定,但同时,它也滋生了许多的不良行径,例如地区国家对其他国家的抵制,以及地区其他国家的占领、鲁莽的冒险和残酷的军事干预。

他还表示,美国对其传统盟友提供大力支持,而无视其政策有多么糟糕,这种情况刺激了许多人,让他们在不必担心后果的情况下,去争取他们本身无力获得的东西。

他还指出,美国前两届总统的行动——奥巴马退出该地区,而特朗普也拒绝在2019年沙特境内的主要石油设施遭到无人机袭击后对伊朗实施报复——是一种警告的信号,表明美国已经彻底厌倦了在中东地区的宗派战争中实施干涉或在其中发挥任何作用,而拜登在随后的上台,更是将这种信号完全正式化了。

弗里德曼还在他的文章中谈到了中东正在经历的这场转变的某些层面,特别是在部分原本局势紧张的国家之间出现关系改善的问题上。作者在这一点上指出,沙特阿拉伯已在曾经的断绝和疏远之后,开始修复它与伊朗和卡塔尔之间的关系,此外,它还减少了对也门战争的参与。作者补充称,阿联酋也已经退出了利比亚和也门的冲突,并修复了它与伊朗、卡塔尔和叙利亚之间的关系。

他还指出,这些国家已经意识到,在没有美国这位“老大哥”支持的情况下,它们无法承受与伊朗的敌对行动,而伊朗人也已经意识到,他们迫切需要最大程度地向世界开放,特别是在其国家持续受到制裁的情况 下。

弗里德曼最终得出结论称,在这个将被自然力量重塑的新中东地区,对领导人表现的判断,将不再取决于他们相互之间的对抗,或是他们对大国的抵抗,而是将基于在这个世界将逐渐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的时代,在在这个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经历着30岁以下人口不断膨胀、全球气候变化不断加剧的时代,他们能否让他们的国家适应这种时代的变迁。

来源 : 纽约时报

相关文章

中东地区正在发生微妙而模棱两可的转变,各国正在探索建立新的区域伙伴关系的可能性,并将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这个主导世界的超级大国似乎已经失去光环的事实考虑在内。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7日
Participants pose for a family photo during the Baghdad summit

尽管在充满极端变化和不确定性的环境中对未来30年进行思考存在着很大的困难,但是从2019年开始,对该地区感兴趣的智库已开始推出一系列旨在探索未来趋势的报告和研究项目,

opinion by 希沙姆·贾法尔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25日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内,大中东地区发生的战争比其他任何地区都要多。当冷战结束后,世界上许多地区的暴力冲突都有所平息,但是在中东这一不幸的地区,

opinion by 马尔万·比沙拉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26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