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在伊朗边境的武器 阿塞拜疆和伊朗之间紧张局势的背后是什么?

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与以色列“哈洛普”无人机

伊朗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危机是如何开始的?为什么升级得这么快?以色列的武器在伊朗边界上做了什么?阿塞拜疆真的成为以色列影响力的据点吗?在“欧亚网”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中,约书亚·库切拉和海德尔·伊萨耶夫阐明了伊朗和阿塞拜疆之间不断升级的危机的细节,以及以色列在这场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伊朗和阿塞拜疆边界两侧继续进行军事演习的同时,两国之间的言语战在激烈的危机背景下愈演愈烈,阿塞拜疆人对伊朗的攻击性言论做出了严厉回应,对伊朗关于以色列存在于阿塞拜疆境内的指控为自己辩护,并开始对伊朗的威胁采取必要措施。

10月5日,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  阿利耶夫首次明确回应伊朗对阿塞拜疆的主要主张,即阿塞拜疆以某种方式在其领土上接受了以色列的存在。“他们说的好像是阿塞拜疆把以色列带到了这个地区,他们应该睁开眼睛看看。他们在哪里看到以色列?没有一个(以色列)人住在这里,没有一个(他们的)建筑物在这里。(指控)有证据吗?没有。”阿利耶夫在访问距离伊朗边境几英里的阿塞拜疆南部“加布里埃尔”市期间发表了上述声明。然后阿利耶夫向伊朗人提出了他自己的威胁:“我在加布里埃尔这里,沿着阿拉斯河(标志着阿塞拜疆和伊朗之间的边界)说这些话,任何强加给阿塞拜疆人民的未经证实的指控定将受到我们的回应。”

燃烧的边界

双方之间的紧张局势在9月引发了一轮升级,当时阿塞拜疆警方逮捕了一些向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运送货物的伊朗卡车司机。从那以后,随着伊朗于10月1日开始在与阿塞拜疆的边界上进行前所未有的军事演习,同时伊朗官员对阿塞拜疆发起了严厉的抨击,紧张局势逐渐加剧。伊朗的指控集中在阿塞拜疆与以色列的密切关系上,但也强调了其他几个问题,包括阿塞拜疆在最近与亚美尼亚的战争中使用叙利亚雇佣军(阿塞拜疆坚决否认了这一指控),以及性质未知的高加索“边界变化”的可能性。

10月5日,阿塞拜疆媒体报道称,伊朗已对飞往“纳希切万”地区的阿塞拜疆军机关闭了领空,该地区属于阿塞拜疆但与阿塞拜疆完全分离,南部和西部被伊朗包围,北部和东部被亚美尼亚包围。伊朗在阿塞拜疆和土耳其在纳希切万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时做出了这一决定。鉴于土耳其是伊朗在高加索地区的竞争对手,土耳其在阿塞拜疆的影响力日益增强,已成为伊朗关注的问题。

黄色区域为纳希切万

同一天,阿塞拜疆当局关闭了位于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办公室的祈祷厅,并以新冠病毒感染率急剧上升来证明其决定的合理性。阿塞拜疆做出决定两天前,哈梅内伊在伊朗军事学院新一批毕业生面前发表了声明,哈梅内伊在推特上发布了以阿塞拜疆语编辑的演讲概要,并对阿塞拜疆做出了含蓄的威胁,他说:“那些为兄弟挖洞的人,会自己掉进洞中。”

在紧张局势中,许多阿塞拜疆人争先恐后地攻击伊朗并捍卫他们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包括国内反对阿利耶夫政权的人。著名的阿塞拜疆活动家巴赫蒂亚尔·哈吉耶夫在Facebook主页上写道:“哈梅内伊通过推特明确威胁阿塞拜疆。”著名的阿塞拜疆历史学家和思想家阿尔泰·戈尤绍夫写道,与以色列的良好关系是“阿塞拜疆为数不多的良好关系之一”。

此外,阿塞拜疆“国家青年组织”的四名成员将三个传统上用于小便后清洗的水罐涂上了伊朗国旗的三种颜色,并将它们放在伊朗驻巴库大使馆的门槛上。这张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但四名活动人士被捕并处以相当于60美元的当地货币罚款。四名活动家之一穆什菲克·瓦利夫告诉当地新闻网站Anews.az,此次行动的动机是为了回应“伊朗对阿塞拜疆人的侮辱”。

需要说明的是,伊朗四分之一的人口也是阿塞拜疆人,他们集中在该国西北部与阿塞拜疆接壤的地区,两国总体上都是什叶派。(尽管伊朗阿塞拜疆没有经历阿塞拜疆共和国在俄罗斯帝国和苏联旗帜下的漫长旅程,倾向于加入伊朗,但是,仍有一些自治要求一直出现在伊朗阿塞拜疆的历史上,特别是在以大不里士为首都的时期。萨法维王朝从大不里士出现,统治伊朗并将其转变为什叶派国家教派,同时也出现了著名的什叶派神职人员。尽管阿塞拜疆共和国的阿塞拜疆民族主义根深蒂固,与伊朗阿塞拜疆不同,但阿塞拜疆的一些宗教部门同情伊朗,因为伊朗的伊斯兰什叶派倾向以及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宣传对阿塞拜疆的影响。)*

另一方面,一些妇女在阿塞拜疆的一个军事墓地附近严厉批评以色列和犹太人,之后被警察逮捕。著名的阿塞拜疆记者卡蒂嘉·伊斯梅尔批评警方侵犯了她们的表达权,但补充说:“烈士的家人不应该让他们孩子的坟墓成为伊朗情报活动的开放场所。”

外交活动

同样,外交活动也有所升级。伊朗外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安10月4日在德黑兰会见了亚美尼亚外长阿拉拉特·米尔佐扬,两天后前往莫斯科会见了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阿塞拜疆坚持自卫立场,驳斥了伊朗的指控。阿塞拜疆外交部发表长篇声明回应了阿米尔·阿卜杜拉希安的指控,坚称“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处于最高级别,阿塞拜疆和伊朗之间的关系建立在联系、合作和牢固的历史友谊的基础上。”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和伊朗外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安

阿塞拜疆的威胁也同时浮出水面。阿塞拜疆政府国际关系分析中心政策分析师阿斯米拉·贾法罗娃在接受土耳其电视网Anews采访时表示,“阿塞拜疆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如果任何国家表现出干涉阿塞拜疆的事务或使用武力的企图,我们当然保留适当回应的权利,但我相信实事求是和逻辑迟早会占上风,这一切都会得到解决。”

在否认以色列人在阿塞拜疆的存在后,阿利耶夫指出,以色列存在于阿塞拜疆领土上的唯一明确来源是阿塞拜疆过去几年从以色列购买的大量先进武器。当阿利耶夫访问加布里埃尔(刚从亚美尼亚的占领中收回),为一个新的边防哨所剪彩时,他站在那里微笑着与一架以色列“哈洛普”无人机拍照


* 译者注。


本文翻译自欧亚网,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伊朗外交部表示,以色列外交部长本周对巴林的访问——在两国关系建立之际——在这个阿拉伯国家统治者额头上留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污点”,与此同时,一家以色列报纸报道称,两国正在考虑对抗伊朗无人机。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1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