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能阻止阿拉伯人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 阿盟的存在是否还有意义?

政治分析家易卜拉欣·哈马米强调,阿拉伯国家联盟虽生犹死,在接受了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关系正常化后仅存一丝气息,并且它对巴勒斯坦人如今陷入的境地负有重大责任。

哈马米在对半岛电视台作出的声明中说,尽管阿盟被认为是该地区最古老的联盟,比欧盟成立得还早,但它是最脆弱、最容易破裂的联盟,它举行的44次首脑会议没有给阿拉伯人交出任何一份重要的决议,会议达成的各项决议只是“一纸空文”,没有任何实际影响。

哈马米强调,阿盟从未成功解决过阿拉伯人之间的争端,哪怕只是边界纷争。他指责阿盟软弱无能,无法做出维护巴勒斯坦人民权利的决定,从而使许多悲剧降落在巴勒斯坦人民身上。他表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接受《奥斯陆协定》的巴勒斯坦人,对巴勒斯坦人民如今所处的境地同样负有重大责任。

关于阿盟总部搬回埃及,哈马米指出,阿盟现在处于一个灾难性的状态,它变成了埃及外交部的工具,其决定取决于谁付的钱更多,例如有钱的阿联酋。

哈马米解释说,阿联酋宣布打算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后不久,巴勒斯坦官员便呼吁阿盟召开紧急会议,然而阿盟秘书长拒绝回应这一请求,他称阿布·盖特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逃避对成员国应尽的义务。

抵抗是原因

另一方面,居住在瑞典的叙利亚政治分析家卡迈勒·拉卜瓦尼说,阿盟的现状反映了阿拉伯国家的状况。他指出,许多阿拉伯政权以对抗以色列为由,强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镇压人民并剥夺他们的自由,同时诉诸于与以色列实现和解。

拉卜瓦尼认为,抵抗意识形态是将大多数阿拉伯人带到他们现在所处的窘迫状态的原因;如果没有抵抗运动,犹太人不会采取暴力手段对巴勒斯坦人的行为作出回应,从而占领更多土地并建立定居点。

拉卜瓦尼曾多次访问过以色列,他说,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这将至少使巴勒斯坦人一定程度上过上体面的生活,这是过去几十年来采用抵抗意识形态无法实现的。

拉卜瓦尼称,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关系正常化,是出于对伊朗在该地区扩张野心的合理担心,他指责伊朗占领了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和也门,并试图占领阿拉伯海湾国家,而以色列只是希望在所处的阿拉伯环境中安全地生活。

拉卜瓦尼表示,以色列在未来几天内成为阿盟成员的事情并非绝不可能,他强调阿拉伯人民需要的是和平意识形态,而不是抵抗意识形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一名巴勒斯坦外交官透露,9日,阿拉伯联盟否决了巴勒斯坦在外交部长会议上提出的谴责阿联酋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协议的决议草案,但阿拉伯外长们在最后声明中一致表示,必须根据国际法、国际合法决议和“阿拉伯和平倡议”解决阿以冲突,并表示拒绝接受美国的中东和平计划。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