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伊朗之间的新危机迫在眉睫

伊朗示威者在首都德黑兰市中心焚烧美国国旗 (欧洲通讯社)

英国杂志《经济学人》称,美国和伊朗为重振核协议的谈判进展糟糕,为替代方案以及两国之间发生新的危机敞开了大门。核协议于2015年达成,美国在3年后退出。

该杂志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伊朗拒绝在6月结束的六轮维也纳会谈中直接与美国官员交谈,而是通过欧洲、俄罗斯和中国的调解人进行谈判,使美国总统乔·拜登重返协议的任务变得复杂。

自那以后,特别是在“强硬派”总统易卜拉欣·莱希上台后,伊朗放慢了谈判的步伐,表示有必要任命部长和新谈判团队,并宣布核谈判在11月前不会恢复。

该杂志补充说,在美国的“气愤举措”中,伊朗升级了核活动。本月9日,伊朗宣布已经生产了超过120公斤的丰度为20%的浓缩铀,数量远多于联合国检查员上个月报告的84公斤,接近进一步浓缩后制造核弹所需的170公斤。

伊朗使用更先进的离心机来净化裂变材料,加快了浓缩速度。

《经济学人》补充说,还有其他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包括将浓缩六氟化铀气体转化为经常用于制造核弹的金属铀,伊朗当局阻挠联合国下属的国际原子能机构进行检查。

据英国杂志报道,华盛顿特区科学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的大卫·奥尔布赖特估计,伊朗制造一颗高浓铀炸弹所需的“突破时间”已经缩短到大约一个月。而官员们估计的“突破时间”是“几个月”,无论哪种情况,它都比核协议生效时规定的一年或更长时间要短得多(并且可能还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在导弹上安装核弹头)。

英国杂志证实,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退出被称其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交易”的第一天起,美国和伊朗之间迫在眉睫的危机就在预料之中。

核协议通过取消许多(但不是全部)国际经济制裁,限制了伊朗的核活动,随后特朗普政府在“最大压力”政策下实施了一系列制裁,但该政策被证明失败了,并没有成功迫使伊朗接受更严厉的条款、停止发展弹道导弹以及停止支持该地区忠于它的民兵。

《经济学人》的结论是,拜登总统发起了针对伊朗问题的行动,承诺恢复协议,但他的政府保留了特朗普实施的大部分制裁,希望保留美国的谈判能力;然而,随着伊朗核计划的加速发展,伊朗现在是实行最大压力政策的国家,而不是美国,正如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的马克·菲茨帕特里克所证实的那样。

来源 : 英国媒体

相关文章

或许不可能重返伊核协议,美国似乎无法阻止德黑兰在生产核武器方面的进展,因此,华盛顿正在寻找替代方案,这是美国总统拜登政府的新做法,此举基于华盛顿感觉或将无法重返伊核协议,而伊朗正在从当前局势中部分受益。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13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