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在马格里布对土耳其的特殊担忧 甚至无视俄罗斯与阿联酋的威胁

作者:马克龙一直支持哈夫塔尔直至土耳其的干预将之击败 (欧洲通讯社)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谈及马格里布地区时,仅仅将土耳其作为目标。由于过度关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马克龙这位爱丽舍宫之主在最为严重的偏见之下,甚至忘记了法国在马格里布地区的影响力所面临的最严重威胁,主要是来自俄罗斯与阿联酋。

著名的法国历史学家、中东问题教授让-皮埃尔·菲利奥以上述为段话为开端,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了他最新的博客文章,并在文章中回顾了马克龙的言论,认为这些言论仍然在巴黎和阿尔及利亚之间引起困惑——马克龙在其中强烈抨击土耳其人在马格里布地区“传播虚假媒体信息与宣传”,并指责他们“完全改写了当地的历史”,甚至将所谓的阿尔及利亚受到的“土耳其殖民”,与法国当初对该国的殖民历史相提并论。

俄罗斯坚定不移地支持阿尔及利亚

菲利奥教授认为,法国总统马克龙在马格里布地区的“盲目”,直接源于他在任职前三年内对利比亚所采取的具有缺陷的政策,事实上,他在当地以与国际承认的的黎波里政府“和解”为幌子,为退役将军哈夫塔尔提供了关键性的支持,从而促使后者于2019年重新发动内战,并破坏了联合国所作出的调解努力。

因此,正如菲利奥所言,法国谨慎地加入了利比亚东部著名军阀阵营,正如阿联酋、俄罗斯、埃及和沙特那样,但是,哈夫塔尔的袭击却将的黎波里政府推入了土耳其的怀抱,后者的干预颠覆了实地的军事局势,并且给哈夫塔尔带来了一场足以开启利比亚当前的和平进程的失败,而这一次,法国则无比坚定地加入了这趟进程。

法国对俄罗斯在北非的目标所表现出来的纵容,以及它将土耳其的野心视为首要的敌对目标,这些都让作者感到震惊——尽管俄罗斯是阿尔及利亚的主要军事伙伴,无论是在武器供应上还是在人员培训上。“法国总统谴责阿尔及利亚的政治制度并将其描述为反法政权,却从未提及阿尔及利亚的主要外部盟友俄罗斯,这相当具有讽刺意味,尤其是马克龙在马里当局考虑使用俄罗斯雇佣军时,曾毫不犹豫地对其发出抨击。”

菲利奥:法国与阿联酋双方针对土耳其的担忧走到了一起,这让法国几乎忘记了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本人曾可耻地与法国的公开敌人建立关系,此外,当哈夫塔尔在利比亚遭遇的失败给他带来了屈辱后,他又寻求通过破坏突尼斯的民主经验而实施“报复”。

法国对阿联酋的“盲目”

作者指出,法国总统清楚地谈及了他与阿布扎比王储、阿联酋的事实统治者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之间的亲近关系,甚至是同谋关系,他曾在拿破仑三世剧院盛大地接待了对方,仿佛以色列和阿联酋于2020年9月签署的和平条约消除了爱丽舍宫针对阿布扎比的所有外交保留。

因此,根据菲利奥的说法,法国与阿联酋双方针对土耳其的担忧走到了一起,这让法国几乎忘记了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本人曾可耻地与法国的公开敌人(例如车臣总统拉姆赞·卡德罗夫)建立了关系,此外,当哈夫塔尔在利比亚遭遇的失败给他带来了屈辱后,他又寻求通过破坏突尼斯的民主经验而实施“报复”——阿联酋与埃及提供的激励措施,在今年7月突尼斯总统凯斯·赛义德关于“暂停”突尼斯宪法进程的决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作者得出结论称,阿联酋不仅在突尼斯民主转型中发挥着掘墓人的作用,而且还在当前阿尔及利亚与摩洛哥之间的升级中扮演着战争煽动者的角色,马克龙应该将这种破坏稳定的干预措施纳入其考虑范围,尤其是在这种措施来自他声称与之非常亲近的“战略合作伙伴”的情况下。

最后,他希望马克龙针对阿尔及利亚当局的清晰愿景,不会在有关阿联酋在该地区计划的问题上来得太迟,否则,法国与马格里布地区的关系将建立在一个更为动荡的地区之上,而土耳其自然将从中受益,而不需成为其中的原因。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